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中国当代佛教网-藏经阁!

微博 微信
欢迎关注
中国当代佛教网公众号
客服

注册登录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史传部二 >
  • 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第一

      起载诞于缑氏终西届于高昌
    法师讳玄奘。俗姓陈。陈留人也。汉太丘长
    仲弓之后。曾祖钦后魏上党太守。祖康以
    学优仕齐。任国子博士。食邑周南。子孙
    因家。又为缑氏人也。父慧英洁有雅操早
    通经术。形长八尺。美眉明目。褒衣博带好儒
    者之容。时人方之郭有道。性恬简无务荣
    进。加属隋政衰微。遂潜心坟典。州郡频贡
    孝廉及司隶辟命。并辞疾不就。识者嘉焉。
    有四男。法师即第四子也。幼而?璋特达聪
    悟不群。年八岁父坐于几侧口授孝经。
    至曾子避席。忽整襟而起问其故。对曰。曾
    子闻师命避席。玄奘今奉慈训。岂宜安坐。
    父甚悦知其必成。召宗人语之。皆贺曰。
    此公之扬焉也。其早慧如此。自后备通经
    奥。而爱古尚贤。非雅正之籍不观。非
    圣哲之风不习。不交童幼之党。无涉??
    之门。虽钟鼓嘈?杂谕ㄡ椤0傧方懈栌阢?br> 巷。士女云萃其未尝出也。又少知色养温
    清淳谨。其第二兄长捷先出家。住东都净土
    寺。察法师堪传法教。因将诣道场诵习
    经业。俄而有敕。于洛阳度二七僧。时业
    优者数百。法师以幼少不预取限。立于
    公门之侧。时使人大理卿郑善果有知士之
    鉴。见而奇之。问曰。子为谁家。答以氏族。又
    问。求度耶。答曰。然。但以习近业微不蒙
    比预。又问。出家意何所为。答意欲远
    绍如来。近光遗法。果深嘉其志。又贤其
    器貌。故特而取之。因谓官僚曰。诵业易成
    风骨难得。若度此子必为释门伟器。但恐
    果与诸公不见其翔翥云霄洒演甘露
    耳。又名家不可失。以今观之。则郑卿之言
    为不虚也。既得出家与兄同止。时寺有
    景法师讲涅??经。执卷伏膺遂忘寝食。又
    学严法师摄大乘论。爱好逾剧一闻将尽。再
    览之后无复所遗。众咸惊异。乃令升座覆
    述。抑扬剖畅备尽师宗。美问芳声从兹发
    矣。时年十三也。其后隋氏失御天下沸腾。帝
    城为桀跖之窠。河洛为豺狼之穴。夜冠殄
    丧法众销亡。白骨交衢烟火断绝。虽王董?c
    逆之衅。刘石乱华之灾。刳?z生灵芟夷海
    内。未之有也。法师虽居童幼而情达变
    通。乃启兄曰。此虽父母之邑而丧乱若兹。
    岂可守而死也。余闻唐帝驱晋阳之众
    已据有长安。天下依归如适父母。愿与兄
    投也。兄从之即共俱来。时武德元年矣。是时
    国基草创兵甲尚兴。孙吴之术斯为急务。孔
    释之道有所未遑。以故京城未有讲席。法
    师深以慨然。初炀帝于东都建四道场。召
    天下名僧居焉。其征来者皆一艺之士。是故
    法将如林。景脱基暹为其称首。末年国乱供
    料停绝。多游绵蜀。知法之众又盛于彼。法
    师乃启兄曰。此无法事不可虚度。愿游蜀
    受业焉。兄从之。又与经子午谷入汉川。
    遂逢空景二法师。皆道场之大德。相见悲喜
    停月余。从之受学。仍相与进向成都。诸德
    既萃大建法筵。于是更听基暹摄论?酬技?br> 震法师迦延。敬惜寸阴励精无怠。二三年
    间究通诸部。时天下饥乱。唯蜀中丰静。故
    四方僧投之者众。讲座之下常数百人。法师
    理智宏才皆出其右。吴蜀荆楚无不知闻。
    其想望风徽亦犹古人之钦李郭矣。法师
    兄因住成都空慧寺。亦风神朗俊体状魁
    杰。有类于父。好内外学。凡讲涅??经摄大
    乘论阿?酬肌<嫱ㄊ榇?壬评献?N?袢?br> 所慕。总管?公特所钦重。至于属词谈吐蕴
