欢迎登陆中国当代佛教网-藏经阁!

微博 微信
欢迎关注
中国当代佛教网公众号
客服

注册登录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史传部二 >
  • 释迦谱卷第四

     释迦双树般涅??记第二十七
     释迦八国分舍利记第二十八
     释迦天上龙宫舍利宝塔记第二十九
     释迦龙宫佛[咨*毛]塔记第三十
      释迦双树般涅??记第二十七(出大般涅??经)
    佛在拘尸那城。力士生地阿夷罗跋提河边
    娑罗双树间。与大比丘八十亿百千人俱。前
    后围绕。二月十五日临涅??时。以佛神力
    出大音声。乃至有顶随其类音。普告众生。今
    日如来应供正遍知。怜愍众生如罗睺罗。为
    作归依。大觉世尊将欲涅??。一切众生若有
    所疑。今悉可问。为最后问。
    长阿含经云。佛于?骋?胗氚⒛讯雷?S?br> 后夏安居中。佛身疾生举躯皆痛。佛告阿
    难。诸有修四神足多修习行常念不忘。在意
    所欲。可得不死一劫有余。阿难。佛四神足已
    多。如来可止一劫有余。为世除冥天人获安。
    尔时阿难默然不对。如是再三。阿难为魔之
    所蔽。??洳晃颉7鸶姘⒛岩酥?鞘薄0⒛?br> 承旨礼佛而去。其间未久。时魔波旬来。白
    佛意无欲般涅??。佛告波旬。且止且止我
    自知时。如来今者未取涅??。波旬复白佛
    言。佛昔初成正觉。我时劝请如来可般涅??。
    尔时如来报言。须我诸弟子集化。今正是
    时.何不灭度。佛言止止波旬。佛自知时不久
    住也。是后三月。于本生处拘尸那竭。娑罗园
    双树间。当取灭度。时魔即念佛不虚言。欢喜
    踊跃忽然不现。佛即于遮波罗塔。定意三昧
    舍命住寿。当此之时地大振动。人民惊怖
    衣毛为竖。佛放大光。幽冥之处莫不蒙明。
    各得相见。贤者阿难心惊毛竖。疾行诣佛头
    面礼足。白佛言。怪哉地动。是何因缘。佛告
    阿难。凡世地动有八因缘。夫地在水上。水
    止于风。风止于空。空中大风有时自起。则
    大水扰则普地动。是为一。复次有时。得道
    比丘比丘尼。及大神尊天观水性多观地性
    少。欲自试力则普地动。是为二。菩萨降神
    母胎地为大动。是为三。菩萨从右胁生则普
    地动。是为四。菩萨初成正觉。是为五。初转
    无上法轮。是为六。佛教将毕欲舍性命则普
    地动。是为七。如来欲入无余涅??界。而般
    涅??时地大振动。是为八也。尔时世尊告
    阿难。俱诣香塔现在比丘普敕令集。如来不
    久是后三月当般泥洹。诸比丘闻已。皆悉愕
    然殒绝迷荒。自投于地举声大呼。一何驶哉
    佛取灭度。婉转[口*睾]叫不能自胜。佛告诸比
    丘。汝等且止勿怀忧悲。天地人物无生不终。
    欲使有为不变易者。无有是处。天魔波旬向
    来请我。我言是后三月当般涅??。尔时贤者
    阿难。右膝着地叉手白佛言。唯愿世尊。留
    住一劫勿取灭度。尔时世.尊默然不对。如是
    三请。佛告阿难。汝亲从佛闻。佛四神足已多。
    习行不忘。可止不死一劫有余。多所饶益天
    人获安。汝尔时何不劝请如来使不灭度。今
    汝方言岂不过耶。吾已舍性命已弃已吐。欲
    使如来自违言者。无有是处
    尔时世尊于晨朝时。从其面门放种种光。遍
    照三千大千佛之世界。乃至十方六趣众生。
    遇斯光者。罪垢烦恼一切消除。是诸众生见
    闻是已。心大忧恼同时举声悲号啼哭。尔时
    大地诸山大海皆悉震动。时诸众生共相谓
    言。当共疾往诣拘尸城。劝请如来莫般涅??。
    住世一劫若灭一劫。诸大弟子尊者摩诃迦
    旃延等。遇佛光者。其身战掉不能自持。发
    声大叫生种种苦恼。复有八十百千诸比丘。
    皆阿罗汉如大龙王。复有六十亿比丘尼。
    亦是大阿罗汉。各于晨朝日初出时举身毛
    竖遍体血现。如波罗奢花。涕泣盈目生大
    苦恼。疾至佛所稽首佛足。绕百千匝却坐
    一面。复有一恒河沙菩萨摩诃萨。位阶十
    地日初出时遇佛光明。遍体血现涕泣盈目。
    疾至佛所稽首佛足。绕百千匝却坐一面。复
    有二恒河沙诸优婆塞。三恒河沙优婆夷。
    四恒河沙?成崂氤侵罾氤档取N搴愫由炒?br> 臣长者。复有阎浮提内所有诸王。复有七恒
    河沙诸王夫人。唯除阿?世王夫人。所设供
    养七倍于前。复有八恒河沙诸天女等。九恒
    河沙诸龙王等。十恒河沙诸鬼神王。所设供
    具倍于诸龙。复有二十恒河沙金翅鸟王。三
    十恒河沙干闼婆王。四十恒河沙紧那罗王。
    五十恒河沙摩睺罗伽王。六十恒河沙阿修
    罗王。七十恒河沙阿那婆王。八十恒河沙
    罗刹王。更不食人其形丑陋。以佛神力皆悉
    端正。复有九十恒河沙树林神王。千恒河
    沙持咒王。一亿恒河沙贪色鬼魅。百亿恒河
    沙天诸?榕?Gб诤愫由车刂罟硗酢J?蛞?br> 恒河沙诸天王。及四天王等。复有十万亿恒
