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中国当代佛教网-藏经阁!

微博 微信
欢迎关注
中国当代佛教网公众号
客服

注册登录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史传部二 >
  • 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第二

      起阿耆尼国终羯若鞠?国
    从此西行至阿耆尼国阿父师泉。泉在
    道南沙崖。崖高数丈。水自半而出。相传云。
    旧有商侣数百在涂水尽。至此困乏不知
    所为。时众中有一僧。不裹行资依众乞
    活。众议曰。是僧事佛。是故我曹供养。虽涉
    万里无所?携。今我等熬然竟不忧念。
    宜共白之。僧曰。汝等欲得水者。宜各礼
    佛受三归五戒。我为汝等登崖作水。众既
    危困咸从其命。受戒讫。僧教曰。吾上崖后汝
    等当唤阿父师为我下水。任须多少言之。
    其去少时众人如教而请。须臾水下充足。大
    众无不欢荷。师竟不来。众人上观已寂灭
    矣。大小悲号。依西域法焚之。于坐处聚
    [专*瓦]石为塔。塔今犹在。水亦不绝。行旅往来
    随众多少。下有细?。若无人时津液而已。
    法师与众宿于泉侧。明发又经银山。山甚
    高广。皆是银矿。西国银钱所从出也。山西
    又逢群贼众与物而去。遂至王城所处川
    岸而宿。时同侣商胡数十。贪先贸易夜中
    私发。前去十余里。遇贼劫杀无一脱者。比
    法师等到。见其遗骸无复财产。深伤叹焉。
    渐去遥见王都。阿耆尼王与诸臣来迎延
    入供养。其国先被高昌寇扰有恨不肯给
    马。法师停一宿而过。前渡二大河。西履平
    川。行数百里入屈支国界(旧云龟兹讹也)。将近王
    都。王与群臣及大德僧木叉鞠多等来迎自
    外诸僧数千。皆于城东门外张浮幔安行
    像作乐而住。法师至。诸德起来相慰讫。各
    还就坐。使一僧擎鲜华一盘来授法师。法
    师受已。将至佛前散华礼拜讫。就木叉鞠
    多下坐。坐已复行华。行华已行蒲桃浆。
    于初一寺受华受浆已。次受余寺亦尔。如
    是展转日晏方讫。僧徒始散。有高昌人数
    十。于屈支出家。别居一寺。寺在城东南。
    以法师从家乡来。先请过宿因就之。王共
    诸德各还。明日王请过宫备陈供养。而食
    有三净。法师不受。王深怪之。法师报此惭
    教所开。而玄奘所学者大乘不尔也。受余
    别食。食讫过城西北阿奢理儿寺(唐言奇特也)。
    是本叉鞠多所住寺也。鞠多理识闲敏彼
    所宗归。游学印度二十余载。虽涉众经而
    声明最善。王及国人咸所尊重。号称独步。
    见法师至徒以客礼待之。未以知法为
    许。谓法师曰。此土杂心俱舍?称派车纫?br> 切皆有。学之足得不烦西涉受艰辛也。法
    师报曰。此有瑜伽论不。鞠多曰。何用问是
    邪见书乎。真佛弟子者不学是也。法师初深
    敬之。及闻此言视之犹土。报曰。婆沙俱
    舍本国已有。恨其理疏言浅非究竟说。所以
    故来欲学大乘瑜伽论耳。又瑜伽者。是后
    身菩萨弥勒所说。今谓邪书。岂不惧无底
    在坑乎。彼曰。婆沙等汝所未解。何谓非
    深。法师报曰。师今解不。曰我尽解。法师即
    引俱舍初文问。发端即谬。因更穷之。色遂
    变动云。汝更问余处。又示一文亦不通。曰
    论无此语。时王叔智月出家亦解经论。时在
    傍坐即证言。论有此语。乃取本对读之。鞠
    多极惭云老忘耳。又问余部亦无好释。时
    为?R山雪路未开不得进发。淹停六十余
    日。观眺之外时往就言相见不复踞坐。或立
    或避。私谓人曰。此支那僧非易?对。若往
    印度。彼少年之俦未必出也。其畏叹如是。
    至发日王给手力驼马。与道俗等倾都送
    出。从此西行二日逢突厥寇贼二千余骑。
    其贼乃预共分张行众资财。悬诤不平自斗
    而散。又前行六百里。渡小碛至跋禄迦国
    (旧曰姑墨)。停一宿。又西北行三百里。渡一碛至
    ?R山。即葱岭北隅也。其山险峭峻极于天。
    自开辟已来冰雪所聚。积而为?R。春夏不
    解。凝?Z污漫与云连属。仰之皑然莫睹其
    际。其凌峰摧落横路侧者。或高百尺。或广
    数丈。由是蹊径崎岖登涉艰阻。加以风雪杂
    飞。虽复屦重裘不免寒战。将欲眠食复
    无燥处可停。唯知悬釜而炊席冰而寝。七
    日之后方始出山。徒侣之中[歹*委]冻死者十