    藉风流接物诱凡无愧于弟。若其亭亭独
    秀不杂埃尘。游八[糸*宏]穷玄理。廓宇宙以
    为志。继圣达而为心。匡振颓网包挫殊
    俗。涉风波而意靡倦。对万乘而节逾高者。
    固兄所不能逮。然昆季二人懿业清规芳
    声雅质。虽庐山兄弟无得加焉。法师年满
    二十。即以武德五年。于成都受具坐夏
    学律。五篇七聚之宗一遍斯得。益部经论
    研综既穷。更思入京询问殊旨条式有碍。
    又为兄所留不能遂意。乃私与商人结
    侣。泛舟三峡。沿江而遁。到荆州天皇寺。彼
    之道俗承风斯久。既属来仪咸请敷说。法
    师为讲摄论?酬肌W韵募岸?鞯萌?椤J?br> 汉阳王以盛德懿亲作镇于彼。闻法师
    至甚欢。躬身礼谒。发题之日。王率群僚
    及道俗。一艺之士咸集荣观。于是征诘云
    发关并峰起。法师酬对解释靡不词穷意
    服。其中有深悟者。悲不自胜。王亦称叹无
    极。?甘┤缟揭晃匏? 0战埠蟾幢庇窝?br> 求先德至相州。造休法师质问疑碍。又
    到赵州谒深法师学成实论。又入长安
    止大觉寺。就岳法师学俱舍论。皆一遍而
    尽其旨。经目而记于心。虽宿学耆年不能
    出也。至于钩深致远开微发伏。众所不
    至。独悟于幽奥者。固非一义焉。时长安
    有常辩二大德。解究二乘行穷三学。为
    上京法匠。缁素所归。道振神州。声驰海外。
    负笈之侣从之若云。虽含综众经而偏
    讲摄大乘论。法师既曾有功吴蜀。自到长
    安又随询采。然其所有深致亦一拾斯尽。二
    德并深嗟赏。谓法师曰。汝可谓释门千里
    之驹。再明慧日当在尔躬恨吾辈老朽恐
    不见也。自是学徒改观誉满京邑。法师既
    遍谒众师。备餐其说。详考其理。各擅宗
    涂。验之圣典。亦隐显有异莫知适从。乃
    誓游西方以问所惑。并取十七地论以释
    众疑。即今之瑜伽师地论也。又言昔法显智
    严亦一时之士。皆能求法导利群生。岂使
    高迹无追清风绝后。大丈夫会当继之。于
    是结侣陈表有[瞿-隹+空]不许。诸人咸退。唯法师
    不屈。既方事孤游。又承西路艰?M。乃自试
    其心以人间众苦。种种调伏堪任不退。然
    始入塔启请申其意。愿乞众圣冥加。使往
    还无梗。初法师之生也。母梦法师着白
    衣西去。母曰。汝是我子今欲何去。答曰。为
    求法故去。此则游方之先兆也。贞观三年秋
    八月。将欲首涂又求祥瑞。乃夜梦见大海
    中有苏迷卢山。四宝所成极为严丽。意欲登
    山。而洪涛汹涌。又无船筏。不以为惧。乃
    决意而入。忽见石莲华涌乎波外应足而
    生。却而观之随足而灭。须臾至山下。又峻
    峭不可上。试踊身自腾有抟[台-台+焱]飒至。扶而
    上升到山顶。四望廓然无复拥碍。喜而寤
    焉。遂即行矣。时年二十六也。时有秦州僧
    孝达。在京学涅??经。功毕还乡。遂与俱去
    至秦州停一宿。逢兰州伴。又随去至兰州
    一宿。遇凉州人送官马归。又随去至彼。停
    月余日。道俗请开涅??摄论及般若经。法师
    皆为开发。凉州为河西都会。襟带西蕃葱
    右诸国商侣往来无有停绝。时开讲日盛。
    有其人皆施珍宝稽颡赞叹归还。各向其
    君长称叹法师之美云。欲西来求法于婆
    罗门国。以是西域诸城无不预发欢心
    严洒而待。散会之日珍施丰厚。金银之钱
    口马无数。法师受一半燃灯。余外并施诸
    寺。时国政尚新。疆场未远。禁约百姓不许
    出蕃。时李大亮为凉州都督。既奉严敕防
    禁特切。有人报亮云。有僧从长安来欲
    向西国。不知何意。亮惧追法师问来由。
    法师报云。欲西求法。亮闻之逼还京。彼
    有惠威法师。河西之领袖神悟聪哲。既重
    法师辞理。复闻求法之志深生随喜。密遣
    二弟子。一曰惠琳。二曰道整。窃送向西。自
    是不敢公出。乃昼伏夜行遂至瓜州。时刺
    史独孤达闻法师至甚欢。供事殷厚。法师
