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中国当代佛教网-藏经阁!

微博 微信
欢迎关注
中国当代佛教网公众号
客服

注册登录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史传部二 >
  • 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第四

      起瞻波国终迦摩缕波国王请
    自此顺??伽河南岸。东行三百余里。至瞻
    波国(中印度境)。伽蓝十所。僧徒二百余人。习小
    乘教。城垒[专*瓦]高数丈。基隍深阔极为崇固。
    昔者劫初人皆穴处。后有天女下降人中。
    游??伽河浴。水灵触身生四子。分王赡部
    洲。别疆界筑闾邑。此则一子之都。国南界
    数十由旬有大山林。幽茂连绵二百余里。其
    间多有野象。数百为群。故伊烂??瞻波二
    国。象军最多。每于此林令象师调捕充国
    乘用。又丰豺兕黑豹人无敢行。相传云。
    先佛未出之时有一放牛人。牧数百头牛。
    驱至林中。有一牛离群独去常失不知所
    在。至日暮欲归。还到群内。而光色姝悦鸣
    吼异常。诸牛咸畏无敢处其前者。如是多
    日牧牛人怪其所以。私候目之。须臾还去。
    遂逐观之。见牛入一石孔。人亦随入可
    四五里豁然大明。林野光华多异花果。烂然
    溢目。并非俗内所见。牛于一处食草。草
    色香润亦人间所无。其人见诸果树黄赤
    如金香而且大。乃摘取一颗。心虽贪爱仍
    惧不敢食。少时牛出人亦随归。至石孔未
    出之间。有一恶鬼夺其果留。牧牛人以此
    问一大医并说果状。医言。不可即食。宜
    方便将一出来。后日复随牛入。还摘一颗
    怀欲将归。鬼复遮夺。其人以果内于口中。
    鬼复撮其喉。人即咽之果既入腹。身遂洪
    大。头虽得出身犹在孔竟不得归。后家人
    寻访见其形变无不惊惧。然尚能语说其
    所由。家人归还多命手力欲共出之。竟无
    移动。国王闻之自观虑为后患。遣人掘挽
    亦不能动。年月既久渐变为石。犹有人状。
    后更有王知其为仙果所变。谓侍臣曰。彼
    既因药身变。即身是药。观虽是石其体终
    是神灵。宜遣人将锤钻?廴∩傩斫?础?br> 臣奉王命。与工匠往尽力镌凿。凡经一旬
    不得一斤。今犹现在。自此东行四百余里
    至羯末?熘宦薰?中印度境)。寻礼圣迹伽蓝六
    七所。僧徒三百余人。自此东度??伽河。行
    六百余里至奔那伐弹那国(南印度境)。寻礼圣迹。
    伽蓝二十余所。僧三千余人。大小乘兼学。城
    西二十余里有跋??婆伽蓝。台阁壮峻。僧
    徒七百人。其侧有?堵波。无忧王所建。昔
    如来在此三月说法处。数放光明。又有四
    佛经行之迹。傍有精舍。中有观自在菩萨
    像。至诚祈请无愿不遂。自此东南行九百
    余里。至羯罗??苏伐剌那国(东印度境)。伽蓝十
    余所。僧徒三百余人。学小乘正量部法。别
    有三伽蓝不食乳酪。此承提婆达多遗教
    也。大城侧有络多末知僧伽蓝(唐言赤泥)。即
    往昔此国未有佛法时。南印度沙门客游
    此国。降挫?腹外道邪论已。国王为立。其
    侧又有?堵波。无忧王所建。是佛昔于此
    七日说法处。从此东南出至三摩怛吒国
    (东印度境)。滨近大海气序和畅。伽蓝三十余所。
    僧徒二千余人。习上座部义。天祠外道其
    徒亦众。去城不远有?堵波。无忧王所建。