    有三四。牛马逾甚。出山后至一清池(清池。亦云
    热海。见其对?R山不冻故得此名。其水未必温)。周千四五百里。东西
    长南北狭。望之淼然。无待激风而洪波数
    丈。循海西北行五百余里至素叶城。逢突厥
    叶护可汗。方事畋游戎马甚盛。可汗身着
    绿绫袍露发一丈许。帛练裹额后垂。达
    官二百余人。皆锦袍编发围绕左右。自余
    军众皆裘?坞ッ?i敏疃斯?章碇?铩<?br> 目不知其表。既与相见。可汗欢喜云。暂一
    处行二三日当还。师且向衙所。令达官答
    靡支引送安置。至衙三日。可汗方归引法
    师入。可汗居一大帐帐以金花装之。烂
    眩人目。诸达官于前列长筵两行侍坐。皆锦
    服赫然。余仗卫立于后。观之虽穹庐之君。
    亦为尊美矣。法师去帐三十余步。可汗出
    帐迎拜传语慰问讫入坐。突厥事火不施
    床。以木含火故。敬而不居。但地敷重茵
    而已。仍为法师设一铁交床敷褥请坐。须
    臾更引汉使及高昌使人。入通国书及信物。
    可汗自目之甚悦。令使者坐。命陈酒设乐。
    可汗共诸臣使人饮。别索蒲桃浆奉法师。
    于是恣相酬劝。?浑锺碗之器。交错递倾。
    ?q[仁-二+未]兜离之音。铿锵互举。虽蕃俗之曲亦
    甚娱耳目乐心意也。少时更有食至。皆烹
    鲜羔犊之质盈积于前。别营净食进法师。
    具有饼饭酥乳石蜜刺蜜蒲桃等。食讫更行
    蒲桃浆。仍请说法。法师因诲以十善爱养
    物命及波罗蜜多解脱之业。乃举手叩额欢
    喜信受。因留停数日。劝住日。师不须往
    印特伽国(谓印度也)。彼地多暑十月当此五月。
    观师容貌至彼恐销融也。其人类黑露无
    威仪不足观也。法师报曰。今之彼欲追寻
    圣迹慕求法耳。可汗乃令军中访解汉
    语及诸国音者。遂得年少曾到长安数年
    通解汉语。即封为摩咄达官作诸国书。令
    麻咄送法师到迦毕试国。又施绯绫法服
    一袭绢五十匹。与群臣送十余里。自此西
    行四百余里至屏聿。此曰千泉。地方数百
    里。既多池沼。又丰奇木森沈凉润。即可汗
    避暑之处也。自屏聿西百五十里至?炻?br> 斯城。又西南二百里至白水城。又西南二百
    里至恭御城。又南五十里至?(奴故反)赤建国。
    又西二百里至赭时国(唐言石国)。国西临叶叶
    河。又西千余里至?堵利瑟那国。国东临叶
    叶河。河出葱岭北源西北流。又西北入大
    碛无水草。望遗骨而进。五百余里至飒秣
    建国(唐言康国)。王及百姓不信佛法。以事火为
    道。有寺两所迥无僧居。客僧投者诸胡以
    火烧逐不许停住。法师初至王接犹慢。经
    宿之后为说人天因果赞佛功德恭敬福利。
    王欢喜请受斋戒。遂致殷?ァK?佣??br> 师往寺礼拜。诸胡还以火烧逐沙弥。还以
    告王。王闻令捕烧者。得已集百姓令截
    其手。法师将欲劝善不忍毁其支体救
    之。王乃重笞之逐出都外。自是上下肃然
    咸求信事。遂设大会度人居寺。其革变邪
    心诱开?渌姿?饺绱恕S治魅?儆嗬?br> 至屈霜(去声)[仁-二+尔]迦国。又西二百余里至喝捍
    国(唐言东安国)。又西四百里至捕喝国(唐言中安国)。又
    西百余里至伐地国(唐言西安国)。又西五百里至
    货利习弥伽国。国东临缚刍河。又西南三
    百余里至羯霜(去声)那国(唐言史国)。又西南二百
    里入山。山路深险才通人步。复无水草。山
    行三百余里入铁门。峰壁狭峭而崖石多铁
    矿。依之为门扉。又铸铁为铃多悬于上。
    故以为名。即突厥之关塞也。出铁门至睹
    货罗国(旧曰吐火罗讹也)。自此数百里渡缚刍河至
    活国。即叶护可汗长子?於壬?设者官名也)所居之
    地。又是高昌王妹婿。高昌王有书至其所。
    比法师到。公主可贺敦已死。?於壬栌植 ?br> 闻法师从高昌来。又得书与男女等呜
    咽不能止。因请法师曰。弟子见师目明。
    愿少停息。若差自送师到婆罗门国。时更有
    一梵僧至。为诵咒患得渐除。其后娶可贺
    敦。年少受前儿嘱。因药以杀其夫设。既死
    高昌公主男小。遂被前儿特勤纂立为设。
    仍妻其后母。为逢丧故淹留月余。彼有沙
    门名达摩僧伽。游学印度。葱岭已西推为
    法匠。其疏勒于阗之僧无敢对谈者。法师欲
    知其学深浅。使人问师解几部经论。诸
    弟子等闻皆怒。达摩笑曰。我尽解随意所
    问。法师知不学大乘。就小教婆沙等问数
    科。不是好通。因谢服。门人皆惭。从是相见
    欢喜。处处誉赞言。己不能及。时新设既立。
