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中国当代佛教网-藏经阁!

微博 微信
欢迎关注
中国当代佛教网公众号
客服

注册登录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史传部二 >
  • 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第五

      起尼干占归国终至帝城之西漕
    鸠摩罗使未至间。有一露形尼干子。名伐
    ?罗。忽入法师房来。法师旧闻尼干善
    于占卜。即请坐问所疑曰。玄奘支那国僧。
    来此学问岁月已久。今欲归还。不知达不。
    又去住二宜何最为吉。及寿命长短。愿仁
    者占看。尼干乃索一白石画地而筮。报法
    师曰。师住时最好。五印度及道俗不无敬
    重。去时得达于敬重亦好但不如于住。
    师之寿命自今已去更可十年。若凭余福
    转续非所知也。法师又问。意欲思归经像
    既多。不知若为胜致。尼干曰。勿忧戒日王
    鸠摩罗王。自遣人送师。必达无苦。法师报
    曰。彼二王者从来未面。如何得降此恩。尼
    干曰。鸠摩罗王已发使来请。二三日当到。
    既见鸠摩罗。亦便见戒日。如是言讫而去。
    法师即作还意庄严经像。诸德闻之咸来
    劝住。曰印度者佛生之处。大圣虽迁遗踪具
    在。巡游礼赞足豫平生。何为至斯而更舍
    也。又支那国者蔑戾车地。轻人贱法。诸佛
    所以不生。志狭垢深。圣贤由兹弗往。气寒
    土?M亦焉足念哉。法师报曰。法王立教义
    尚流通。岂有自得沾心而遗未悟。且彼
    国衣冠济济法度可遵。君圣臣忠父慈子孝。
    贵仁贵义尚齿尚贤。加以识洞幽微智与
    神契。体天作则。七耀无以隐其文。设器分
    时。六律不能韬其管。故能驱役飞走感
    致鬼神。消息阴阳利安万物。自遗法东
    被咸重大乘。定水澄明戒香芬馥。发心造行
    愿与十地齐功。敛掌熏修以至三身为
    极。向蒙大圣降灵亲麾法化。耳承妙说目
    击金容。并辔长途未可知也。岂得称佛
    不往。遂可轻哉。彼曰经言。诸天随其福德
    共食有异。今与法师同居赡部。而佛生
    于此不往于彼。以是将为边地恶也。地
    既无福。所以不劝仁归。法师报曰。无垢称
    言。夫日何故行赡部洲。答曰。为之除冥。今
    所思归意遵此耳。诸德既见不从乃相呼。
    往戒贤法师所具陈其意。戒贤谓法师
    曰。仁意定何如。报曰。此国是佛生处非不
    爱乐。但玄奘来意者为求大法广利群生。
    自到已来蒙师为说瑜伽师地论。决诸疑
    网。礼见圣迹。及闻诸部甚深之旨。私心慰
    庆诚不虚行。愿以所闻归还翻译。使有缘
    之徒同得闻见用报师恩。由是不愿停
    住。戒贤喜曰。此菩萨意也。吾心望尔尔亦
    如是。任为装束。诸人不须苦留。言讫还
    房。经二日东印度鸠摩罗王遣使奉书。与
    戒贤法师曰。弟子愿见支那国大德。愿师发
    遣慰此钦思。戒贤得书告众曰。鸠摩罗王
    欲请玄奘。但此人众差拟往戒日王所与
    小乘对论。今若赴彼。戒日傥须如何可得。
    不宜遣去。乃谓使曰。支那僧意欲还国。不
    及得赴王命。使到王更遣来请曰。师纵欲
    归暂过弟子。去亦非难。必愿垂顾勿复致
    违。戒贤既不遣往。彼王大怒。更发别使
    ?书与戒贤法师曰。弟子凡夫染习世乐。
    于佛法中未知回向。今闻外国僧名身心
    欢喜。似开道芽之分。师复不许其来。此乃
    欲令众生长沦永夜。岂是大德绍隆遗法
    汲引物哉。不胜渴仰谨遣重谘。若也不来
    弟子则分是恶人。近者设赏迦王犹能坏法
    毁菩提树。师即谓弟子无斯力耶。必当
    整理象军云萃于彼。踏那烂陀寺使碎如
    尘。此言如日师好试看。戒贤得书谓法
    师曰。彼王者善心素薄。境内佛法不甚流
    行。自闻仁名似发深意。仁或是其宿世善
    友。努力为去。出家以利物为本。今正其时。
    譬如伐树。但断其根枝条自殄。到彼令王
    发心则百姓从化。苦违不赴或有魔事。勿
    惮小劳。法师辞与使俱去至彼。王见甚
    喜。率群臣迎拜赞叹。延入宫日陈音乐饮
    食花香。尽诸供养。请受斋戒。如是经月
    余。戒日王讨恭御陀还闻法师在鸠摩罗
    处。惊曰。我先频请不来。今何因在彼。发使
    语鸠摩罗王。急送支那僧来。鸠摩罗王
    敬重法师爱恋无已不能舍离。语使曰。
    我头可得法师未可即来。使还报。戒日王
    大怒谓侍臣曰。鸠摩罗王轻我也。如何为
    一僧发是?语。更遣使责曰。汝言头可得
    者。即宜付使将来。鸠摩罗深惧言失。即命
    严象军二万乘船三万艘。共法师同发??