    河沙。四方风神吹诸树上。时非时花散双树
    间。十万亿恒河沙主云雨神。皆作是念。如来
    涅??梵身之时。我当注雨令火时灭。复有二
    十恒河沙大香象王。拔取诸妙莲花来至佛
    所。二十恒河沙师子兽王。持诸花果来至佛
    所。二十恒河沙诸飞鸟王。凫雁鸳鸯孔雀迦
    陵频伽鸟耆婆鸟。持诸花果稽首佛足。二十
    恒河沙水牛王。往至佛所出妙香乳。其乳
    流满拘尸城。所有沟坑。色香美味悉皆具
    足二十恒河沙四天下中诸神仙人持诸香花
    甘果。稽首佛足阎浮提中一切蜂王。持种种
    花来诣佛所。复有无量世界中间。及阎浮提
    所有诸山神。四大海神及诸河神。有大威德。
    所设供养倍胜于前。以詹婆花散熙连河。
    稽首佛足却住一面。尔时拘尸城。娑罗林
    变白犹如白鹄。于虚空中自然而有七宝堂
    阁。雕文刻镂。流泉浴池上妙莲花。亦如忉
    利欢喜之园。是诸天人阿修罗等。咸睹如来
    涅??之相。皆悉悲感。时四天王及三十三天。
    乃至第六天所设供养。展转胜前。大梵天
    王及余梵众。放身光明遍四天下。欲界人天
    日月光明悉不复现。持诸宝幢幡极短者。
    悬于梵宫。到娑罗树间。稽首佛足白言。
    唯愿如来哀受我等最后供养。如来知时默
    然不受。尔时?衬χ识喟⑿蘼尥酢S胛蘖?br> 大眷属俱。身诸光明胜于梵天。持诸宝幢其
    盖小者。覆千世界。上妙甘膳来诣佛所欲界
    魔王波旬。与其眷属诸天?榕?0⑸?恢凇?br> 开地狱门施诸清净水。因而告曰。汝等今
    者无所能为。唯当专念如来。当令汝等长
    夜获安。时魔波旬于地狱中。悉除刀剑无量
    苦毒。炽然炎火注雨灭之。以佛神力复令
    诸眷属。皆舍刀剑弓弩矛[金*册]长钩。鬪轮?
    索所持供养。倍胜一切人天所设。其盖小
    者覆中千界。来至佛所稽首佛足。唯愿如来
    哀受我等最后供养。如是三请皆亦不受。时
    魔波旬不果所愿。心怀愁恼却住一面。尔时
    大自在天王。与其眷属无量无边。及诸天众
    所设供具。悉覆梵释。人天八部所有供具。
    梵释所设犹如聚墨。在珂贝边悉不复现。宝
    盖小者能覆三千大千世界。来诣佛所稽首
    佛足。绕无数匝。尔时东方去此。无数阿僧只
    恒河沙微尘世界。彼有佛土名意乐美音。
    佛号虚空等如来十号具足。尔时彼佛告第
    一大弟子言。汝今宜往西方娑婆世界释迦
    牟尼如来。彼佛不久当般涅??。汝可持此世
    界香饭。奉献彼佛。世尊食已入般涅??。尔时
    无边身菩萨。即受佛教稽首佛足发彼国来。
    应时此间三千大千世界。大地六种震动。
    梵释四王魔王波旬。摩醯首罗。见是地动。
    举身毛竖喉舌枯燥。惊怖战栗各欲四散。自
    见其身无复光明。是时文殊师利即从坐起。
    告诸大众。汝等勿惧。东方去此。无量阿僧只
    恒河沙微尘等世界。有佛号虚空等如来。十
    号具足。彼有菩萨。名无边身与无量菩萨。欲
    来至此供养如来。以彼菩萨威德力故。令汝
    身光悉不复现。尔时大众悉遥见彼佛。如
    明镜中自观己身。见无边身菩萨一一毛孔。
    各各出生一大莲花。各有七万八千城邑。七
    宝杂厕。是中众生不闻余名。纯闻无上大乘
    之声。书持读诵大乘经典。一切大众悉皆得
    见。无边身菩萨。身大无边量同虚空。唯除诸
    佛余无能见。身量边际。时无边身菩萨稽
    首佛足。合掌白言。世尊。唯愿哀愍受我等
    食。如来知时默然不受。南西北方诸佛世
    界。亦有无量无边身菩萨。所持供养倍胜于
    前。时娑罗树吉祥福地。纵广三十二由旬。
    大众充满间无空缺。尔时四方无边身菩萨。
    及其眷属所坐之处。或如锥头?锋。十方如
    微尘世界。诸大菩萨悉来集会。唯除尊者
    摩诃迦叶阿难二众。阿?世王及其眷属。乃
    至毒蛇视能杀人。?蜣蝮蝎及十六种行恶
    业者。悉皆来集。陀那婆神阿修罗等。悉舍
    恶念皆生慈心。除一阐提。尔时三千大千世
    界。以佛神力地皆柔软。众宝庄严。犹如西方
    无量寿佛极乐世界。是时大众悉见十方微
    尘等诸佛世界。如于明镜自观己身。尔时如
    来面门所出五色光明。其光明耀覆诸大会。
    令彼身光悉不复现。所应作已还从口入。时
    诸天人阿修罗等。见佛光明还从口入。皆大
    恐怖身毛为竖。复作是言。如来光明出已还
    入。必于十方所作已办将。是最后涅??之相。
    呜呼痛哉。世间大苦。悲号啼哭不能自持。
    尔时会中有优婆塞。是拘尸城工巧之子。名
    曰纯陀。与其同类十五人俱。从座而起偏袒
    右臂右膝着地合掌向佛。悲感流泪顶礼佛
    足。白佛言。唯愿世尊。及比丘僧。哀受我等最
    后供养。我等从今无主无亲。无救无护贫穷
    饥困。欲从如来求将来食。唯愿哀受我等微
    供然后涅??。尔时世尊一切种智。告纯陀曰。