    法师从求使人及邬落。欲南进向婆罗门
    国。设云。弟子所部有缚喝国。北临缚刍
    河。人谓小王舍城。极多圣迹。愿师暂往观
    礼。然后取乘南去。时缚喝僧数十人闻旧
    设死子又立。共来吊慰。法师与相见言其
    意。彼曰。即当便去。彼有好路。若更来此
    徒为迂会。法师从其言。即与设辞。取乘随
    彼僧去。既至观其城邑郊郭显敞川野腴润
    实为胜地。伽蓝百所。僧徒三千余人。皆小乘
    学。城外西南有纳缚伽蓝(唐言新)。装严甚丽。伽
    蓝内佛堂中有佛澡罐。量可斗余。又有佛
    齿长一寸广八九分色黄白。每有光瑞。又
    有佛扫帚。迦奢草作。长三尺余围可七寸。其
    帚柄饰以杂宝。此三事斋日每出道俗观礼。
    至诚者感发神光。伽蓝北有?堵波高二百
    余尺。伽蓝西南有一精庐。建立多年居中行
    道。证四果者世世无绝。涅??后皆有塔记。
    基址接连数百余矣。大城西北五十里至提
    谓城。城北四十里有波利城。城中有二?堵
    波高三丈。昔佛初成道。受此二长者糗蜜。
    初闻五戒十善。并请供养如来。当授发爪
    令造塔。及造塔仪式。二长者将还本国
    营建灵刹即此也。城西七十余里有?堵
    波高逾二丈。过去迦叶佛时作也。纳缚伽蓝
    有磔迦国。小乘三藏名般若羯罗(唐言慧性)。闻
    缚喝国多有圣迹。故来礼敬。其人聪慧尚
    学。少而英爽钻研九部游泳四含。义解之
    声周闻印度。其小乘阿?炒锬ュ妊泳闵崃?br> 足阿?酬嫉任薏幌?铩<任欧ㄊυ独辞?br> 法。相见甚欢。法师因申疑滞约俱舍婆沙
    等问之。其酬对甚精熟。遂停月余。就读??br> 婆沙论。伽蓝又有二小乘三藏达摩毕利
    (唐言法爱)达摩羯罗(唐言法性)。皆彼所宗重。睹法师
    神彩明秀极加敬仰。时缚喝西南有锐末
    陀胡??健国。其王闻法师从远国来。皆遣
    贵臣拜请过国受供养。辞不行。使人往来
    再三。不得已而赴。王甚喜。乃陈金宝饮食
    施法师。法师皆不受而返。自缚喝南行。
    与慧性法师相随入揭职国。东南入大雪
    山。行六百余里出睹货罗境入梵衍那国。
    国东西二千余里。在雪山中。涂路艰危倍于
    ?R碛之地。凝云飞雪曾不暂霁。或逢尤甚之
    处则平途数丈。故宋王称西方之难增
    冰峨峨飞雪千里即此也。嗟乎若不为众生
    求无上正法者。宁有禀父母遗体而游此
    哉。昔王遵登九折之阪。自云我为汉室忠
    臣。法师今涉雪岭求经。亦可谓如来真子
    矣。如是渐到梵衍都城。有伽蓝十余所僧
    徒数千人。学小乘出世说部。梵衍王出迎
    延过宫供养。累日方出。彼有摩诃僧只部
    学僧阿梨耶驮婆(唐言圣使)阿梨耶斯那(唐言圣军)。并
    深知法相。见法师惊叹。脂那远国有如
    是僧。相引处处礼观?@?ゲ灰选M醭嵌??br> 山阿有立石像。高百五十尺。像东有伽蓝。
    伽蓝东有?石释迦立像。高一百尺。伽蓝内
    有佛入涅??卧像。长一千尺。并装严微妙。
    此东南行二百余里。度大雪山至小川。有
    伽蓝中有佛齿及劫初时独觉齿。长五寸广
    减四寸。复有金轮王齿。长三寸广二寸。商
    诺迦缚娑(旧曰商那和修讹也)所持铁钵。量可八九升。
    及僧伽胝衣赤绛色。其人五百身中阴生阴。
    恒服此衣从胎俱出。后变为袈裟。因缘广
    如别传。如是经十五日出梵衍。二日逢雪
    迷失道路。至一小沙岭遇猎人示道。度
    黑山至迦毕试境国。周四千余里。北背雪
    山。王则刹利种也。明略有威统十余国。将
    至其都王共诸僧并出城来迎。伽蓝百余
    所。诸僧相诤各欲邀过。所住有一小乘寺
    名沙落迦。相传云。是昔汉天子子质于此
    时作也。其寺僧言。我寺本汉天子儿作。今从
    彼来。先宜过我寺。法师见其殷至。又同
    侣慧性法师是小乘僧。意复不欲居大乘
    寺。遂即就停。质子造寺时。又藏无量珍宝
    于佛院东门南大神王足下。拟后修补伽蓝。
    诸僧荷恩。处处屋壁图画质子之形。解安居
    日复为讲诵树福。代代相传于今未息。近
    有恶王贪暴欲夺僧宝。使人掘神足下。地
    便大动。其神顶上有鹦鹉鸟像。见其发掘
    振羽惊鸣。王及军众皆悉闷倒惧而还退。
    寺有?堵波相轮摧毁。僧欲取宝修营。地
    还振吼无敢近者。法师既至众皆聚集。共
    请法师陈说先事。法师共到神所焚香告
    曰。质子原藏此宝拟营功德。今开施用诚
    是其时。愿鉴无妄之心。少戢威严之德。
    如蒙许者奘自观开。称知斤数以付所