    昔佛为诸人天于此七日说法处。去此不
    远又有伽蓝。中有青玉佛像。高八尺。相好
    端严。常有自然妙香芬馨满院。五色光瑞
    往往烛天。凡预见闻无不深发道意。从
    此东北海滨山谷间有室利差怛罗国。次东
    南海隅有迦摩浪迦国。次东有堕罗钵底
    国。次东有伊赏那补罗国。次东有摩诃瞻波
    国(此云林邑)。次西有阎摩那洲国。凡此六国山
    海深远。虽不入其境而风俗可知。自此
    三摩怛吒国。西行九百余里至耽摩栗底国
    (东印度境)。居近海隅。伽蓝十余所。僧徒千余人。
    城侧有?堵波。高二百余尺。无忧王所建。
    傍有过去四佛经行遗迹。是时闻海中有僧
    伽罗国(此云执师子也)。有明上座部三藏及解瑜
    伽论者。涉海路七百由旬。方可达彼。未
    去间逢南印度僧。相劝云。往师子国者不
    须水路。海中多有恶风药叉涛波之难。可
    从南印度东南角水路三日行即到。虽复
    跋履山川然用为安稳。并得观乌荼等
    诸国圣迹。法师即西南向乌茶国(东印度境)。伽蓝
    百余所。僧徒万余人。学大乘法。亦有天祠
    外道。邪正杂居。?堵波十余所。皆无忧王所
    建。灵相间起。国东南境临大海有折利怛
    罗城(唐言发行)。即入海商人及远方客旅。往来
    停止之路。南去僧伽罗国二万余里。每夜
    静无云之时。遥望见彼佛牙?堵波上宝
    珠光明?兹蛔此瓶罩行侵颉W源宋髂洗?br> 林中。行千二百余里至恭御陀国(东印度)。从
    此西南行大荒林千四五百里至羯[饥-几+??(力曾
    反)伽国(南印度境)。伽蓝十余所。僧五百余人。学上
    座部法。往昔人极殷稠。为扰触一五通仙
    人。仙人?忿以恶咒残害国人。少长俱死。
    后余处稍渐迁居。犹未充实。自此西北行
    千八百余里至南?x萨罗国(中印度境)。王刹帝利
    也。崇敬佛法爱尚学艺。伽蓝百所。僧徒万
    人。天祠外道颇亦殷杂。城南不远有故伽
    蓝。傍有?堵波。无忧王所立。昔者如来于
    此处现大神变降挫外道。后龙猛菩萨止
    此伽蓝时。此国王号娑多婆诃(唐言引正)。珍敬
    龙猛供卫甚厚。时提婆菩萨自执师子国
    来求论难。造门请通。门司为白。龙猛素知
    其名。遂满钵盛水令弟子持出示之。提婆
    见水默而投针。弟子将还。龙猛见已深加喜
    叹曰。水之澄满以方我德。彼来投针遂穷
    其底。若斯人者可与论玄议道嘱以传灯。
    即令引入坐讫。发言往复彼此俱欢。犹鱼水
    相得。龙猛曰。吾衰迈矣。朗辉慧日其在子
    乎。提婆避席礼龙猛足曰。某虽不敏敢承
    慈诲。其国有婆罗门善解因明。法师就停月
    余日读集量论。从此南大林中东南行九百
    余里至案达罗国(南印度境)。城侧有大伽蓝。雕构
    宏壮尊容丽肃。前有石?堵波。高数百尺。阿
    折罗(唐言所行)阿罗汉所造。罗汉伽蓝西南二十
    余里有孤山。上有石?堵波。是陈那(唐言授也)
    菩萨于此作因明论处。从此南行千余里
    至驮那羯磔加国(南印度境)。城东据山有弗
    婆势罗(唐言东山)僧伽蓝。城西据山有阿伐罗势
    罗(唐言西山)僧伽蓝。此国先王为佛造立。穷大
    厦之规式尽林泉之秀丽。天神保护贤圣
    游居。佛涅??千年之内每有千凡夫僧同来
    安居。竟安居已皆证罗汉陵虚而去。千年
    之后凡圣同居。自百余年来。山神易质扰
    恼行人。皆生怖惧无复敢往。由是今悉空
    荒寂无僧侣。城南不远有一大石山。是婆