    因访西路。或有报云。从此北行五十余里。
    有瓠芦河下广上狭。洄波甚急深不可渡。
    上置玉门关路必由之。即西境之襟喉也。
    关外西北又有五烽候望者居之。各相去百
    里。中无水草。五烽之外即莫贺延碛伊吾国
    境。闻之愁愦。所乘之马又死不知计出。
    沈默经月余。未发之间凉州访牒又至云。
    有僧字玄奘欲入西蕃。所在州县宜严候
    捉。州吏李昌崇信之士。心疑法师。遂密将
    牒呈云。师不是此耶。法师迟疑未报。昌
    曰。师须实语必是弟子为图之。法师乃具
    实而答。昌闻深赞希有。曰师实能尔者为师
    毁却文书。即于前裂坏之。仍云。师须早去。
    自是益增忧惘所从二小僧。道整先向炖
    煌。唯惠琳在。知其不堪远涉亦放还。遂
    贸易得马一匹。但苦无人相引。即于所停
    寺弥勒像前启请。愿得一人相引渡关。其
    夜寺有胡僧达摩梦法师坐一莲华向西
    而去。达摩私怪旦而来白。法师心喜为得行
    之征。然语达摩云。梦为虚妄何足涉言。
    更入道场礼请。俄有一胡人来入礼佛。逐
    法师行二三匝。问其姓名。云姓石字??陀。
    此胡即请受戒。乃为授五戒。胡甚喜辞还。
    少时?饼果更来。法师见其明健貌又恭
    肃。遂告行意。胡人许诺言。送师过五烽。法
    师大喜。乃更贸衣资为买马而期焉。明日
    日欲下遂入草间。须臾彼胡更与一胡老
    翁。乘一瘦老赤马相逐而至。法师心不怿。
    少胡曰。此翁极谙西路。来去伊吾三十余
    反。故共俱来。望有平章耳。胡公因说西路
    险恶沙河阻远。鬼魅热风过无达者。徒侣
    众多犹数迷失。况师单独如何可行。愿自斟
    量勿轻身命。法师报曰。贫道为求大法发
    趣西方。若不至婆罗门国终不东归。纵死
    中途非所悔也。胡翁曰。师必去可乘我
    此马。此马往反伊吾已十五度。健而知
    道。师马少不堪远涉。法师乃窃念。在长
    安将发志西方日。有术人何弘达者。诵咒
    占观多有所中。法师令占行事。达曰。师得
    去。去状似乘一老赤瘦马漆鞍桥前有铁。
    既睹胡人所乘马瘦赤鞍漆有铁。与何
    言合。心以为当。遂换马。胡翁欢喜礼敬
    而别。于是装束。与少胡夜发。三更许到
    河遥见玉关。去关上流十里许。两岸可
    阔丈余。傍有胡椒树丛。胡乃斩木为桥。
    布草填沙。驱马而过。法师既渡而喜。因解
    驾停憩。与胡人相去可五十余步。各下褥
    而眠。少时胡人乃拔刀而起徐向法师。未到
    十步许又回。不知何意。疑有异心。即起诵
    经念观音菩萨。胡人见已还卧遂眠。天欲
    明法师唤令起。取水盥漱解斋讫欲发。胡
    人曰。弟子将前途险远又无水草。唯五烽
    下有水。必须夜到偷水而过。但一处被觉
    即是死人。不如归还用为安隐。法师确然
    不回。乃?a仰而进。露刃张弓命法师前
    行。法师不肯居前。胡人自行数里而住曰。
    弟子不能去。家累既大。而王法不可干
    也。法师知其意遂任还。胡人曰。师必不达。
    如被擒捉相引奈何。法师报曰。纵使切割此
    身如微尘者终不相引。为陈重誓。其意乃
    上。与马一匹劳谢而别。自是孑然孤游沙
    漠矣。唯望骨聚马粪等渐进。顷间忽有
    军众数百队满沙碛间。乍行乍止。皆裘??br> 驼马之像。及旌旗槊纛之形。易貌移质倏
    忽千变。遥瞻极着。渐近而微。法师初睹谓为
    贼众。渐近见灭乃知妖鬼。又闻空中声言。
    勿怖勿怖。由此稍安。经八十余里见第
    一烽。恐候者见乃隐伏沙沟。至夜方发。
    到烽西见水下饮。盥手讫欲取皮囊盛
    水。有一箭飒来几中于膝。须臾更一箭来
    知为他见。乃大言曰。我是僧从京师来。汝
    莫射我。即牵马向烽。烽上人亦开门而出。
    相见知是僧。将入见校尉王祥。祥命?k火
    令看曰。非我河西僧。实似京师来也。具
    问行意。法师报曰。校尉颇闻凉州人说有