    司。如法修造不令虚费。唯神之灵愿垂
    体察。言讫命人掘之夷然无患。深七八尺
    得一大铜器。中有黄金数百斤明珠数十颗。
    大众欢喜无不嗟伏。法师即于寺夏坐。其
    王轻艺罗信重大乘乐观讲诵。乃屈法
    师及慧性三藏于一大乘寺法集。彼有大
    乘三藏名秣奴若瞿沙(唐言如意声)萨婆多部
    僧阿黎耶伐摩(唐言圣曹)弥沙塞部僧求那跋
    陀(唐言德贤)。皆是彼之称首。然学不兼通。大小各
    别。虽精一理终偏有所长。唯法师备识
    众教。随其来问各依部答。咸皆惬伏。如
    是五日方散。王甚喜以纯锦五匹别施法
    师。以外各各有差。于沙落迦安居讫。其慧
    性法师重为睹货罗王请却还。法师与别。
    东进行六百余里越黑岭。入北印度境至
    滥波国。国周千余里。伽蓝十所。僧徒皆学
    大乘。停三日。南行至一小岭。岭有?堵波。
    是佛昔从南步行到此住立。后人敬恋故建
    兹塔。自斯以北境域皆号蔑戾车(唐言边地)。如
    来欲有教化乘空往来不复履地。若步行
    时地便倾动故也。从此南二十余里。下岭
    济河至那揭罗喝国(北印度境)。大城东南二里
    有?堵波。高三百余尺。无忧王所造。是释迦
    菩萨于第二僧只遇然灯佛。敷鹿皮衣及
    布发掩泥得受记处。虽经劫坏此迹恒存。
    天散众华常为供养。法师至彼礼拜旋?。
    傍有老僧为法师说建塔因缘。法师问曰。
    菩萨布发之时。既是第二僧只。从第二僧
    只。至第三僧只。中间经无量劫。一一劫中
    世界有多成坏。如火灾起时苏迷卢山尚
    为灰烬。如何此迹独得无亏。答曰。世界坏
    时此亦随坏。世界成时当其旧处迹现如
    本。且如苏迷卢山坏已还有。在乎圣迹何
    得独无。以此校之不烦疑也。亦为名
    答。次西南十余里有?堵波。是佛买华处。
    又东南度沙岭十余里到佛顶骨城。城有
    重阁。第二阁中有七宝小塔。如来顶骨在
    中。骨周一尺二寸。发孔分明其色黄白。盛
    以宝函。但欲知罪福相者。摩香末为泥
    以帛练裹隐于骨上随其所得以定吉凶。
    法师即得菩提树像。所将二沙弥大者得
    佛像。小者得莲华像。其守骨婆罗门欢喜。
    向法师弹指散花云。师所得甚为希有。是
    表有菩提之分。复有髑髅骨塔。骨状如荷
    叶。复有佛眼睛。睛大如柰。光明晖赫彻
    烛函外。复有佛僧伽胝。上妙细[叠*毛]所作。复
    有佛锡杖。白铁为环。?钐次?ァ7ㄊ?缘?br> 礼拜尽其哀敬。因施金钱五十银钱一千
    绮幡四口锦两端法服二具。散众杂华辞拜
    而出。又闻灯光城西南二十余里有瞿波罗
    龙王所住之窟。如来昔日降伏此龙。因留影
    在中。法师欲往礼拜。承其道路荒阻又多
    盗贼。二三年已来人往多不得见。以故去
    者稀疏。法师欲往礼拜。时迦毕试国所送使
    人贪其速还。不愿淹留。劝不令去。法师报
    曰。如来真身之影亿劫难逢。宁有至此不
    往礼拜。汝等且渐进。奘暂到即来。于是独去
    至灯光城。入一伽蓝问访途路。觅人相
    引无一肯者。后见一小儿云。寺庄近彼。
    今送师到庄。即与同去到庄宿。得一老人
    知其处所。相引而发。行数里有五贼人拔
    刃而至。法师即去帽现其法服。贼云。师欲
    何去。答欲礼拜佛影。贼云。师不闻此有贼
    耶。答云。贼者人也。今为礼佛。虽猛兽盈衢
    奘犹不惧。况檀越之辈是人乎。贼遂发心
    随往礼拜。既至窟所。窟在石涧东壁。门向
    西。开窥之窈冥一无所睹。老人云。师直入
    触东壁讫却行五十步许。正东而观影在
    其处。法师入信足而前可五十步。果触东
    壁讫却立。至诚而礼百余拜。一无所见。自
    责障累悲号懊惚。更至心礼诵胜?等诸
    经赞佛偈颂。随赞随礼。复百余拜。见东壁
    现如钵许大光。倏而还灭。悲喜更礼。复有
    ??许大光现。现已还灭。益增感慕。自誓
    若不见世尊影终不移此地。如是更二百
    余拜。遂一窟大明见如来影皎然在壁。如
    开云雾。忽睹金山。妙相熙融神姿晃昱。瞻
    仰庆跃不知所譬。佛身及袈裟并赤黄色。
    自膝已上相好极明。华座已下稍似微昧。
    膝左右及背后菩萨圣僧等影亦皆具有。见
    已遥命门外六人将火入烧香。比火至?H
    然佛影还隐。急令绝火更请方乃重现。六
    人中五人得见。一人竟无所睹。如是可
    半食顷了了明见。得申礼赞供散华香
    讫光灭。尔乃辞出。所送婆罗门欢喜叹未
    曾有。云非师志诚愿力之厚无致此也。窟