    ?撤湾?唐言清辩)论师住阿素洛宫待慈氏菩萨
    成佛拟决疑处。法师在其国逢二僧。一名
    苏部底。二名苏利耶。善解大众部三藏。法
    师因就停数月。学大众部根本阿?炒锬?br> 等论。彼亦依法师学大乘诸论。遂结志同
    行巡礼圣迹。自此西行千余里至珠利耶
    国(南印度境)。城东南有?堵波。无忧王所建。是佛
    昔于此地现大神通摧伏外道说法度人
    天处。城西有故伽蓝。是提婆菩萨与此寺
    ?焘??唐言上也)阿罗汉论议。至第七转已去
    罗汉无言。乃窃运神通往都史多宫问
    慈氏菩萨。菩萨为释因告言。彼提婆者植功
    曩久。当于贤劫成等正觉。汝勿轻也。既还
    复解前难。提婆曰。此慈氏菩萨义。非仁者
    自智所得也。罗汉惭服避席礼谢之处。从
    此南经大林行千五六百里。至达罗?齿?br> 国(南印度境)。国大都城号建志补罗。建志城即达
    磨波罗(唐言护法)菩萨本生之处。菩萨此国大臣
    之子。少而爽慧。弱冠之后王爱其才欲妻
    以公主。菩萨久修离欲无心爱染。将成
    之夕特起忧烦。乃于佛像前请祈加护。愿
    脱兹难。而至诚所感有大神王携负而出。
    送离此城数百里置一山寺佛堂中。僧徒来
    见谓之为盗。菩萨自陈由委。闻者惊嗟无
    不重其高志。因即出家。尔后专精正法。遂
    能究通诸部闲于著述。乃造声明杂论二
    万五千颂。又释广百论唯识论及因明数十
    部。并盛宣行。其茂德高才别自有传。建志
    城即印度南海之口。向僧伽罗国水路三日
    行到。未去之间而彼王死。国内饥乱。有大德
    名菩提迷只(抑鸡反)湿伐罗(此云自在觉云)阿跋耶邓
    瑟[??-今+折]罗(此云无畏牙)。如是等三百余僧。来投印
    度到建志城。法师与相见讫。问彼僧曰。承
    彼国大德等解上坐部三藏及瑜伽论。今欲
    往彼参学。师等何因而来。报曰我国王死人
    庶饥荒无可依仗。闻赡部洲丰乐安隐。是
    佛生处多诸圣迹。是故来耳。又知法之辈无
    越我曹。长老有疑随意相问。法师引瑜伽
    要文大节征之。亦不能出戒贤之解。自此
    国界三千余里。闻有秣罗矩吒国(南印度境)。既
    居海侧极丰异宝。其城东有?堵波。无忧
    王所建。昔如来于此说法现大神变度无
    量众处。国南滨海有秣剌耶山。崖谷崇深。
    中有白檀香树?钐?仁-二+尔]婆树。树类白杨。其
    质凉冷。蛇多附之。至冬方蛰用以别檀也。
    又有羯布罗香树。松身异叶花果亦殊。湿
    时无香。采干之后折之中有香。状类云母。
    色如冰雪。此所谓龙脑香也。又闻东北海畔
    有城。自城东南三千余里至僧伽罗国(唐言
    执师子。非印度境也)。国周七千余里。都城周四十余里。
    人户殷稠谷稼滋实。黑小急暴此其俗也。国
    本宝渚多有珍奇。其后南印度有女娉邻
    国。路逢师子王。侍送之人怖畏逃散。唯女
    独在车中。师子来见负女而去。远入深山。
    采果逐禽以用资给。岁月既淹生育男女。
    形虽类人而性暴恶。男渐长大白其母曰。
    我为何类父兽母人。母乃为陈昔事。子曰。
    人畜既殊何不舍去而相守耶。母曰。非不
    有心但无由免脱。子后逐父登履山谷
    察其经涉。他日伺父去远。即担携母妹下
    投人里。至母本国访问舅氏。宗嗣已绝寄
    止村闾。其师子王还不见妻子。愤恚出山
    哮吼人里。男女往来多被其害。百姓以事
    启王。王率四兵简募猛士。将欲围射。师
    子见已发声?吼。人马倾坠无敢赴者。如