    善哉善哉。我今为汝除断贫穷。无上法雨雨
    汝身田令生法牙。令汝具足檀波罗蜜。尔时
    大众欢喜踊跃。同声赞言。善哉善哉。希有纯
    陀。佛已受汝最后供养。汝今纯陀真是佛子。
    佛告纯陀。汝所奉施佛及大众今正是时。如
    来正尔当般涅??。第二第三亦复如是。尔时
    纯陀闻佛语已。举声号哭复白大众。我等今
    者一切当共。五体投地同声劝佛莫般涅??。
    佛告纯陀。莫大啼哭自乱其心。我以哀愍汝
    及一切。是故今日欲入涅??。何以故。诸佛法
    尔有为亦然。速办所施不宜久停。尔时世尊。
    从其面门放种种色。青黄赤白红紫光明。照
    纯陀身。纯陀遇已。与诸眷属持诸肴馔。疾往
    佛所忧悲怅怏。重白佛言。唯愿如来。犹见哀
    愍住寿一劫若减一劫。佛告纯陀。汝欲令我
    久住世者。宜当速奉最后具足檀波罗蜜。尔
    时一切菩萨天人杂类。异口同音唱言。奇哉
    纯陀成大福德。我等无福所设供具则为唐
    捐。尔时世尊。欲令一切众望满足。于自身
    上一一毛孔化无量佛。一一诸佛各有无量
    诸比丘僧。悉皆示现受其供养。释迦如来自
    受纯陀所奉设者。尔时纯陀。所持粳粮成熟
    之食。摩伽陀国满足八斛。以佛神力。皆悉充
    足一切大会
    长阿含经云。世尊与诸大众。至波波城?头
    园中。时有工师子名曰周那。即自严服至世
    尊所。头面礼足即请世尊。明日舍食时。佛默
    然受请。明日时到。尔时世尊法服持钵。大众
    围绕往诣其舍。周那寻会设饭食供佛及僧。
    别煮?钐词鞫?浪?嬲洹6婪钍雷稹7鸾ノ?br> 说法示教利喜已。大众围?侍从而还。中路
    止一树下。告阿难言。吾患背痛汝可敷座。
    寻即敷座。阿难白佛言。周那设供无有福
    利。所以者何。如来最后。于其舍食便取涅??。
    佛告阿难勿作是言。周那为获大利。得寿命
    得色得力。所以者何。佛初成道能施食者。佛
    临灭度能施食者。此二功德正等无异。双卷
    大般泥洹经云。佛语贤者。阿难俱之波旬国。
    弟子皆行。到止城外禅显园中。波旬豪姓
    有诸花氏。闻佛来到皆出作礼。稽首毕一面
    坐。有花氏子淳。独留长跪白佛。欲设微食。
    愿与圣众俱屈威神。佛默然可之。淳喜为
    礼而归。而调作腆美。晨施床座。佛与众弟
    子俱到其舍就高座。淳手自斟酌奉钵致浆。
    供养行澡水毕。佛说法已。淳欢喜。佛语阿难
    俱之拘夷邑。行半道所。佛疾生身背痛。止树
    下坐。于是佛语贤者。阿难至熙连河自澡浴
    已。告阿难朝从花子淳饭。夜当灭度。天下
    有二难。一为若施饭食。成无上道。为至圣
    佛。二为若施饭食。弃所受余。无为之情而灭
    度。今淳饭佛。当得长寿。得受无欲。得大富
    得极贵。得官属。终生天上获此五福。语淳勿
    忧宜用欢喜
    佑寻此二经。与大般涅??所说。淳陀最后供
    养。多有不同。此大小乘经现化之各殊也
    尔时树林其地?小。以佛神力如针锋处。皆
    有无量诸佛。世尊所食之物亦无差别。是时
    天人阿修罗等。啼泣悲叹。如来今日已受我
    等最后供养。当般涅??。我等当复更供养谁。
    尔时世尊为欲安慰一切大众。而说偈言
     若有不能  如是观了  三宝常者
     是?钔勇蕖 ∪粲心苤? ∪?ǔW?br>  实法因缘  离苦安乐
    尔时人天大众。阿修罗等闻是法已。心生欢
    喜踊跃无量。知佛常住。散种种花。鼓天妓
    乐。尔时世尊与文殊师利迦叶菩萨。及与纯
    陀受记别已。说如是言。诸善男子。自修
    其心。慎莫放逸。我今背疾举体皆痛。我今欲
    卧。如彼小儿及常患者。文殊汝等当为四部
    广说大法。今以此法付嘱于汝。乃至迦叶阿
    难等至当复付嘱。尔时如来说是语已。为
    调伏诸众生故。现身有疾右胁而卧。如彼病

    长阿含经云。尔时世尊入拘尸城。向本生处
    末罗双树间。告阿难曰。汝为如来于双树间。
    敷置床座。使头北首面向西方。所以然者。
    吾法流布当久住北方。尔时世尊自四牒僧
    伽梨。偃右胁如师子王。累足而卧。时双树间
    鬼神。以非时花布散于地。阿难长跪叉手白
    佛言。莫于此鄙陋。小城荒毁之土。取灭度
    也。更有大国迦维罗卫国。波罗捺国。民人
    众多必能恭敬供养舍利。佛言止止。无谓此
    土以为鄙陋。昔者此国土有王。名大善见
    七宝具足王。有四德主四天下。善见命终
    生第七梵天。其王死七日后。轮宝珠宝自
    然不见。象宝马宝玉女宝居士宝主兵宝
    同日命终。城池法殿金色罗园变为土水。
    有法无常要归磨灭。唯得圣谛道尔乃知
    之。我自忆念曾于此处。六反作转轮圣王。
    终厝骨于此。今我成无上正觉。复舍性命厝
    身于此。自今已后生死永终。无有方土厝吾
    身处。此最后边更不受有