    僧玄奘欲向婆罗门国求法不。答曰。闻承
    奘师已东还。何因到此。法师引示马上章疏
    及名字。彼乃信。仍言西路艰远师终不达。今
    亦不与师罪。弟子炖煌人欲送师向炖煌。
    彼有张皎法师。钦贤尚德见师必喜。请就
    之。法师对曰。奘桑梓洛阳少而慕道。两京
    知法之匠。吴蜀一艺之僧。无不负笈从之
    穷其所解对扬谈论。亦忝为时宗欲养
    己修名。岂劣檀越炖煌耶。然恨佛化经有
    不周。义有所阙。故无贪性命。不惮艰危。
    誓往西方。遵求遗法。檀越不相励勉专
    劝退还。岂谓同厌尘劳共树涅??之因也。
    必欲拘留任即刑罚。奘终不东移一步
    以负先心。祥闻之悯然曰。弟子多幸得逢
    遇师。敢不随喜。师疲倦且卧待明。自送指
    示涂路。遂拂筵安置至晓。法师食讫祥使
    人盛水及糗饼。自送至十余里。云师从此
    路径向第四烽。彼人亦有善心。又是弟子
    骨肉。姓王名伯陇。至彼可言弟子遣师
    来。泣拜而别。既去夜到第四烽。恐为留难
    欲默取水而过。至水未下间飞箭已至。还
    如前报。即急向之。彼亦下来入烽。烽官相
    问。答欲往天竺路由于此。第一烽王祥校
    尉故遣相过。彼闻欢喜留宿。更施大皮囊及
    马麦。相送云。师不须向第五烽。彼人疏率
    恐生异图。可于此去百里许。有野马泉。更
    取水。从是已去。即莫贺延碛长八百余里。
    古曰沙河。上无飞鸟下无走兽。复无水草。
    是时顾影唯一但念观音菩萨及般若心
    经。初法师在蜀见一病人。身疮臭秽衣服破
    污。愍将向寺施与衣服饮食之直。病者惭
    愧乃授法师此经。因常诵习至沙河间。逢
    诸恶鬼奇状异类?人前后。虽念观音不
    能令去。及诵此经发声皆散。在危获
    济实所凭焉。时行百余里失道。觅野马泉
    不得。下水欲饮袋重失手覆之。千里行资
    一朝斯罄。又失路盘回不知所趣。乃欲
    东归还第四烽。行十余里自念。我先发愿
    若不至天竺终不东归一步。今何故来。宁
    可就西而死。岂归东而生。于是旋辔专
    念观音西北而进。是时四顾茫然人鸟俱
    绝。夜则妖魑举火烂若繁星。昼则惊风拥
    沙散如时雨。虽遇如是心无所惧。但苦水
    尽渴不能前。是时四夜五日无一?v沾
    喉口腹干?鳌<附?婢?桓茨芙?K煳陨?br> 中默念观音。虽困不舍。启菩萨曰。玄奘
    此行不求财利无冀名誉。但为无上正
    法来耳。仰惟菩萨慈念群生以救苦为务。
    此为苦矣。宁不知耶。如是告时心心无辍。
    至第五夜半忽有凉风触身。冷快如沐寒
    水。遂得目明马亦能起。体既苏息。得少睡
    眠。即于睡中梦一大神长数丈。执戟麾曰。
    何不强行而更卧也。法师惊寤进发行可十
    里。马忽异路制之不回。经数里忽见青
    草数亩。下马恣食。去草十步欲回转。又到
    一池水。甘澄镜澈。即而就饮。身命重全人
    马俱得苏息。计此应非旧水草。固是菩萨
    慈悲为生。其至诚通神皆此类也。即就草
    池一日停息。后日盛水取草进发。更经两
    日方出流沙到伊吾矣。此等危难百千不
    能备序。既至伊吾止一寺。寺有汉僧三
    人。中有一老者。衣不及带。跣足出迎。抱
    法师哭哀号鲠咽不能已已言。岂期今日
    重见乡人。法师亦对之伤泣。自外胡僧胡王
    悉来参谒。王请届所居备陈供养。时高昌
    王麴文泰使人先在伊吾。是日欲还。适逢
    法师归告其王。王闻即日发使。敕伊吾王
    遣法师来。仍简上马数十匹。遣贵臣驱驼
    设顿迎候。比停十余日。王使至陈王意。拜请
    殷勤。法师意欲取可汗浮图过。既为高昌
    所请辞不获免。于是遂行涉南碛。经六日
    至高昌界白力城。时日已暮。法师欲停城
    中。官人及使者曰。王城在近请进。数换良
    马前去。法师先所乘赤马留使后来。即以
    其夜鸡鸣时到王城。门司启王。王敕开门。
    法师入城。王与侍人前后列烛。自出宫迎