    是多日竟无其功。王复标赏告令。有能杀
    师子者。当赐亿金。子白母曰。饥寒难处
    欲赴王募如何。母曰。不可。彼虽是兽仍
    为尔父。若其杀者岂复名人。子曰。若不如
    是彼终不去。或当寻逐我等来入村闾。一
    旦王知我等还死。亦不相留。何者。师子为
    暴缘??拔摇F裼形?欢?斩嗳恕6???br> 之不如应募。于是遂行。师子见已驯伏欢
    喜都无害心。子遂以利刀开喉破腹。虽
    加此苦而慈爱情深。含忍不动因即命绝。
    王闻欢喜怪而问之。何因尔也竟不实言。种
    种穷迫方乃具述。王曰。嗟乎非畜种者谁
    办此心。虽然我先许赏终不违言。但汝杀
    父。勃逆之人不得更居我国。敕有司多
    与金宝逐之荒外。即装两船多置黄金
    及。资粮等。送着海中任随流逝。男船泛海
    至此宝渚。见丰奇?即便止住。后商人将
    家属采宝。复至其间。乃杀商人留其妇
    女。如是产育子孙经无量代。人众渐多。乃
    立君臣。以其远祖执杀师子。因为国称。女
    船泛海至波剌斯西为鬼魅所得。生育
    群女。今西大女国是也。又言。僧伽罗是商
    人子名。以其多智免罗刹鬼害。后得为王
    至此宝渚杀除罗刹。建立国都。因之为
    名。语在西域记。其国先无佛法。如来涅??
    后一百年中。无忧王弟摩醯因陀罗。厌舍欲
    爱获四沙门果。乘空往来游化此国。显赞
    佛教发示神通。国人信慕建立伽蓝。见百
    余所。僧徒万人。遵行大乘及上座部教。缁徒
    肃穆戒节贞明。相?晕薜 M豕?嘤蟹鹧?br> 精舍。高数百尺。以众宝庄严。上建表柱。以
    钵昙摩罗伽大宝置之刹端。光曜映空。静夜
    无云。虽万里同睹。其侧又有精舍亦以杂
    波庄严。中有金像。此国先王所造。髻有
    宝珠无知其价。后有人欲盗此珠。守卫坚
    牢无由得入。乃潜穴地中入室欲取。而
    像形渐高贼不能及。却而言曰。如来昔修
    菩萨道为诸众生。不惜躯命无吝国城。
    何于今日反悭固也。以此思之。恐往言无
    实。像乃伛身授珠。其人得已将出货卖。人
    有识者擒之送王。王问所得。贼曰。佛自
    与我。乃具说所由。王自观之像首尚低。王
    睹灵圣更发深心。以诸珍宝于贼处赎
    珠。还施像髻。今犹现在。国东南隅有[马*??(勒邓)
    迦山多神鬼依住。如来昔于此山说[马*??迦
    经(旧曰楞伽讹)。国南浮海数千里至那罗稽罗洲。
    洲人短小长余三尺。人身鸟喙。无稼穑食
    椰子。其国海浪辽长身不能至。访诸人口
    梗概如是。自达罗?巢栌胧ψ庸??呤?br> 余人。西北归观礼圣迹。行二千余里至建
    那补罗国(南印度境)。伽蓝百余所。僧徒万余人。大
    小乘兼习。天祠外道亦甚众多。王宫城侧
    有大伽蓝。僧徒三百余人。并博赡之士。
    其精舍中有一切义成太子(旧曰悉达太子讹也)宝冠。高
    减二尺。盛以宝函。每到斋日出置高台。
    其至诚观礼者多感异光。城侧伽蓝有精舍。
    中有刻檀慈氏菩萨像高十余尺。亦数有光
    瑞。是闻二百亿罗汉所造也。城北有多罗树
    林周三十余里。叶长色润。诸国抄写最以
    为贵。从此西北经大林暴兽之野。行二千
    四五百里至摩诃剌?鞴?南印度境)。其俗轻死重
    节。王刹帝种也。好武尚戎。故其国土兵
    马完整法令严明。每使将与敌战。虽丧
    军失利不加刑罚。但赐女服使其羞惭。彼
    人愧惭多至自死。常养勇士数千人暴象数
    百。临将对阵。又多饮酒量其欲醉。然后