    渡??伽河。以赴王所。至羯朱?熘宦薰?K?br> 即参。及鸠摩罗王将欲发引。先令人于??
    伽河北营行宫。是日渡河至宫安置法师
    讫。自与诸臣参戒日王于河南。戒日见来
    甚喜。知其敬爱于法师。亦不责其前语。但
    问支那僧何在。报曰。在某行宫。王曰。何
    不来。报曰。大王钦贤爱道岂可遣师就此
    参王。王曰善。且去。某明日自来。鸠摩罗还
    谓法师曰。王虽言明日来。恐今夜即至。仍
    须候待。若来师不须动。法师曰。玄奘佛法
    理自如是。至夜一更许。王果来。有人报曰。
    河中有数千炬烛并步鼓声。王曰。此戒日王
    来。即敕擎烛。自与诸臣远迎。其戒日王行
    时。每将金鼓数百。行一步一击。号为节步
    鼓。独戒日王有此。余王不得同也。既至
    顶礼法师足。散花瞻仰。以无量颂赞叹讫。
    谓法师曰。弟子先时请师何为不来。报曰。
    玄奘远寻佛法为闻瑜伽师地论。当奉命
    时听论未了。以是不遂参王。王又问曰。
    师从支那来。弟子闻。彼国有秦王破阵乐
    歌舞之曲。未知秦王是何人。复有何功德
    致此称扬。法师报曰。玄奘本土见人怀
    圣贤之德。能为百姓除凶剪暴覆润群
    生者。则歌而咏之。上备宗庙之乐。下入闾
    里之讴。秦王者即支那国今之天子也。未
    登皇极之前。封为秦王。是时天地版荡苍
    生无主。原野积人之肉。川谷流人之血。妖
    星夜聚?l气朝凝。三河苦封豕之贪。四海困
    长蛇之毒。王以帝子之亲。应天策之命。奋
    戎振旅扑剪鲸鲵仗钺麾戈肃清海县。
    重安宇宙再耀三光。六合怀恩故有兹咏。
    王曰。如此之人乃天所以遣为物主也。又
    问法师曰。弟子且还。明日迎师。愿不惮
    劳。于是辞去。诘旦使来。法师共鸠摩罗同
    去至戒日宫侧。王与门师二十余人出迎入
    坐。备陈珍膳作乐散花供养讫。王曰。闻师
    作制恶见论何在。法师报在此。因取观。观
    讫。王甚悦。谓其门师等曰。弟子闻日光既
    出则萤烛夺明。天雷震音而锤凿绝响。师
    等所守之宗他皆破讫。试可救看诸德无
    敢言者。王曰。师等上座提婆犀那。自云解
    冠群英学该众哲。首兴异见常毁大乘。及
    闻客大德来。即往吠舍厘礼观圣迹。托以
    逃潜。故知师等无能也。王有妹。聪慧利根。
    善正量部义。坐于王后。闻法师序大乘宗
    涂奥旷小教局浅。夷然欢喜称赞不能已。王
    曰。师论大好。弟子及此诸师普皆信伏。但
    恐余国小乘外道尚守愚迷。望于曲女城
    为师作一会。命五印度沙门婆罗门外道
    等示大乘微妙之理。绝其毁谤之心。显
    师盛德之高。摧其我慢之意。是日发敕告
    诸国及义解之徒。集曲女城观支那国法师
    之论焉。法师自冬初共王逆河而进。至腊
    月方到会场。五印度中有十八国王到。谙
    知大小乘僧三千余人到。婆罗门及尼干外
    道二千余人到。那烂陀寺千余僧到。是等诸
    贤并博蕴文义富赡辩才。思听德音皆