    尔时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如来已免一切
    诸病。苦患悉除无复怖畏。世尊一切众生
    有四毒箭。则为病因。何等为四。贪欲?恚愚
    痴?x慢。若有病因则有病生。所谓爱热肺病。
    上气吐逆。肤体[病-丙+习][病-丙+习]。其心闷乱。下利哕噎。
    小便淋沥。眼耳疼痛。背满腹胀。颠狂干?。鬼
    魅所著。如是种种身心诸病。诸佛世尊悉无
    复有。今日如来何缘。顾命文殊师利而作是
    言。我今背痛汝等当为大众说法。有二因缘
    则无病苦。何等为二。一者怜愍一切众生。
    二者给施病者医药。如来往昔已于无量万
    亿劫中。修菩萨道当行爱语。利益众生不
    令苦恼。施疾病者种种医药。何缘于今自言
    有病。世尊。世有病人或坐或起。不安其所。或
    索饮食诫敕家属。修治产业。何故如来默
    然而卧。不教弟子声闻人等。尸波罗蜜诸禅
    解脱。三摩跋提。修诸正勤。何缘不说如是甚
    深大乘经典。如来何故。不以无量方便教。大
    迦叶人中象王。诸大人等令不退于阿耨
    多罗三藐三菩提。何故不治诸恶比丘。受畜
    一切不净物者。世尊实无有病。云何默然右
    胁而卧。一切愚人生灭。尽想当为外道九
    十五种之所轻慢。沙门瞿昙无常所迁。如来
    世尊无上仙人。已拔毒箭得无所畏。今者何
    故右胁而卧。令诸人天悲愁苦恼。尔时世尊
    大悲熏心。知诸众生各各所念。将欲随顺毕
    竟利益。即从卧起结跏趺坐。颜貌熙怡如融
    金聚。放大光明充遍虚空。其光大盛过百千
    日。照于东方南西北方四维上下。诸佛世界。
    于其身上一切毛孔。一一毛孔出一莲华。各
    具千叶纯真金色。各出种种杂色光明。皆
    悉遍至阿鼻地狱。想地狱。黑绳地狱。众合地
    狱。叫唤地地。大叫唤地狱。?魅鹊赜?4??br> 热地狱。是八地狱其中众生。常为诸苦之所
    逼切。所谓烧煮火炙。斫刺[利-禾+皮]剥。乃至八种
    寒冰地狱。所谓擘裂身体碎坏。遇斯光已。
    如是等苦悉灭无余。是光明中。言诸众生皆
    有佛性。众生闻已即便命终。生人天中。此
    阎浮提及余世界。所有地狱。皆悉虚空无受
    罪者。除一阐提。饿鬼众生饥渴所逼。遇斯
    光已饥渴即除。是光明中。亦说众生皆有佛
    性。闻已命终生天人中。饿鬼悉空。除谤大
    乘。畜生共相残食。遇斯光已恚心悉灭。是
    光明中。亦说众生皆有佛性。闻已命终生天
    人中。畜生亦尽。除谤正法。是一一花各有
    一佛。圆光一寻端严最上。是诸世尊。或震雷
    音或注洪雨。或扇大风或出烟炎。或有示现
    初生出家。转妙法轮入于涅??。此阎浮提中
    众生。遇斯光已盲者见色。聋者听声哑言
    癖行。贫者得财悭者能施。恚者慈心不信
    者信。无一众生修行恶法。除一阐提。尔时
    一切天龙鬼神。干闼婆阿修罗。及人非人等。
    悉同声唱如是言。善哉善哉。无上天尊多
    所利益。踊跃欢喜或歌或舞。以种种花散
    佛及僧。诸天妓乐供养于佛尔时佛告迦叶
    菩萨。是诸众生。不知大乘方等密语。便谓如
    来真实有疾。如来今于娑罗双树间。示现
    倚卧师子之床欲入涅??。令诸未得阿罗汉
    果。众弟子等。及诸力士生大忧苦。令诸天
    人阿修罗等。大设供养。欲使诸人以千端[叠*毛]
    缠里其身。七宝为棺盛满香油。积诸香木
    以火焚之。唯除二端不可得烧。一者衬身。
    二最在外。为诸众生分散舍利。以为八分。一
    切声闻弟子。咸言如来入于涅??。当知如来。
    亦不毕定入于涅??。何以故。如来常住不变
    易故
    长阿含经云。尔时世尊。即记[?`/别]千二百弟子
    所得道果。世尊披郁多罗僧。出金色臂告诸
    比丘。汝等当观。如来时时出世。如优昙花
    时一现耳
    双卷大般泥洹经云。佛语阿难。其已愿乐如
    来正化。当弃贪欲?x慢之心。遵承佛教。以精
    进思惟道行。是为最后佛之遗令。必共慎
    之。汝诸比丘。观佛仪容。难可得睹。却后一
    亿四千余岁。乃当复有弥勒佛耳。难常遇也。
    天下有优昙花不花而实。若其生花则世有
    佛。为世间日恒除众冥。自我为圣师至七
    十九。所应作者亦已究畅。汝其勉之。夜已半

    是故比丘无为放逸。我以不放逸故自致正
    觉。无量众善亦由不放逸。得一切万物无常
    存者。此是如来末后所说。于是世尊即入初
    禅。从初禅起入第二禅。从第二禅起入第三
    禅。从三禅起入第四禅。从四禅起入空处
    定。从空处定起入识处定。从识处定起入不
    用定。从不用定起入有想无想定。从有想无
    想定起入灭想定。是时阿难问阿那律。世尊
    已般涅??耶。阿那律言。未也阿难。世尊今
    者在灭想定。我昔亲从佛闻。从四禅起乃般
    涅??。于时世尊从灭想定起入有想无想定。