    麾旗。以此奋冲未有不溃。恃兹慢骜莫
    顾邻敌。戒日王自谓智略宏远军师强盛。
    每亲征罚亦不能摧制。伽蓝百余所。僧徒
    五千余人。大小乘兼习。亦有天祠涂灰之道。
    大城内外有五?堵波。皆数百尺。是过去四
    佛所游之迹。无忧王建也。自此西北行千余
    里。渡耐秣陀河至跋禄羯?闫殴?南印度境)。从此
    西北二千余里至摩腊婆国(南罗罗国。南印度境)。风俗调
    柔崇爱艺业。五印度中唯西南摩腊婆东北
    摩揭陀二国。称为好学尚贤善言谈有风
    韵。此国伽蓝百余所。僧徒万余人。习小乘
    正量部教。亦有涂灰异道事天之众。相传
    云。自六十年前有王名戒日。高才博学仁
    慈惠和。爱育黎元崇敬三宝。始自为王至
    于崩逝。口绝?言颜无愠色。不伤臣庶
    之意。无损蚊蚁之形。每象马饮水漉而
    后饮。恐害水居之命也。爰至国人亦令断
    杀。由是野兽依人豺狼息毒。境内夷静祥
    瑞日兴。营构精庐穷极轮奂。造七佛之仪。
    设无遮之会。如是胜业在位五十余年。无时
    暂辍。黎庶思慕于今不止。大城西北二十余
    里婆罗门邑。傍有陷坑。是大慢婆罗门谤毁
    大乘生身入地狱处。语在西域记。自此西
    北行二千四五百里至阿吒厘国(南印度境)。土
    出胡椒树。树叶似蜀椒。出薰陆香树。树
    叶类此棠梨也。自此西北行三日至契吒
    国(南印度境)。自此北行千余里至伐腊?彻?南印度境)。
    伽蓝百余所。僧徒六千余人。学小乘正量
    部法。如来在日屡游此国无忧王随佛至
    处皆有表记。今王刹帝利种也。即羯若鞠
    ?国尸罗阿迭多王之女婿。号杜鲁婆跋
    吒(唐言帝胄)。性躁急容止疏率。然贵总尚学信
    爱三宝。岁设大会七日延诸国僧。施以上
    味奇珍床座衣服。爰至药饵之资无不悉
    备。自此西北行七百余里至阿难陀补罗国
    (西印度境)。又西北行五百余里至苏剌?鞴?西印度境)。
    自此东北行千八百里至瞿折罗国。又东
    南行二千八百余里至乌?衍那国(南印度境)。去
    城不远有?堵波。是无忧王作地狱处。从
    此东北行千余里至掷枳陀国(南印度境)。从此东
    北行九百余里至摩醯湿伐罗补罗国(中印度境)。从
    此又西还苏剌?鞴?W源烁次餍兄涟?br> 点婆翅罗国(西印度境)。如来在日频游其地。无忧
    王随有圣迹之处皆起?堵波。今皆具
    在。从此西行二千余里至狼揭罗国(西印度境)。
    临近大海向西女国之路。自此西北至
    波剌斯国(北印度境)。闻说之其地多珠宝大锦
    细褐。善马[马*(壹-豆+(石/木))]驼其所出也。伽蓝二三。僧
    徒数百。学小乘教说一切有部释迦佛钵在
    此王宫。国东境有鹄秣城。西北接拂懔
    国。西南海岛有西女国皆是女人无男子。
    多珍货附属拂懔。拂懔王。岁遣丈夫配焉。
    其俗产男例皆不举。又从狼揭罗国东北
    行七百余里至臂多势罗国(西印度境)。中有?堵
    波。高数百尺。无忧王所建。中有舍利数放
    光明。是如来昔作仙人为国王害处也。从
    此东北行三百余里至阿参荼国(西印度境)。城东
    北大林中有伽蓝故基。是佛昔于此处听
    诸?刍着丞缚屣(唐言靴也)。有?堵波。无忧王
    所建。傍有精舍。中有青石立佛像。数放光
    明。次南八百余步大林中有?堵波。无忧王
    所建。是如来昔日止此夜寒。乃以三衣重
    覆。至明日开诸?刍着纳衣处。从此又
    东行七百余里至信度国(西印度境)。土出金银?