    门外更有众多圣迹。说如别传。相与归还。
    彼五贼皆毁刀杖受戒而别。从此复与伴
    合。东南山行五百余里至健陀逻国(旧云健陀卫讹
    也。北印度境也)。其国东临信度河。都城号布路沙布
    罗。国多贤圣。古来作论诸师。那罗延天。无
    着菩萨。世亲菩萨。法救。如意。胁尊者等。皆
    此所出也。王城东北有置佛钵宝台。钵后
    流移诸国。今现在波刺??斯国。城外东南
    八九里有毕钵罗树。高百余尺。过去四佛。并
    坐其下。现有四如来像。当来九百九十六佛
    亦当坐焉。其侧又有?堵波。是迦腻色迦王
    所造。高四百尺。基周一里半。高一百五十
    尺。其上起金铜相轮二十五层中有如来
    舍利一斛。大?堵波西南百余步有白石像。
    高一丈八尺。北面立。极多灵瑞。往往有人
    见像夜?大塔经行。迦腻色迦伽蓝东北百
    余里。渡大河至布色羯罗伐底城。城东有
    ?堵波。无忧王所造。即过去四佛说法处
    也。城北四五里伽蓝内有?堵波。高二百余
    尺。无忧王所立。即释迦佛昔行菩萨道时。
    乐行惠施。于此国千生为王即千生舍眼
    处。此等圣迹无量。法师皆得观礼。自高昌
    王所施金银绫绢衣服等。所至大塔大伽蓝
    处。皆分留供养申诚而去。从此又到乌铎
    迦汉荼城。城北陟履山川行六百余里入
    乌仗那国(唐言苑。昔阿轮迦王之苑也。旧称乌长讹也)夹苏婆萨堵
    河。昔有伽蓝一千四百所。僧徒一万八千。今
    并荒芜减少。其僧律仪传训有五部焉。一法
    密部。二化地部。三饮光部。四说一切有部。五
    大众部。其王多居瞢揭厘城。人物丰盛。城东
    四五里有大?堵波。多有奇瑞。是佛昔作
    忍辱仙人为羯利王(唐言斗诤。旧曰歌利讹也)割截身
    体处。城东北二百五十里。入大山至阿波逻
    罗龙泉。即苏婆河之上源也。西南流其地寒
    冷春夏恒冻。暮即雪飞。仍含五色。霏霏舞乱
    如杂华焉。龙泉西南三十余里。水北岸磐石
    上有佛脚迹。随人福愿量有?短。是佛昔
    伏阿波逻罗龙时。至此留迹而去。顺流下
    三十余里有如来濯衣石。袈裟条叶文相宛
    然。城南四百余里至醯罗山。是如来昔闻半
    偈(旧曰偈梵文略也。或曰偈陀。梵文讹也。今从正宜云伽陀。伽陀唐言颂。有三十二
    言也)报药叉之恩舍身下处。瞢揭厘城西五
    十里渡大河至虑醯?戾?唐言赤)?堵波。高十
    余丈。无忧王所造。是如来往昔作慈力王
    时。以刀刺身[饥-几+卜]五药叉处(旧云夜叉讹也)。城东北
    三十余里至遏部多(唐言奇特)石?堵波。高三十
    尺。在昔佛于此为人天说法。佛去后自然
    踊生此塔。塔西渡大河三四里至一精舍。有
    阿缚卢枳多伊湿伐罗菩萨像(唐言观自在。合字连声梵
    语如上分文而言即阿缚卢枳多。译曰观。伊湿伐罗。译曰自在。旧云光世音。或观世音。或观世音自
    在。皆讹也)威灵极着。城东北闻说有人登越山
    谷逆上徙多河。涂路危险攀缘[糸*恒]缫践
    蹑飞梁。可行千余里至达丽罗川。即乌杖
    那旧都也。其川中大伽蓝侧有刻木慈氏菩
    萨像。金色庄严高百余尺。末田底加(旧曰末田地讹)
    阿罗汉所造。彼以神通力将匠人升睹史
    多天(旧曰兜率陀讹也)亲观妙相往来三返尔乃功
    毕。自乌铎迦汉茶城南渡信渡河。河广
    三四里流极清急。毒龙恶兽多窟其中。有
    持印度奇宝名花及舍利渡者。船辄覆没。
    渡此河至?觳媸悸薰?北印度境)。其城北十二
    三里有?堵波。无忧王所建。每放神光。是
    如来昔行菩萨道为大国王。号战达罗钵
    刺婆(唐言月光)。志求菩提舍千头处。塔侧有
    伽蓝。昔经部师拘摩逻多(唐言童寿)。于此制造
    众论。从此东南七百余里闻有僧诃补罗
    国(北印度境)。又从?觳媸悸薇苯缍尚哦群印6?br> 南行二百余里经大石门。是昔摩诃萨?释?br> 子。于此舍身[饥-几+卜]饿乌择(音徒)七子处。其地
    先为王子身血所染。今犹绛赤。草木亦然。
    又从此东南山行五百余里。至乌刺叉国。
    又东南登危险度铁桥行千余里至迦湿
    弥罗国(旧曰?宾讹也)。其都城西临大河。伽蓝百所
    僧五千余人。有四?堵波。崇高壮丽。无忧王
    所建。各有如来舍利斗余。法师初入其境
    至石门。彼国西门也。王遣母弟将车马来
    迎。入石门已历诸伽蓝。礼拜到一寺宿。寺
    名护瑟迦罗。其夜众僧皆梦神人告曰。此
    客僧从摩诃脂那国来。欲学经印度。观
    礼圣迹师禀未闻。其人既为法来。有无量