    来会所。兼有侍从。或象或舆或幢或幡。各
    自围绕。峨峨岌岌若云兴雾涌。充塞数十里
    间。虽六齐之举袂成帷。三吴之挥汗为雨。
    未足方其盛也。王先敕会所营二草殿
    拟安像及徒众。比到并成。其殿峻广各堪
    坐千余人。王行宫在会场西五里。日于宫
    中铸金像一躯。装一大象上施宝帐安佛
    在其中。戒日王作帝释形。手执白拂侍右。
    拘摩罗王作梵王形执宝盖侍左。皆着
    天冠花?垂璎佩玉。又装二大象载宝
    花。逐佛后随行随散。令法师及门师等。各
    乘大象。次列王后。又以三百大象。使诸国
    王大臣大德等乘象。鱼丽于道侧称赞
    而行。从旦装束自行宫引向会所。至院门
    各令下乘捧佛入殿置于宝座。王共法师
    等以次供养。然后命十八国王入。诸国僧
    名称最高文义赡博者。使千余人入。婆罗门
    外道有名行者五百余人入。诸国大臣等二
    百余人入。自外道俗各令于院门外部伍安
    置。王遣内外并设食。食讫施佛金??一。金
    碗七。金澡灌一。金锡杖一枚。金钱三千。上
    [叠*毛]衣三千。法师及诸僧等施各有差。施讫
    别施宝床请法师坐。为论主。称扬大乘
    序作论意。仍遣那烂陀寺沙门明贤法师
    读示大众。别令写一本悬于会场门外示
    一切人。若其问有一字无理能难破者。请
    断首相谢。如是至晚无一人致言。戒日
    王欢喜罢会还宫。诸王及僧各归所。次
    法师共鸠摩罗王。亦还自宫。明旦复来迎
    像送引。聚集如初。经五日小乘外道见毁
    其宗结恨欲为谋害。王知宣令曰。邪党乱
    真其来自久。埋隐正教误惑群生。不有
    上贤何以鉴伪。支那法师者。神宇冲旷解行
    渊深。为伏群邪来游此国。显扬大法
    汲引愚迷。妖妄之徒不知惭悔。谋为不轨
    翻起害心。此而可容孰不可恕。众有一
    人伤触法师者斩其首。毁骂者截其舌。其
    欲申辞救义不拘此限。自是邪徒戢翼。
    竟十八日无一人发论。将散之夕。法师
    更称扬大乘赞佛功德。令无量人返邪入正
    弃小归大。戒日王益增崇。重施法师金钱
    一万银钱三万上[叠*毛]衣一百领。十八国王亦
    各施珍宝。法师一皆不受。王命侍臣庄严
    大象施幢。请法师乘令贵臣陪卫。巡众
    告唱。表立义无屈。西国法凡论得胜如
    此。法师让而不行。王曰。古来法尔事不可
    违。乃将法师袈裟遍唱曰。支那国法师立
    大乘义破诸异见。自十八日来无敢论者。
    普宜知之。诸众欢喜。为法师竞立美名。
    大乘众号曰摩诃耶那提婆。此云大乘天。
    小乘众号曰木叉提婆。此云解脱天。烧香
    散花礼敬而去。自是德音弥远矣。王行宫西
    有一伽蓝。王所供养。中有佛牙长可寸半。
    其色黄白每放光明。昔迦湿弥罗国讫利多
    种。灭坏佛法僧徒解散。有一?刍远游
    印度。其后睹货罗国雪山下王忿诸贱种
    毁灭佛法。乃诈为商旅。率三千勇士多?