    从有想无想定起入不用定。从不用定起入
    识处定。从识处定起入空处定。从空处定起
    入第四禅。从四禅起入第三禅。从三禅起入
    第二禅。从二禅起入第一禅。从第一禅起
    入第二禅。从二禅起入第三禅。从第三禅起
    入第四禅。从四禅起佛般涅??。当于尔时
    大地振动。诸天世人皆大惊怖。诸有幽冥。
    日月光明所不照处。皆蒙大明各得相见。迭
    相谓言。彼人生此。其光普遍遏诸天光时
    忉利天于虚空中。以文陀罗花。优钵罗花
    波头摩等花。散如来上及散众会。又以天末
    ?钐础S晟⒎鹕霞吧⒋笾凇7鹈鸲纫选J辫?br> 天王释提桓因。金?陈奚衩芗Aκ俊7鹉改?br> 耶双树神。娑罗园林神。四天王忉利天王。
    炎摩天王。兜率陀天王。化自在天王。他化自
    在天王。各作偈颂。诸比丘。悲恸殒绝自投
    于地。譬如斩蛇婉转回遑莫知所凑。?[欷
    而言。如来灭度何其驶哉。大法沦翳何其
    速哉。群生长衰世间眼灭。尔时阿那律告诸
    比丘。止止勿悲。诸天在上傥有怪责。时诸比
    丘问阿那律。上有几天。阿那律言。充满虚空
    岂可计量。皆于空中徘徊搔扰。悲号?踊
    垂泪而言。如来灭度何其驶哉。群生长衰
    世间眼灭
    双卷大般泥洹经。与长阿含说略同
    时诸比丘。竟夜达晓讲法语已。阿那律告阿
    难言。汝可入城语诸末罗。佛已灭度。所欲
    施作宜及时为。是时阿难起礼佛足已。将
    一比丘涕泣入城。遥见五百末罗集在一处。
    诸末罗奉迎礼足。白言今来何早。阿难答言。
    汝等当知。如来昨夜已取灭度。汝欲施作宜
    及时为。诸末罗闻是语已。莫不悲恸扪泪而
    言。一何驶哉佛般涅??。一何疾哉世间眼灭。
    时诸末罗各自还家。办诸香花及众妓乐。
    诣双树间供养舍利。竟一日已。以佛舍利置
    于床上。诸末罗童子等来举舆床皆不能
    胜。时阿那律语末罗。汝等且止勿空疲劳。今
    者诸天欲来举床。汝等欲使末罗童子。举床
    四角。入东城门遍诸里巷。使国人民皆得供
    养。然后出西城门。诣高显处而?维之。而
    诸天意欲留舍利。七日之中。使国人民皆得
    供养。然后出城北门。渡熙连禅河。于天冠
    寺而?维之。是上天意使床不动。末罗曰
    诺。快哉斯言。随诸天意。时诸末罗即共入城。
    平治道路扫洒烧香。已出双树间。以香花
    伎乐供养舍利。讫七日已时日向暮。举佛
    舍利置于床上。末罗童子捧举四角。擎持幡
    盖烧香散花。作众伎乐前后导从。安详而
    行。时忉利诸天。雨文陀罗花。优钵罗花等。
    天末?钐瓷⑸崂?稀3渎?致分钐熳骼帧?br> 鬼神歌咏供养舍利。于是末罗捧床渐进。入
    东城门止。诸街巷设供养已。出城北门渡熙
    连禅河。到天冠寺告阿难曰。我等复应以何
    供养。阿难报曰。我亲从佛闻。欲葬舍利当如
    转轮圣王葬法。生获福死得上天。时末罗
    即共入城。供办葬具已。还到天冠寺。以净
    香汤洗浴佛身。以新劫贝周匝缠身。五百张
    [叠*毛]次如缠之。内身金棺灌以香油置于第二
    大铁椁中。?钐茨鹃ぶ匾缕渫狻R灾诿??br> 而积其上。末罗大臣名曰路几。执大炬火欲
    燃佛[?`/积]。而火不燃。又诸大末罗次前燃[?`/积]。火
    又不燃。时阿那律语末罗言。止止诸贤。非汝
    所能火灭不燃。是诸天意。以大迦叶将五百
    弟子。从波波国来欲见佛身。天知其意使火
    不燃。尔时大迦叶。从波波国遇一尼干子。
    手执文陀罗花问言。汝知我师在乎。答曰。灭
    度以来已经七日。迦叶闻之怅然不悦。五
    百比丘。婉转号啕不能自胜。迦叶诣拘尸
    城。波尼连禅河到天冠寺。至阿难所语阿难
    言。我等欲一面觐舍利。及未?维宁可见不。
    阿难答言。虽未?维以劫贝五百张[叠*毛]次如
    缠之。藏于金棺置铁椁中。以为佛身难复可
    睹。迦叶三请。阿难答如初。时大迦叶适向香
    [?`/积]。于时佛身从重棺内。双出两足足有异色。
    迦叶见已怪问阿难。佛身金色足何故异。阿
    难报曰。向有一老母悲哀而前。泪堕其上故
    色异耳。迦叶即向香[?`/积]礼佛舍利。时四部众
    及上诸天。同时俱礼。于是佛足忽然不现。
    时大迦叶?[?`/积]三匝而作偈颂。时彼佛[?`/积]不
    烧自燃。诸末罗等各相谓言。今火烛炽炎
    盛难止。?维舍利或能消尽。当于何所求水
    灭之。时有娑罗树神。寻以神力灭佛[?`/积]火。
    时诸末罗指拘尸城侧。取诸香花以用供

    双卷泥洹经说。与长阿含说略同又云。大
    迦叶至。于是佛[?`/积]不烧自然。至终其夜。佛[?`/积]
    烧尽自然生四树。苏尼禅树。迦维屠树。阿世
    ?树。尼拘类树
    菩萨处胎经云。佛在双树。欲舍身寿入涅
    ??。二月八日夜半。躬自擗僧伽梨。郁多罗