    善神随逐现在于此。师等宿福为远人所
    慕。宜勤诵习令他赞仰。如何懈怠沈没睡
    眠诸僧闻已各各惊寤。经行禅诵至旦。并
    来说其因缘礼敬逾肃。如是数日渐近王
    城。离可一由旬到达摩舍罗(唐言福舍王教所立使招
    延行旅给瞻贫乏也)。王率群臣及都内僧诣福舍相
    迎羽从千余人。幢盖盈涂烟华满路。既至相
    见礼赞殷厚。自手以无量华供养散讫。请
    乘大象相随而进。至都止?耶因陀罗寺
    (寺王舅所立也)。明日请入宫供养。并命大德僧称
    等数十人食讫。王请开讲令法师论难。观
    之甚喜。又承远来慕学寻读无本。遂给书
    手二十人令写经论。别给五人供承驱使。
    资待所须事事公给。彼僧称法师者。高行
    之人。戒禁淳洁思理淹深。多闻总持才睿神
    茂。而性爱贤重士。既属上宾盱衡延纳。法
    师亦倾心谘禀晓夜无疲。因请讲授诸
    论。彼公是时年向七十。气力已衰。庆逢神
    器乃励力敷扬。自午已前讲俱舍论。自午
    已后讲顺正理论。初夜后讲因明声明论。由
    是境内学人无不悉集。法师随其所说领
    悟无遗。研幽击节尽其神秘。彼公欢喜叹
    赏无极。谓众人曰。此脂那僧智力宏赡。顾
    此众中无能出者。以其明懿足继世亲昆季
    之风。所恨生乎远国不早接圣贤遗芳耳。
    时众中有大乘学僧?呈?由??唐言净师子)
    辰那饭茶(唐言最胜亲)萨婆多学僧苏伽蜜多
    罗(唐言如来友)婆苏蜜多罗(唐言世友)僧只部学僧苏
    利耶提婆(唐言日天)辰那?炻叨?唐言最胜救)。其国先
    来尚学。而此僧等皆道业坚贞才解英富
    比方僧称虽不及。比诸人足有余。既
    见法师为大匠褒扬。无不发愤难诘法师。
    法师亦明目酬对无所蹇滞。由是诸贤
    亦率惭服。其国先是龙池。佛涅??后第五十
    年。阿难弟子末田底迦阿罗汉。教化龙王舍
    池立五百伽蓝召诸贤圣于中住止。受龙
    供养。其后健陀罗国迦腻色迦王。如来灭后
    第四百年。因胁尊者请诸圣众内穷三藏
    外达五明者。得四百九十九人。及尊者世
    友合五百贤圣。于此结集三藏。先造十万
    颂邬波第铄论(旧曰优波提舍讹也)释素?炖虏?旧曰
    修多罗讹也)。次造十万颂?宠鸵?称派陈邸J??br> 柰耶藏(旧曰?骋?镆?。次造十万颂阿?炒锬??br> 婆沙论。释阿?炒锬ゲ?或曰阿?酬级镆?。凡三十万
    颂。九十六万言。王以赤铜为?镂写论文
    石函封记。建大?堵波而储其中。命药叉
    神守护。奥义重明此之力也。如是停留首尾
    二年。学诸经论礼圣迹已乃辞出。西南
    逾涉山涧行七百里至半?(奴故)嗟国。从
    此东南行四百余里至遏逻?补罗国(北印
    度境)。从此东南下山渡水行七百余里至砾
    迦国(北印度境)。自蓝波至于此土。其俗既住边
    荒仪服语言稍殊印度。有鄙薄之风焉。自
    出曷逻?补罗国。经三日渡?畲锫奁?br> 伽河(此云月分)。到?耶补罗城宿于外道寺。
    寺在城西门外。是时徒侣二十余人。后日进
    到奢羯罗城。城中有伽蓝。僧徒百余人。昔
    世亲菩萨于中制胜义谛论。其侧有?堵
    波。高二百尺。是过去四佛说法之处。见有经
    行遗迹。从此出那罗僧诃城。东至波罗奢
    大林中逢群贼五十余人。法师及伴所将衣
    资劫夺都尽。仍挥刀驱就道南枯池欲总
    屠害。其池多有逢棘萝蔓。法师所将沙弥
    遂映刺林。见池南岸有水穴堪容人过。私
    告法师。师即相与透出。东南疾走可二三
    里。遇一婆罗门耕地告之被贼。彼闻惊愕。
    即解牛与法师向村吹贝。声鼓相命得八
    十余人。各将器仗急往贼所。贼见众人逃
    散各入林间。法师遂到池解众人缚。又从
    诸人施衣分与。相携投村宿。诸人悲泣。
    犹法师笑无忧戚。同侣问曰。行路衣资贼掠
    俱尽。唯余性命仅而获存。困弊艰危理极
    于此。所以却思林中之事不觉悲伤。法师
    何因不共忧之倒为欣笑。答曰。居生之贵
    唯乎性命。性命既在余何所忧。故我土俗
    书云。天地之大宝曰生。生之既在则大宝
    不亡。小小衣资何足忧吝。由是徒侣感悟
    其澄陂之量浑之不浊如此。明日到砾
    迦国东境至一大城。城西道北有大?罗
    林。林中有一七百岁婆罗门。及至观之可
    三十许。质状魁梧神理淹审。明中百诸论
    善吠陀等书。有二侍者各百余岁。法师与
    相见延纳甚欢。又承被贼。即遣一侍者命
    城中信佛法人令为法师造食。其城有
    数千户。信佛者盖少。宗事外道者极多。