    珍宝。伪言献奉。其王素贪。闻之甚喜。遣使
    迎接。但雪山王禀质雄猛威肃如神。既至其
    座去帽而叱之。讫利多王睹便惊慑颠仆
    于地。雪山王按其首而斩之。谓其群臣曰。
    我雪山下王。念尔诸奴毁坏佛法。故来罚
    汝。然则过在一人非关汝辈。各宜自安。
    唯扇惑其王首为恶者。逐之他国。余无所
    问。既歼丑[薛/女]建立伽蓝。召集僧徒奉施而
    返。前投印度?刍闻国平定杖锡旋归。路
    逢群象鸣吼而来。?刍见已升树藏避。象乃
    吸水灌树以牙排掘。须臾树倒。象以鼻卷
    ?刍置背上。负载而去。至一大林中。有病
    象患疮而卧。象引?刍手触其苦处。见
    疮有竹刺。为拔刺引去脓血裂衣为裹。
    象得渐安。明日诸象竞求果味奉施?刍。
    ?刍食已有一象将金函授于病者。病象
    得已授与?刍。?刍受已诸象载送出林。
    到旧处置于地。跪拜而去。?刍开函乃佛
    牙也。将归供养。近戒日王闻迦湿弥罗有佛
    牙。亲至界首请看礼拜。诸众吝惜不听将
    出乃别藏之。但其王惧戒日王之威。处处
    掘觅。得已将呈。戒日见之深生敬重。恃其
    强力遂夺归供养。即此牙也。散会后王以所
    铸金像衣钱等付嘱伽蓝。令僧守护。法师
    先以辞那烂陀诸德及取经像讫。罢论竟
    至十九日辞王欲还。王曰。弟子嗣承宗庙
    为天下主三十余年。常虑福德不增广法
    因不相续以故积集财宝于钵罗耶伽国
    两河间。立大会场。五年一请五印度沙门
    婆罗门及贫穷孤独为七十五日无遮大施。
    已成五会。今欲作第六会。师何不暂看随
    喜。法师报曰。菩萨为行福慧双修。智人得
    果不忘其本。王尚不吝珍财。玄奘岂可
    辞少停住。请随王去。王甚喜。至二十一日
    发引向钵罗耶伽国就大施场。??伽河在
    北。阎牟那河在南。俱从西北东流至此国
    而会。其二河合处西有大??。周围十四五里。
    平坦如镜。自昔诸王皆就其地行施。因号
    施场焉。相传云。若于此地施一钱胜余
    处施百千钱。由是古来共重。王敕于??上
    建施场。竖芦为篱。面各千步。中作草堂数
    十间安贮众宝。皆金银真珠红颇梨宝帝青
    珠大青珠等。其傍又作长舍数百间。贮?x
    奢耶衣斑[叠*毛]衣金银钱等。篱外别作造食
    处。于宝库前更造长屋百余行。似此京邑
    肆行。一一长屋可坐千余人。先是王敕告
    五印度沙门外道尼干贫穷孤独。集施场
    受施。亦有因法师曲女城会不归便往
    施所者。十八国王亦便逐王行。比至会场
    道俗到者五十余万人。戒日王营??伽河北
    岸。南印度王杜鲁婆跋吒营合河西。鸠摩罗
    王营阎牟那河南花林侧。诸受施人营跋吒
    王西。辰旦其戒日王与鸠摩罗王乘船军。
    跋吒王从象军。各整仪卫集会场所。十八
    国诸王以次陪列。初一日于施场草殿内
    安佛像。布施上宝上衣及美馔。作乐散花
    至日晚归营。第二日安日天像。施宝及衣
    半于初日。第三日安自在天像。施如日天。
    第四日施僧僧万余人百行俱坐。人施金
    钱百文珠一枚[叠*毛]衣一具及饮食香花。供
    养讫而出。第五番施婆罗门。二十余日方遍。
    第六番施外道。十日方遍。第七番遍施远
    方求者十日方遍。第八番施诸贫穷孤独者。
    一月方遍。至是五年所积府库俱尽。唯留
    象马兵器拟征暴乱守护宗庙。自余宝货