    石牛羊[马*(壹-豆+(石/木))]驼赤盐白盐黑盐等。余处取以
    为药。如来在日数游此国。所有圣迹无忧王
    皆建?堵波以为表记。又有乌波鞠多大
    阿罗汉游化之迹。从此东行九百余里。渡河
    东岸至茂罗三部卢国(西印度境)。俗事天神祠宇
    华峻。其曰天像。铸以黄金饰诸杂宝。诸国
    之人多来求请。花林池沼接砌萦阶。凡预
    瞻观无不爱赏。从此东北行七百余里至
    钵伐多国(北印度境)。城侧有大伽蓝。百余僧皆
    学大乘。是昔慎那弗怛罗(唐言最胜子)论师于此
    制瑜伽师地释论。亦是贤爱论师德光论
    师本出家处。又其国有二三大德。并学业可
    遵。法师因停二年。就学正量部根本阿?炒?br> 摩及摄正法论教实论等。从此复东南还
    摩揭陀施无厌寺。参礼正法藏讫。闻寺西三
    ?缮那有低罗择迦寺。有出家大德名
    般若跋陀罗。本缚罗钵底国人。于萨婆多部
    出家。善自宗三藏及声明因明等。法师就停
    两月谘决所疑。从此复往杖林山居士胜军
    论师所。军本苏剌佗国人。刹帝利种也。幼而
    好学。先于贤爱论师所学因明。又从安慧
    菩萨学声明大小乘论。又从戒贤法师学
    瑜伽论。爰至外籍群言四吠陀典天文地理
    医方术数。无不究览根源穷尽枝叶。既学
    该内外德为时尊。摩揭陀主满胄王。钦贤
    重士闻风而悦。发使邀请立为国师。封二
    十大邑。论师不受。满胄崩后。戒日王又请
    为师。封乌荼国八十大邑。论师亦辞不受。
    王再三固请。亦皆固辞。谓王曰。胜军闻受
    人之禄忧人之事。今方救生死萦缠之急。
    岂有暇而知王务哉。言罢揖而出。王不能
    留。自是每依杖林山。养徒教授。恒讲佛
    经。道俗宗归常逾数百。法师就之首末二
    年。学唯识决择论意义理论成无畏论不住
    涅??十二因缘论庄严经论。及问瑜伽因明
    等疑已。于夜中忽梦见那烂陀寺房院荒
    秽。并系水牛无复僧侣。法师从幼日王院
    西门入见第四重阁上。有一金人。色貌端
    严光明满室。内心欢喜欲登上无由。乃请
    垂引相接。彼曰。我曼殊室利菩萨也。以
    汝缘业未可来也。乃指寺外曰。汝看是。
    法师寻指而望见寺外。火焚烧村邑都为
    灰烬。彼金人曰。汝可早归此处。十年后戒
    日王当崩。印度荒乱恶人相害。汝可知之。
    言讫不见。法师觉已怪叹。向胜军说之。胜
    军曰。三界无安。或当如是。既有斯告。任仁
    者自图焉。是知大士所行皆为菩萨护念。将
    往印度告戒贤。而驻待淹留未返。示无
    常以劝归。若所为不契圣心谁能感此。
    及永徽之末戒日果崩。印度饥荒并如所
    告。国家使人王玄策备见其事。当此正月初
    时也。西国法以此月菩提寺出佛舍利。诸
    国道俗咸来观礼。法师即共胜军同往见舍
    利骨。或大或小。大者如圆珠光色红白。又
    肉舍利如豌豆大。其状润赤。无量徒众献
    奉香花赞礼讫还置塔中。至夜过一更许。
    胜军共法师论舍利大小不同云。弟子见
    余处舍利大如米粒。而此所见何其太大。
    师意有疑不。法师报曰。玄奘亦有此疑。更
    经少时忽不见室中灯内外大明。怪而出
    望乃见舍利塔光晖上发飞焰属天色含五
    彩。天地洞朗无复星月。兼闻异香氛氲溢
    院。于是递相告报言。舍利有大神变。诸众
    乃知。重集礼拜称叹希有。经食顷光乃渐
    收。至余欲尽。?覆钵数匝。然始总入。天地
    还暗。辰象复出。众睹此已咸除疑网。礼菩
    提树及诸圣迹。经八日复还那烂陀寺。时
    戒贤论师遣法师为众讲摄大乘论。唯
    识决择论。时大德师子光。先为众讲中