    法师入后院坐一重阁宝帐中。拜问甚厚。
    云弟子自闻师名喜忘寝食。量准涂路知
    师今夜必至。与妻子皆未眠读经敬待。须
    臾王妃共数十侍女又来礼拜。是时渐欲将
    晓。言久疲倦欲眠。王始还宫。留数黄门侍
    宿。旦法师未起。王已至门。率妃已下俱
    来礼问。王云。弟子思量碛路艰阻。师能独来
    甚为奇也。流泪称叹不能已。已遂设食解
    斋讫。而宫侧别有道场。王自引法师居之。
    遣阉人侍卫。彼有彖法师曾学长安。善知
    法相。王珍之。命来与法师相见。少时出。又
    命国统王法师。年逾八十。共法师同处。仍
    遣劝住勿往西方。法师不许。停十余日欲
    辞行。王曰。已令统师谘请。师意何如。法
    师报曰。留住实是王恩。但于来心不可。王
    曰泰与先王游大国。从隋帝历东西二
    京。及燕岱汾晋之间。多见名僧心无所
    慕。自承法师名。身心欢喜手舞足蹈。拟师
    至止受弟子供养以终一身。令一国人皆
    为师弟子。望师讲授僧徒。虽少亦有数千。
    并使执经充师听众。伏愿察纳微心不以
    西游为念。法师谢曰。王之厚意岂贫道寡
    德所当。但此行不为供养而来。所悲本国
    法义未周经教少阙。怀疑蕴惑启访莫从。
    以是毕命西方请未闻之旨。欲令方等甘
    露不但独洒于迦维。决择微言庶得尽
    沾于东国。波仑问道之志。善财求友之
    心。只可日日坚强。岂使中涂而止。愿王收
    意勿以泛养为怀。王曰。弟子慕乐法师
    必留供养。虽葱山可转此意无移。乞信愚
    诚勿疑不实。法师报曰。王之深心岂待屡
    言然后知也。但玄奘西来为法。法既未得
    不可中停。以是敬辞。愿王相体。又大王曩
    修胜业位为人主。非唯苍生恃仰固亦
    释教依凭。理在助扬岂宜为碍。王曰。弟
    子亦不敢障碍。直以国无导师故。屈留法
    师以引愚迷耳。法师皆辞不许。王乃动色
    攘袂大言曰。弟子有异涂处师。师安能自
    去。或定相留。或送师还国。请自思之。相
    顺犹胜。法师报曰。玄奘来者为乎大法。今逢
    为障只可骨被王留。识神未必[(夕*巳)/田]也。因
    呜咽不复能言。王亦不纳更使增加供养。
    每日进食王躬捧??。法师既被停留违阻
    先志。遂誓不食以感其心。于是端坐。水浆
    不涉于口三日。至第四日王觉法师气息
    渐?贰I钌?⒕濉D嘶?桌裥辉啤H问ξ餍?br> 乞垂早食。法师恐其不实。要王指日为言。
    王曰。若须尔者。请共对佛更结因缘。遂共
    入道场礼佛。对母张太妃共法师约为
    兄弟。任师求法。还日请住此国三年受
    弟子供养。若当来成佛。愿弟子如波斯匿王
    频婆娑罗等。与师作外护檀越。仍屈停一月
    讲仁王经。中间为师营造行服。法师皆许。
    太妃甚欢。愿与师长为眷属代代相度。于
    是方食。其节志贞坚如此。后日王别张大
    帐开讲。帐可坐三百余人。太妃已下王及统
    师大臣等。各部别而听。每到讲时王躬执
    香?自来迎引。将升法座王又低跪为蹬。
    令法师蹑上。日日如此。讲讫为法师度四
    沙弥。以充给侍。制法服三十具。以西土多
    寒。又造面衣手衣靴[革*(?`/(ㄇ@人)/戍)]等各数事。黄金一百
    两银钱三万。绫及绢等五百匹。充法师往
    还二十年所用之资给马三十匹手力二十
    五人。遣殿中侍御史欢信送至叶护可汗衙。
    又作二十四封书。通屈支等二十四国。每一
    封书附大绫一匹为信。又以绫绢五百匹
    果味两车。献叶护可汗并书称。法师者是奴
    弟。欲求法于婆罗门国。愿可汗怜师如怜
    奴。仍请敕以西诸国。给邬落马递送出境。
    法师见王送沙弥及国书绫绢等。至惭其
    优饯之厚。上启谢曰。奘闻江海遐深。济之者
    必凭舟楫。群生滞惑。导之者??假圣言。
    是以如来运一子之大悲生兹秽土。镜三
    明之慧日朗此幽昏。慈云荫有顶之天。法