    及在身衣服璎珞耳?臂钏宝?颈珠
    髻中明珠总施无复孑遗。一切尽已从其
    妹索?弊衣着。礼十方佛踊跃欢喜。合
    掌言曰。某比来积集财宝。常惧不入坚牢
    之藏。今得贮福田中。可谓入藏矣。愿某生
    生常具财法等施众生。成十自在满二
    庄严。会讫诸王各持诸宝钱物。于诸众边
    赎王所施璎珞髻珠御服等。还将献王。经
    数日王衣服及上宝等服用如故。法师辞欲
    归。王曰。弟子方欲共法师阐扬遗法。何
    遽即归。如是留连复十余日。鸠摩罗王?@??br> 亦如是。谓法师曰。师能住弟子处受供
    养者。当为师造一百寺。法师见诸王意不
    解。乃告以苦言曰。支那国去此遐远。晚
    闻佛法。虽沾梗[既/木]不能委具。为此故来
    访殊异耳。今果愿者。皆由本土诸贤思渴
    诚深之所致也。以是不敢须臾而忘。经
    言。障人法者当代代无眼。若留玄奘则
    令彼无量行人失知法之利。无眼之报宁不
    惧哉。王曰。弟子慕重师德愿常瞻奉。既
    损他人之益。实惧于怀。任师去住。虽然
    不知师欲从何道而归。师取南海去者。
    当发使相送。法师报曰。玄奘从支那来。至
    国西界。有国名高昌。其王明睿乐法。见玄
    奘来此访道。深生随喜资给丰厚。愿法师
    还日相过。情不能违。今者还须北路而去。
    王曰。师须几许资粮。法师报无所须。王曰。
    何得尔。于是命施金钱等物。鸠摩罗王亦
    施众珍。法师并皆不纳。唯受鸠摩罗王曷
    刺厘帔(即[夕/鹿]毛下细者于作)。拟在涂防雨。于是告
    别王及诸众相饯数十里而归。将分之际呜
    噎各不能已。法师以经像等附北印度王
    乌地多军鞍乘渐进。后戒日王更附乌地王
    大象一头金钱三千银钱一万。供法师行费。
    别三日王更与鸠摩罗王跋吒王等。各将轻
    骑数百复来送别。其?@?ト缡恰H郧泊锕?br> 四人名摩诃怛罗(类此散官也)王以素[叠*毛]作书
    红泥封印。使达官奉书送法师。所经诸国
    令发乘递送。终至汉境。自发钵罗耶伽
    国。西南大林野中行七日到?x赏弥国。城南
    劬师罗长者施佛园处。礼圣迹讫。复与乌
    地多王西北行一月余日历数国。重礼天梯
    圣迹。复西北行三?缮那至?陈弈??国都
    城。停两月日。逢师子光师子月同学二人。
    讲俱舍摄论唯识论等。皆来迎接甚欢法
    师至。又开瑜伽决择及对法论等。两月讫辞
    归。复西北行一月余日经数国至?兰达
    国。即北印度王都。复停一月。乌地王遣人引
    送。西行二十余日至僧诃补罗国。时有百余
    僧。皆北人。?经像等。依法师而还。如此
    复二十余日山涧中行。其处多贼。法师恐相
    劫掠。常遣一僧预前行。若逢贼时教说。远
    来求法。今所?持并经像舍利。愿檀越拥
    护无起异心。法师率徒侣后进。时亦屡逢
    然卒无害。如是二十余日行至?觳媸??br> 国。重礼月光王舍千头处。国东北五十?缮
    那。即迦湿弥罗国。其王遣使迎请法师。为
    象行辎重不果去。停七日。又西北行三日
    至信度大河。河广五六里。经像及同侣人
    并坐船而进。法师乘象涉渡。时遣一人在
    船看守经及印度诸异花种。将至中流忽
    然风波乱起。摇动船舫数将覆没。守经者
    惶惧堕水。众人共救得出。遂失五十夹经
    本及花果种等。自余仅得保全。时迦毕试
    王先在乌铎迦汉茶城。闻法师至躬到河