    百论述其旨破瑜伽义。法师妙闲中百。又
    善瑜伽。以为圣人立教各随一意。不相违
    妨。惑者不能会通。谓为乖反。此乃失在
    传人岂关于法也。愍其局狭数往征诘。复
    不能酬答。由是学徒渐散而宗附法师。法
    师又以中百论旨。唯破遍计所执。不言依
    他起性及圆成实性。师子光不能善悟。见
    论称一切无所得。谓瑜伽所立圆成实等。
    亦皆须遣所以每形于言。法师为和会二
    宗言不相违背。乃着会宗论三千颂。论成
    呈戒贤及大众。无不称善。并共宣行。师
    子光惭赧。遂出往菩提寺。别命东印度一同
    学名旃陀罗僧诃。来相论难。冀解前耻。其
    人既至惮威而默不敢致言。法师声誉益
    甚。初师子光未去前。戒日王于那烂陀寺
    侧造?石精舍。高逾十丈。诸国咸知。王
    后自征恭御陀。行次乌茶国。其国僧皆小
    乘学不信大乘。谓为空花外道非佛所说。
    既见王来。讥曰。闻王于那烂陀侧作?石
    精舍。功甚壮伟。何不于迦波厘外道寺造
    而独于彼也。王曰。斯言何甚。答曰。那烂陀
    寺空花外道。与迦波厘不殊故也。先是南
    印度王灌顶师老婆罗门名般若鞠多。明正
    量部义。造破大乘论七百颂。诸小乘师咸皆
    叹重。因取示王曰。我宗如是。岂有大乘
    人能难破一字者。王曰。弟子闻狐行鼷鼠之
    群。自谓雄于师子。及其见也则魂亡魄散。
    师等未见大乘诸德。所以固守愚宗。若一
    见时恐还同彼。彼曰。王若疑者何不集而
    对决以定是非。王曰。此亦何难。即于是
    日发使修书与那烂陀寺正法藏戒贤法
    师曰。弟子行次乌茶。见小乘师恃凭小见。
    制论诽谤大乘。词理切害不近人情。仍欲
    张鳞共师等一论。弟子知寺中大德。并才
    慧有余学无不悉。辄以许之。谨令奉报。
    愿差大德四人善自他宗兼内外者赴乌
    茶国行从所。正法藏得书集众量择。乃
    差海慧智光师子光及法师。为四人以应
    王之命。其海惠等咸忧。法师谓曰。小乘诸
    部三藏。玄奘在本国。及入迦湿弥罗已来。
    遍皆学讫。具悉其宗。若欲将其教旨能破
    大乘义。终无此理。奘虽学浅智微当之必
    了。愿诸德不烦忧也。若其有负。自是支
    那国僧无关此事。诸人咸喜。后日王复有
    书来云。前请大德未须即发待后进止。
    时复有顺世外道来求论难。乃书四十条
    义悬于寺门曰。若有难破一条者。我则
    斩首相谢。经数日无人出应。法师遣房内
    净人出取其义毁破以足蹉蹑。婆罗门大
    怒。问曰。汝是何人。答曰。我是摩诃耶那提
    婆奴。婆罗门亦素闻法师名。惭耻更不与
    语。法师令唤入。将对戒贤法师。及命诸
    德为证。与之共论。征其宗本历外道诸
    家所立。其词曰。如哺多外道。离系外道。
    髅?外道。殊征伽外道。四种形服不同。数
    论外道(旧曰僧??胜论外道(旧曰卫世师也)二家立义有
    别。哺多之辈。以灰涂体用为修道。遍身
    艾白犹寝窖之猫狸。离系之徒。则露质标
    奇拔发为德。皮裂足皴状临河之朽树。髅
    ?之类。以髅骨为?装头桂颈。陷枯?磊
    若[土*(蒙-?`)]侧之药叉。征伽之流。披服粪衣饮?n
    便秽。腥臊臭恶譬溷中之狂豕。尔等以此
    为道。岂不愚哉。至如数论外道立二十五
    谛义。从自性生大。从大生我执。次生五
    唯量。次生五大。次生十一根。此二十四并
    供奉于我。我所受用。除离此已则我得清
    净。胜论师立六句义。谓实德业有同异性和
    合性。此六是我所受具。未解脱已来受用
    前六。若得解脱与六相离。称为涅??。今破
    数论所立。如汝二十五谛中。我之一种是别