    法师在迦湿弥罗时。声誉已远诸国皆知。
    其使乃遍城中告唱云。支那国僧来。近处被
    贼衣服总尽。诸人宜共知时。福力所感遂
    使邪党革心。有豪杰等三百余人。闻已各
    将斑[叠*毛]布一端并奉饮食恭敬而至。俱积
    于前拜跪问讯。法师为咒愿并说报应因果。
    令诸人等皆发道意。弃邪归正。相对笑语
    舞跃而还。长年叹未曾有。于是以[叠*毛]布分
    给诸人。各得数具。衣直犹用之不尽。以
    五十端布奉施长年。仍就停一月学经百
    论广百论。其人是龙猛弟子。亲得师承说
    甚明净。又从此东行五百余里至那仆
    底国。诣突舍萨那寺。有大德?衬宥嗖Ю?br> 婆(此云调伏光。即北印度王子)。好风仪善三藏。自造五蕴论
    释唯识三十论释。因住十四月学对法论显
    宗论理门论等。大城东南行五十余里至答
    秣苏伐那僧伽蓝(唐言?林)。僧徒三百余人。学
    说一切有部。贤劫千佛皆当于此地集人
    天说法。释迦如来涅??后第三百年中有迦
    多衍那(旧曰迦旃延讹也)论师。于此制发智论。从
    此东北行百四五十里至?烂达那国(北印度境)。
    入其国诣那伽罗驮那寺。有大德旃达罗
    伐摩(此云月胄)。善究三藏。因就停四月学众事
    分?称派场4哟硕?毙械锹奈?M行七百
    余里。至屈(居勿反)露多国(北印度境)。自屈露多国
    南行七百余里。越山济河至设多图卢国
    (北印度境)。从此西南行八百余里。至波理夜
    ?炻薰?中印度境)。从此东行五百余里。至秣兔
    罗国(中印度境)。释迦如来诸圣弟子舍利子等遗身
    ?堵波谓舍利子(旧曰舍梨子。又曰舍利弗。皆讹也)没特伽罗
    子(旧曰目干连。讹也)等塔皆现在。咀丽衍尼弗?炻?br> (唐言满慈子。旧曰弥多罗尼子。讹略也)。优婆厘。阿难陀。罗怙罗
    (旧曰罗[目*侯]罗。又曰罗云皆讹也)及曼殊室利(唐言妙吉祥。旧曰濡首。又曰文殊师利。
    又言曼殊尸利。译曰妙德讹也)。如是等诸?堵波。每岁修
    福之日。僧徒相率随所宗事而修供养。阿
    ?炒锬ブ诠┭?崂?印O岸ㄖ?焦┭??br> 特伽罗子。诵持经者供养满慈子。学?宠?br> 耶。众供养优波厘。诸比丘尼供养阿难。
    未受具戒者供养罗怙罗。学大乘者供养
    诸菩萨。城东五六里至一山伽蓝。尊者乌
    波鞠多(唐言近护)之所建也。其中爪发舍利。伽
    蓝北岩有石室。高二十余尺。广三十余尺四
    寸。细筹填积其内。尊者近护说法悟道夫
    妻俱证阿罗汉果者。乃下一筹。单己及别
    族者虽证不记。从此东北行五百余里。至
    萨他泥湿伐罗国(中印度境)。又东行四百余里。
    至禄勒那国(中印度境)。东临??伽河。北背大
    山。阎牟那河。中境而流。又河东行八百余里。
    至??伽河源。广三四里。东南流入海处。广
    十余里。其味甘美细沙随流。彼俗书记谓之
    福水。就中沐浴罪??销除。啜波[口*敕]流则殃灾
    殄灭。没而死者即生天受福。愚夫愚妇常
    集河滨。皆外道邪言无其实也。后提婆菩
    萨示其正理。方始停绝。国有大德。名?耶
    鞠多。善闲三藏。法师遂住一冬半春。就听
    经部?称派称?6珊佣?吨溜鞯撞孤薰??br> 其王戍陀罗种也。伽蓝十余所。僧徒八百
    余人。皆学小乘一切有部。大城南四五里
    有小伽蓝。僧徒五十余人。昔瞿??钵剌婆
    (唐言德光)论师。于此作辩真等论凡百余部。论
    师是钵伐多国人。本习大乘。后退学小。时
    提婆犀那(唐言天军)阿罗汉。往来睹史多天。德
    光愿见慈氏决诸疑滞。请天军以神力
    接上天宫。既见慈氏揖而不礼。言我出家
    具戒。慈氏处天同俗礼敬非宜。如是往来
    三返皆不致礼。既我慢自高。疑亦不决。德
    光伽蓝南三四里有伽蓝。僧二百余人。并小
    乘学。是众贤论师寿终处。论师本迦湿弥罗
    国人。博学高才明一切有部?称派场J笔狼?br> 菩萨亦以?敝嵌辔拧O茸靼?炒锬ゾ闵崧邸?br> 破?称派呈λ?础@戆挛幕?N饔蜓?侥?br> 不赞仰。爰至鬼神亦皆讲习。众贤览而心
    愤。又十二年覃思作俱舍雹论二万五千颂
    八十万言造讫欲与世亲面定是非。未果
    而终。世亲后见其论叹有知解。言其思力
    不减?称派持?谝病K淙簧跛澄乙逡嗣?br> 顺正理论。遂依行焉。众贤死后。于?没罗
    林中起?堵波。今犹见在。林侧又有?堵
    波。是?衬┞廾鄱嗦?唐言无垢称)论师遗身处。
    论师迦湿弥罗国人。于说一切有部出家。
    游五印度学穷三藏。将归本国。涂次众贤