    僧。安陀罗跋萨。各三条敷金棺里。[打-丁+亲]身卧
    上脚脚相累。以钵锡杖手付阿难。八大国王。
    皆持五百张白[叠*毛]。?钐茨久劬∧诮鸸桌铩?br> 大梵天王将诸梵众。在右面立。释提桓因将
    忉利诸天。在左面立。弥勒菩萨十方菩萨。
    当前立。尔时世尊。欲入金刚三昧碎身舍利。
    从金棺里出金色臂。即问阿难。迦叶比丘今
    来至不。对曰未至。即复敛[叠*毛]入金棺里。寂
    然不语。世尊将欲示现。识所趣向道识俗识。
    有为识无为识。世尊即于胎中。现句琐骸
    骨。遍满三千大千世界。佛告弥勒。汝观句
    琐骸骨。令一切众。所知识所趣。分别决了。弥
    勒菩萨即从座起。手执金刚七宝神杖。挠句
    琐骨听彼骨声。即白佛言。此人命终?恚结
    多。识堕龙中。此人前身十迹行具。得生天上。
    有一全身舍利无有缺减。弥勒以杖挠之。推
    寻此识了不知处。如是三挠前白佛言。此人
    神识了不可知。将非如来入涅??耶。佛告弥
    勒。诸佛舍利流布。非汝等境界所能分别。何
    以故。此舍利即是吾舍利。何能寻究如来神
    识。又世尊还摄威神。在金棺里寂然无声。
    诸天烧香散花供养。时大迦叶将五百弟子
    至。世尊以天耳闻。即从金棺双出两足
    摩耶经云。佛般涅??。摩耶夫人。天上五衰相
    现。一者头上花萎。二者腋下汗出。三者顶
    中光灭。四者两目数瞬。五者不乐本座。又
    于其夜得五大恶梦。一须弥山崩。四海水竭。
    二罗刹奔走挑人眼目。三天失宝冠身无光
    明。四宝珠幢倒失如意珠。五师子啮身痛如
    刀割。得此梦已即便惊寤。此非吉祥。我昔在
    于白净王宫。因昼寝中得希有梦。见一天子
    身黄金色。乘白象王从诸天子。作妙伎乐
    观日之精。入我右胁身心安乐。即便怀妊
    悉达大子。为世照明。今此五梦甚可怖畏。
    必是我子涅??之相。尔时阿那律。棺殡如来
    身已。即升忉利天。偈告摩耶。摩耶闻已闷绝
    ?地。良久乃苏自拔头发悲泣而言。昨夜得
    梦知有怪异。佛果灭度。不久便当即就?维。
    何其苦哉世间眼灭。即与诸眷属从空来下。
    趣双树间遥见佛棺闷绝不能自胜。以水洒
    面然后方苏。前至棺所顶礼悲泣。而作是言。
    共于过去无量劫来。长为母子未曾舍离。
    一旦于今相见无期。呜呼苦哉众生福尽。
    即以种种天花。布散棺上。摩耶夫人顾见如
    来。僧伽梨衣及钵并锡杖。右手执之举身
    投地。如大山崩悲号恸绝。而作是言。我子
    执着福度天人。今此诸物空无有主。呜呼
    痛哉。四众悲感泪下如雨。帝释力故变成河
    流。尔时世尊以神力故。令诸棺盖皆自开发。
    便从棺中合掌而起。如师子王初出窟已。奋
    迅之势。身毛孔中放千光明。一一光明有千
    化佛。悉皆合掌向于摩耶。以梵软音问讯母
    言。远屈来下此阎浮提。诸行法尔愿勿啼泣。
    时阿难见佛起又闻说偈垂泪呜咽。强自抑
    忍即便白佛。后世众生必当问我。佛临灭
    度复何所说。云何答之。佛告阿难。汝当答
    言。世尊已入涅??。摩耶夫人来下。如来为后不孝诸众生故。从金棺出合掌问讯。并说上
    诸偈。故此经名为佛临涅??母子相见经。如
    是受持说此语已。与母辞别即便阖棺。三千
    世界普皆震动。八部大众悲号懊恼。声动天
    地。摩耶夫人问阿难言。我子悉达。临灭度时
    有何教敕。阿难白言。世尊中夜。为诸比丘略
    说教诫。又以所说十二部经。付嘱尊者摩诃
    迦叶。末后敕我令助宣布。时摩诃摩耶闻此
    语已。又增感绝即问阿难。汝于往昔侍佛已
    来。闻世尊说。如来正法几时当灭。阿难垂泪
    而便答言。我于往昔。曾闻世尊说于当来法
    灭之事云涅??后。摩诃迦叶。与阿难结集
    法藏。事悉毕已。摩诃迦叶于狼迹山入灭尽
    定。我亦当得果证。次第随后入般涅??。当以
    正法付优波掘多。善说法要如富楼那。广度
    人众。又复劝化阿输迦王令于佛法。得固正
    信。以佛舍利。广起八万四千诸塔。二百岁已。
    尸罗难陀比丘善说法要。于阎浮提度十二
    亿人。三百岁已。青莲花眼比丘。善说法要
    度半亿人。四百岁已。牛口比丘善说法要。
    度一万人。五百岁已。宝天比丘善说法要。
    度二万人八万众生。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
    提心。正法于此便就尽灭。六百岁已。九十六
    种诸外道等。邪见竞兴破坏佛法。有一比丘。
    名曰马鸣。善说法要。降伏一切诸外道辈。七
    百岁已。有一比丘。名曰龙树善说法要。灭邪
    见幢燃正法炬。八百岁后诸比丘等。乐好衣
    服纵逸嬉戏。百千人中。或有一两得道果者。
    九百岁已。奴为沙门婢为比丘尼。一千岁已。
    诸比丘等闻不净观。阿那波那慎恚不欲。