    性。余二十四展转同为一体。而自性一种以
    三法为体。谓萨?守蓐A答摩。此三展转
    合成大等二十三谛。二十三谛一一皆以三
    法为体。若使大等一一皆揽三成。如众如
    林。即是其假。如何得言一切是实。又此大
    等各以三成。即一是一切。若一则一切。则
    应一一皆有一切作用。既不许然。何因执
    三为一切体性。又若一则一切。应口眼等根
    即是大小便路。又一一根有一切作用。应口
    耳等根闻香见色。若不尔者何得执三为
    一切法体。岂有智人而立此义。又自性既常
    应如我体。何能转变作大等法。又所计我
    其性若常。应如自性。不应是我。若如自
    性其体非我。不应受用二十四谛是则我
    非能受。二十四谛非是所受。既能所俱无
    则谛义不立。如是往复数番。婆罗门默无
    所说。起而谢曰。我今负矣。任依先约。法师
    曰。我曹释子终不害人。今令汝为奴随
    我教命。婆罗门欢喜敬从。即将向房。闻者无
    不称庆。时法师欲往乌茶。乃访得小乘所
    制破大乘义七百颂者。法师寻省有数处
    疑。谓所伏婆罗门曰。汝曾听此义不。答
    曰。曾听五遍。法师欲令其讲。彼曰。我今为
    奴岂合为尊讲。法师曰。此是他宗我未曾
    见。汝但说无苦。彼曰。若然请至夜中。恐外
    人闻从奴学法污尊名称。于是至夜屏去
    诸人令讲一遍。备得其旨遂寻其谬节申
    大乘义而破之。为一千六百颂。名破恶见
    论。将呈戒贤法师。及宣示徒众无不嗟赏。
    曰以此穷?何敌不亡。其论如别目。谓
    婆罗门曰。仁者论屈为奴。于耻已足。今放
    仁者去随意所之。婆罗门欢喜辞出往东
    印度迦摩缕波国。向鸠摩罗王谈法师德
    义。王闻甚悦。即发使来请焉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第四

  赞助、流通、见闻、随喜者,及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依佛菩萨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愿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乐,无诸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天涅槃正路。家门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获本妙心。兵戈永息,礼让兴行,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四恩总报,三有齐资,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生生世世永离恶道,离一切苦得究竟乐,得遇佛菩萨、正法、清净善知识,临终无一切障碍而往生有缘之佛净土,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

免责声明:本网站为佛教网站,非赢利性网站,内容多转载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网站所有文章、内容,转载,功德无量。(未经允许,禁止复制网站模板)

联系QQ:  站长信箱:zgddfj@163.com

[京ICP备16063509号-1]

得雅他 贝堪则 贝堪则 玛哈贝堪则 惹杂萨目 嘎喋 梭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