    之塔。悲其著述未及显扬奄便逝殁。因自
    誓更造诸论破大乘义。灭世亲名。使论师
    之旨永传遐代。说此语已心智狂乱。五舌重
    出遍体血流。自知此苦原由恶见。裁书忏
    悔。劝诸同侣勿谤大乘。言终气绝。当死
    之处地陷为坑。其国有大德名蜜多斯
    那。年九十即德光论师弟子。善闲三藏。法师
    又半春一夏。就学萨婆多部怛?嗜?茴迓?br> (唐言辩真论。二万五千颂德光所造也)随发智论等。又从此北行
    三百余里。至婆罗吸摩补罗国(中印度)。又此
    东南行四百余里。至醯掣怛罗国(中印度)。又南
    行二百余里渡??伽河。西南至?陈弈??国
    (中印度境)。又东行二百余里至劫比他国(中印度)。城
    东二十余里有大伽蓝。院内有三宝阶。南
    北列面东西下。是佛昔于忉利天为摩耶
    夫人说法讫归赡部洲下处。中是黄金。左
    是水精。右是白银。如来起善法堂。将诸天
    众蹑中阶而下。大梵天王执白拂履银阶
    处右。天帝释持宝盖蹈水精阶居左。是时
    百千天众诸大菩萨陪随而下。自数百年前
    犹有阶级。今并沦没。后王恋慕垒?t石
    拟其状。饰以杂宝。见高七十余尺。上起精
    舍。中有石佛像。左右有释梵之像。并仿先
    仪式彰如在。傍有石柱高七丈。无忧王所
    立。傍有石基长五十余步。高七尺。是佛昔
    经行处。从此西北行二百里至羯若鞠?国
    (唐言曲女城。中印度)。国周四千里。都城西临??伽河。长
    二十余里。广五六里。伽蓝百余所。僧徒
    万余人。大小俱学。其王吠奢种也。字曷利沙
    伐弹那(唐言喜增)。父字波罗羯逻伐弹那(唐言作增)。
    先兄字遏罗?伐弹那(唐言王增)。喜增在位仁
    慈。国人称咏。时东印度羯罗??苏伐剌那
    (唐言金耳)国设赏迦王(唐言同上)。恶其明略而为邻
    患。乃诱而害之。大臣婆尼(唐言明了)及群僚等。
    悲苍生之无主。共立其弟尸罗阿迭多
    (唐言戒日)统承宗庙。王雄姿秀杰算略宏远。德动
    天地义感人神。遂能雪报兄雠牢笼印度。
    威风所及礼教所沾。无不归德。天下既定
    黎庶斯安。于是戢武韬戈营树福业。敕其
    境内无得杀生。凡厥元元普令断肉。随
    有圣迹皆建伽蓝。岁三七日遍供众僧。五
    年一陈无遮大会。府库所积并充檀舍。详
    其所行须达??之流矣。城西北有?堵波。高
    二百余尺。东南六七里??伽河南有?堵
    波。高二百余尺。并无忧王所造。皆是佛昔
    说法处也。法师入其国。到跋达逻?弛??br> 寺住三月依?忱胍??侨?囟练鹗?称?br> 沙。日胄?称派称?/p>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第二

  赞助、流通、见闻、随喜者,及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依佛菩萨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愿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乐,无诸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天涅槃正路。家门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获本妙心。兵戈永息,礼让兴行,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四恩总报,三有齐资,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生生世世永离恶道,离一切苦得究竟乐,得遇佛菩萨、正法、清净善知识,临终无一切障碍而往生有缘之佛净土,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

免责声明:本网站为佛教网站,非赢利性网站,内容多转载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网站所有文章、内容,转载,功德无量。(未经允许,禁止复制网站模板)

联系QQ:  站长信箱:zgddfj@163.com

[京ICP备16063509号-1]

得雅他 贝堪则 贝堪则 玛哈贝堪则 惹杂萨目 嘎喋 梭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