    无量比丘。若一若两思惟正受。千一百岁已。
    诸比丘等。如世俗人嫁娶行媒。于大众中毁
    谤?衬帷GФ?偎暌选J侵畋惹鸺氨惹鹉帷?br> 作非梵行若有子息。男为比丘。女为比丘尼。
    千三百岁已。袈裟变白不受染色。千四百岁
    已。时诸四众犹如猎师好乐杀生卖三宝物。
    千五百岁俱?弥国。有三藏比丘善说法要。
    徒众五百人一罗汉比丘善持戒行。徒众五
    百。布萨之时。罗汉比丘升于高座。说清
    净法云。此所应作。此不应作。彼三藏比丘弟
    子。答罗汉云。汝今身口自不清净。云何而
    反说是?言。罗汉答言。我久清净身口意业。
    无诸过患。三藏弟子。闻此语已倍更慎忿。
    即于座上杀彼罗汉。时罗汉弟子。而作此言。
    我师所说会于法理。云何汝等害我和尚。
    即以利刀杀彼三藏。天龙八部莫不忧恼。恶
    魔波旬及外道众。踊跃欢喜竞破塔寺。杀害
    比丘一切经藏皆悉流移。至鸠尸那蝎国。
    阿耨达龙王悉持入海。于是佛法而灭尽也。
    时摩诃摩耶闻此语已。号哭懊恼语阿难言。
    如来遗敕。既以正法付嘱尊者。及摩诃迦叶。
    宜应精勤护持读诵。我今不忍。见于如来
    ?维之时。即礼佛棺右绕七匝。涕泪号叫还
    归天上
    佑敬惟。涅??义总八味。古今讲论精理已备。
    妄率愚管。略言其迹。夫常住至寂毕竟无为。
    但机感所诱随方应俗。既曰现生焉得无灭。
    斯则群萌睹始终。而法身无出没也。是以
    假言背痛而方转甘露。托卧右胁而还放光
    明。此无病之迹也。及千[叠*毛]既缠而示双足于
    迦叶。金棺将阖而起合掌于摩耶。此不灭
    之征也。无病而示病。不灭而现灭。故知。灰
    身显权常住真实。月喻妙音不其明乎
      释迦八国分舍利记第二十八(出双卷泥洹经)
    时波波国末罗民众。闻佛双树灭度。皆
    自念言。今我宜往求舍利分。起塔供养。时
    波波国诸末罗即下国中严四种兵。象兵
    马兵。车兵步兵。到拘尸城遣使者言。闻佛众
    佑止此灭度。彼亦我师敬慕之心。来请骨
    分。当于本国起塔供养。拘尸王答如是如是。
    诚如君言。但世尊垂降此土。于兹灭度。国
    内士民当自供养。远劳诸君分舍利。分恐不
    可得。时遮颇国诸跋离民众。及罗摩伽国
    拘利民众。?沉籼峁?怕廾胖凇e任?拦??br> 种民众。?成崂牍?氤得裰凇<澳?咄醢?br> ?世闻如来于拘尸城双树间。而取灭度
    皆自念言。今我宜往求舍利分。时诸国王
    阿?世等。即下国中严四种兵进渡恒水。
    即敕婆罗门香姓。汝持我名入拘尸城。致问
    诸末罗等。起居轻利游步强耶。吾于诸贤
    每相宗敬。邻国义和曾无诤讼。我闻如来
    于君国内。而取灭度。唯无上尊实我所天。
    故从远来求诸骨分。欲还本土起塔供养。
    设与我者。举国重宝与君共之。时香姓婆罗
    门受王教已。即诣彼城语诸末罗。时诸末罗
    报香姓曰。诚如君言。但为世尊。垂降此土
    于兹灭度。国内士民自当供养。远劳诸君分
    舍利分。不可得。时诸国王即集群臣众。共
    立议作颂告曰
     吾等和议  远来拜首  逊言求分
     如不见与  四兵在此  不惜身命
     义而弗获  当以力取
    时拘尸国即集群臣众。共立议以偈答曰
     远劳诸君  屈辱拜首  如来遗形
     不敢相许  彼欲举兵  吾斯亦有
     毕命相抵  未之有畏
    时香姓婆罗门。晓众人曰。诸贤。长夜受佛教
    戒。口诵法言。一切众生常念欲安。宁可诤佛
    舍利。共相残害。如来遗形欲以广益。舍利现
    在但当分耳。众咸称善。寻复议言谁堪分者。
    皆曰香姓婆罗门。仁智平均可使分也。时诸
    国王即命香姓。汝为我等分佛舍利。均作八
    分。于时香姓即诣舍利所。头面礼毕。徐前取
    佛上牙。别置一面。寻遣使者?佛上牙。诣阿
    ?世所。语使者言。汝以我声上白大王。起
    居轻利游步强耶。舍利未至倾迟无量耶。
    今付使者如来上牙。并可供养以慰企望。明
    星出时分舍利讫。当自奉送。尔时香姓。以
    一瓶受石许。即分舍利均为八分已。告众
    人言。愿以此瓶众议见与。自欲于舍起塔供
    养。皆言智哉是为知时。即共听与。时有毕钵
    村人。白众人言。乞地?魈科鹚?┭?=匝杂?br> 之。尔时拘尸国人。得舍利分即于其土。起塔
    供养。波波国。遮罗国。罗摩伽国。?沉籼峁??br> 迦维卫国。?成崧薰?D?吖?0㈥A世王等。
    得舍利分各归其国。起塔供养。香姓婆罗门
    持瓶归起塔。毕钵村人。持地?魈抗槠鹚?5?br> 于尔时。如来舍利起于八塔。第九瓶塔。第十
    炭塔。第十一生时发塔。何等时佛生。沸星出
    时生。沸星出出家。沸星出成道。沸星出灭
    度。八日佛出家。八日成菩提。八日取灭度。
    二月如来生。二月佛出家。二月成菩提。二月
    取涅??