    侧奉迎。问曰。承师河中失经。师不将印度
    花果种来。答曰将来。王曰。鼓浪倾船事由
    于此。自昔以来欲将花种渡者并然。因
    共法师还城寄一寺。停五十余日。为失经
    本。更遣人往鸟长(去声)那国抄写迦叶臂耶
    部三藏。迦湿弥王闻法师渐近。亦忘远躬
    来参拜。累日方归。法师与迦毕试王相随。
    西北行一月余日至蓝波国境。王遣太子
    先去。敕都人及众僧。装办幢幡出城迎
    候。王与法师渐发。比至。道俗数千人。幢幡
    甚盛。众见法师欢喜礼拜讫。前后围?赞咏
    而进。至都停一大乘寺。时王亦为七十五
    日无遮大施。自此复正南行十五日往伐刺
    ??国礼圣迹。又西北往阿薄健国。又西北
    往漕矩吒国。又北行五百余里至佛栗氏
    萨傥那国。从此东出至迦毕试境。王又为
    七日大施。施讫。法师辞发。东北行一?缮
    那。又至瞿卢萨谤城与王别北行。王遣一
    大臣将百余人送法师度雪山。负刍草粮
    食资给。行七日至大山顶。其山叠嶂危峰
    参差多状。或平或耸势非一仪。登陟艰辛难
    为备叙。自是不得乘马策杖而前。复经
    七日至一高岭。岭下有村可百余家养羊
    畜。羊大如驴。其日宿于此村。至夜半发仍
    令村人乘山驼引路。其地多雪涧?R溪。
    若不凭乡人引导交恐沦坠。至明昼日
    方渡陵?M。时唯七僧并雇人等有二十余。
    象一头骡十头马四匹。明日到岭底寻??
    道复登一岭。望之如雪。及至皆白石也。
    此岭最高。虽云结雪飞莫至其表。是日将
    昏方到山顶。而寒风凄凛。徒侣之中无能
    正立者。又山无卉木。唯积石攒峰。岌岌然
    如林笋矣。其处既山高风急。鸟将度者皆
    不得飞。自岭南岭北各行数百步外。方得
    舒其六翮矣。寻赡部洲中岭岳之高亦无
    过此者。法师从西北下数里有少平地。施
    帐宿旦而进。经五六日下山至安怛罗缚
    婆国。即睹货罗之故地。伽蓝三所僧徒数十。
    习大众部法。有一?堵波。无忧王建也。法
    师停五日。西北下山行四百余里至阔悉多
    国。亦睹货罗之故地。从此西北复山行三百
    余里至活国。居缚刍河侧。即睹货罗东界。
    都城在河南岸。因见叶护可汗孙王睹货
    罗自称叶护。至衙停一月。叶护遣卫送。共
    商侣东行二日至瞢健国。其傍又有阿利尼
    国。曷逻胡国。讫栗瑟摩国。钵利曷国。皆睹
    货罗故地也。自瞢健复东行入山三百余里
    至?淠︹蚵薰?R喽没趼薰实亍7缢状笸??br> 厥。而尤异者妇人首冠木角高三尺余。前
    有两岐表夫父母。上岐表父下岐表母。随
    先丧亡除去一岐。若舅姑俱殁则举冠全
    弃。自此复东行二百余里至钵创那国。亦睹
    货罗故地也。为寒雪停月余日。从此又东
    南山行二百余里至淫薄健国。又东南履
    危蹑?M。行三百余里至屈(居勿反)浪??国。从
    此又东北山行五百余里至达摩悉铁帝国
    (亦名护密也)。国在两山间临缚刍河。出善马形小
    而健。俗无礼义性暴形陋。眼多碧绿异于
    诸国。伽蓝十余所。昏驮多城国之都也。中有
    伽蓝。此国先王所立。伽蓝中石佛像上有金
    铜圆盖。杂宝装莹。自然住空当于佛顶。人
    有礼旋盖亦随转。人停盖止。莫测其灵
    (寺立因缘广如别传)。从此国大山北至户弃尼国。又
    越达摩悉铁帝国至商弥国。从此复东山
    行七百余里至波[继-糸+言]罗川。川东西千余里。