    雨润三千之界。利安已讫。舍应归真。遗教
    东流六百余祀。腾会振辉于吴洛。谶什锺美
    于秦凉。不坠玄风咸匡胜业。但远人来译。
    音训不同。去圣时遥。义类差舛。遂使双林
    一味之旨。分成当现二常。大乘不二之宗。
    析为南北两道。纷纭诤论凡数百年。率土
    怀疑莫有匠决。玄奘宿因有庆早预缁门。
    负笈从师年将二纪。名贤胜友备悉谘询。
    大小乘宗略得披览。未尝不执卷踌躇捧
    经?髻选M??岸?套恪O腽樟攵?鼗场?br> 愿一拜临启申宿惑。然知寸管不可窥天。
    小蠡难为酌海。但不能弃此微诚。是以
    装束取路酵俊\筌鬯斓揭廖帷7?┐?br> 王。禀天地之淳和资二仪之淑气。垂衣作
    主子育苍生。东抵大国之风。西抚百戎
    之俗。楼兰月氏之地。车师狼望之乡。并被深
    仁俱沾厚德。加以钦贤爱士好善流慈。
    忧矜远来曲令接引。既而至止。渥惠逾深。
    赐以话言阐扬法义。又蒙降结弟季之缘。
    敦奖友于之念。并遗书西域二十余蕃。煦饰
    殷勤令递饯送。又愍西游茕独雪路凄寒。
    爰下明敕度沙弥四人以为侍伴。法服绵
    帽裘毯靴[革*(?`/(ㄇ@人)/戊)]五十余事。及绫绢金银钱等。令
    充二十年往还之资。伏对惊惭不知启处。
    决交河之水。比泽非多。举葱岭之山。方恩
    岂重。悬度陵溪之险。不复为忧。天梯道
    树之乡瞻礼非晚。傥蒙允遂则谁之力焉。
    王之恩也。然后展谒众师禀承正法。归还
    翻译广布未闻。剪诸见之稠林。绝异端之
    穿凿。补像化之遗阙。定玄门之指南。庶此
    微功用答殊泽。又前涂既远不获久停。
    明日辞违预增凄断不任铭荷谨启谢闻。
    王报曰。法师既许为兄弟。则国家所畜共
    师同有。何因谢也。发日王与诸僧大臣百姓
    等倾都送出城西。王抱法师恸哭。道俗皆
    悲。伤离之声振动郊邑。敕妃及百姓等还。
    自与大德已下。各乘马送数十里而归。其
    所经诸国王侯礼重皆此类也。从是西行度
    无半城笃进城。后入阿耆尼国。旧曰乌耆
    讹也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第一

  赞助、流通、见闻、随喜者,及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依佛菩萨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愿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乐,无诸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天涅槃正路。家门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获本妙心。兵戈永息,礼让兴行,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四恩总报,三有齐资,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生生世世永离恶道,离一切苦得究竟乐,得遇佛菩萨、正法、清净善知识,临终无一切障碍而往生有缘之佛净土,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

免责声明:本网站为佛教网站,非赢利性网站,内容多转载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网站所有文章、内容,转载,功德无量。(未经允许,禁止复制网站模板)

联系QQ:  站长信箱:zgddfj@163.com

[京ICP备16063509号-1]

得雅他 贝堪则 贝堪则 玛哈贝堪则 惹杂萨目 嘎喋 梭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