    双卷大般泥洹经云。时波旬国。诸花氏可
    乐国。诸拘邻有行国。诸满离神州国。诸梵志
    维耶国。诸离昌闻佛止双树般泥曰。各严
    四兵。到拘夷止城外。赤泽国诸释氏。亦严四
    兵来到。报言释尊圣雄。出自我亲。实我诸
    父敬慕之心。来请骨分。摩竭王阿?世。又严
    四兵度河津来。使梵志屯蹶入问消息。今佛
    众佑止此灭度。实我所天敬慕之心。来请骨
    分。王答佛自来此。我当供养。谢汝大王舍
    利分不可得。于是屯蹶聚众人作颂告曰
     今各远离  四兵在此  义言不用
     必命相抵
    拘夷国人亦答颂曰
     如欲举众  吾斯亦有  俱命相抵
     则未为恐
    梵志屯蹶晓众人言。诸君皆宿夜承佛严教。
    佛大慈故烧形遗骨。欲广佑天下。何宜当为
    毁本慧意。舍利现在但当分耳。众咸称善。
    皆诣舍利稽首毕。乃使屯蹶分之。于是屯蹶
    持一?。受一石许蜜涂其里。分为八分已白
    众言。吾既敬佛。愿得着?舍利。归起塔庙。
    皆言智哉。即共听与。梵志温达乞地?魈俊9?br> 起塔寺。皆言与之。后有衡国异道士。求得地
    灰。于是八国得佛八分舍利。各还起塔有八
    塔。第九?塔。第十炭塔。第十一灰塔。既
    分舍利。又为远方诸四辈弟子。未悉闻故留
    九十日。乃去城四十里。于卫致乡四衢道中。
    作塔寺拘夷豪姓。共作[番*瓦][古*瓦]石墼。纵广三
    尺集用作塔。及高纵广皆丈五尺。藏黄金?。
    舍利于其中置。立长表法轮。??切?铡H?br> 灯花香伎乐。礼事供养
    佑以为双树八枝义各有明。舍利八分缘亦
    有会。故蜕化之体或全或散。用能留瑞群刹。
    降福人天。夫不生而假胎。无形而委骨。其
    示迹垂教。即不思议之事也
      释迦天上龙宫舍利宝塔记第二十九(出菩萨处胎经)
    有一大臣名优波吉。谏言诸王莫诤。佛舍利
    应当分之普共供养。何为兴兵共相征罚。尔
    时释提桓因。即现为人语诸王言。我等诸天
    亦当有分。若共诤力则有胜负。幸可见与勿
    足为难。尔时阿耨达龙王。文邻龙王。伊那
    钵龙王。语八王言。我等亦应有舍利分。若不
    见与力足相伏。时优波吉言。诸君且止。舍
    利宜共分之。即分为三分。一分与诸天。一分
    与龙王。一分与八王。分瓮受硕余。此臣密
    以蜜涂瓮里。以瓮量分舍利。诸天得舍利。
    还于天上即起七宝塔。龙得舍利还于龙宫。
    亦起七宝塔。八王得舍利各还本国。亦起
    七宝塔。臣优波吉着瓮。舍利并瓮亦起七宝
    塔。灰及土四十九斛。起四十九宝塔。当?
    维处亦起宝塔。高三十九仞
      释迦龙宫佛[咨*毛]塔记第三十(出阿育王经)
    八国王竞诤取舍利。各各起兵天帝释见之。
    即遣天边自下晓喻诸王言。佛在时诸王皆
    如兄弟。佛适泥洹云何相罚。横杀万民当
    共分之。各还起塔普皆得福。诸王皆言快哉。
    籍卿作评为我分之。得无诤也。边自以金
    ?分之。阿?世王共数各得八万四千舍利。
    余有佛口一[咨*毛]无敢取者。以阿?世王初来
    求舍利时。车中投身着地。气欲不报。故共
    持与阿?世王。阿?世王得舍利及[咨*毛]。还
    大欢喜作倡伎乐。鼓角动天。难头禾龙王
    闻佛般泥洹。亦从诸龙化作人身。到泥洹所。
    道逢阿?世王。还语言佛留舍利。非但唯使
    人间供养。可持一分见与不。阿?世言不可
    得也。龙王言。我是难头禾龙。举卿国土。
    着八万里外磨碎成屑。阿?世王怖?Ч省?br> 即举佛[咨*毛]与之。更复欲取舍利。龙王便言
    我得此[咨*毛]足供养也。旋别各去。龙王即还
    须弥山下。起水高八万四千里。起水精琉璃
    塔。阿?世王命终后。阿育王得其国土。时有
    大臣白阿育王言。难头禾龙先轻阿?世。
    夺佛[咨*毛]去。阿育闻大?。即敕诸鬼神王。
    作铁网铁藉。纵置须弥山下水中。欲缚取龙
    王。龙王大怖共设计言。阿育事佛当伺其卧
    取其宫殿。移着须弥山下。水精塔中。自出
    与相见具说本末道意。状其?必息。即便
    遣龙捧取阿育王宫殿。阿育王卧觉。不知是
    何处。见水精塔高八万四千里。喜怖交心。
    难头禾龙自出谢言。阿?世王自与我佛
    [咨*毛]我不夺也。释迦文佛在世。与我要言。
    般泥洹后劫尽时。所有经戒及袈裟应器。
    我皆当取藏着是塔中。弥勒来下当复出着。
    阿育王闻此言大谢。实不知此难头禾龙王。
    便使诸龙。还复阿育王宫殿置于本处
    佑以为。能供三宝本在天人。故忉利阎浮塔
    庙森列。至于难头龙王。及大士应化。所以
    法灭之时收藏尊经。其能建刹不亦宜乎

    释迦谱卷第四

  赞助、流通、见闻、随喜者,及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依佛菩萨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愿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乐,无诸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天涅槃正路。家门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获本妙心。兵戈永息,礼让兴行,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四恩总报,三有齐资,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生生世世永离恶道,离一切苦得究竟乐,得遇佛菩萨、正法、清净善知识,临终无一切障碍而往生有缘之佛净土,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

免责声明:本网站为佛教网站,非赢利性网站,内容多转载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网站所有文章、内容,转载,功德无量。(未经允许,禁止复制网站模板)

联系QQ:  站长信箱:zgddfj@163.com

[京ICP备16063509号-1]

得雅他 贝堪则 贝堪则 玛哈贝堪则 惹杂萨目 嘎喋 梭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