    南北百余里。在两雪山间。又当葱岭之中。
    风雪飘飞春夏不止。以其寒冽卉木稀
    少稼穑不滋。境域萧条无复人迹。川中
    有大龙池。东西三百里南北五十余里。处
    赡部洲中地势高隆瞻之[漭-廾+卉][漭-廾+卉]目所不能
    极。水族之类千品万种。喧声交聒。若百工
    之肆焉。复有诸鸟。形高丈余。鸟卵如瓮。
    旧称条支巨[谷-禾+卵]。或当此也。池西分出一河。
    西至达摩悉铁帝国东界与缚刍河合。而
    西流赴海。以右诸水亦皆同会池。东分一大
    河。东至?疑彻?鹘缬脶愣嗪雍稀6???br> 赴海。以左诸水亦并同会。川南山外有钵
    露罗国。多金银。金色如火。又此池南北与
    阿耨池相当。从此川东出。登危履雪行五
    百余里至?A??陀国。城依峻岭北背从
    多河。其河东入盐泽。潜流地下出积石
    山。为此国河源也。又其王聪慧。建国相承
    多历年所。自云。本是脂那提婆瞿怛罗(唐言
    汉日天种)王故宫有故尊者童寿论师伽蓝。尊者
    怛叉始罗国人也。神晤英秀。日诵三万二
    千言。兼书亦尔。游戏众法雅闲著述。凡制
    论数十部。并盛宣行。即经部本师也。是时东
    有马鸣。南有提婆。西有龙猛。北有童寿。号
    为四日。能照有情之惑。童寿声誉既高。故
    先王躬伐其国。迎而供养。城东南三百余里
    至大石壁。有二石室。各一罗汉于中入灭
    尽定。端居不动视若羸人。而竟无倾朽。已
    经七百余岁矣。法师在其国。停二十余日。
    复东北行五日逢群贼。商侣惊怖登山。象
    被逐溺水死。贼过后与商人渐进东下。冒
    寒履?M。行八百余里出葱岭至乌铩国。城
    西二百里有大山。峰[山/口/?@]甚峻。上有?堵波
    闻之旧说曰。数百年前因雷震山崩。中有
    ?刍身量枯伟冥目而坐鬓发??垂覆肩
    面。有樵者见而白王。王躬观礼。士庶传闻
    远近同集。咸申供养。积花成[?`/积]。王曰。此何
    人也。有?刍对曰。此出家罗汉入灭尽定
    者。岁月滋淹故发长耳。王曰。若何警寤令
    其起也。对曰。段食之身出定便坏。宜先以
    酥乳灌洒使润沾腠理。然后击?b槌感而
    悟之。或可起也。王曰。善哉。遂依僧语灌
    乳击槌。罗汉举目而视曰。时辈何人形
    被法服。对曰。我辈?刍也。彼曰。我师迦叶
    波如来今何所在。对曰。久入涅??。闻之愀
    然。重曰。释迦文佛成无上等觉未。答曰。已
    成利物斯问亦从寂灭。闻已低眉良久。以
    手举发。起升虚空作大神变。化火焚身遗
    骸堕地。王与大众收骨起?堵波。即此塔
    也。从此北行五百余里至?疑彻?旧曰疏勒乃称其城
    号也。正音宣云室利讫栗利多底也。疏勒之言尚。讹也)。从此东南行五
    百余里。渡徙多河。?大岭至斫句迦国
    (旧曰沮渠)。国南有大山。山多龛室。印度证果人。
    多运神通就之栖止。因入寂灭者众矣。今
    犹有三罗汉住岩穴入灭心定。鬓发渐
    长。诸僧时往为剃。又此国多大乘经典。十万
    颂为部者。凡有数十。从此东行八百余里
    至瞿萨旦那国(唐曰地乳即其俗之雅言也。俗谓涣那国。凶奴谓之于
    遁。诸胡谓之壑旦。印度谓之屈丹。旧曰于阗。讹也)。沙碛太半宜谷丰
    果。出[毯-炎+瞿]毹细毡[叠*毛]工绩绝细。又土多白
    玉?玉。气序和调。俗知礼义尚学好音韵
    风仪详整异诸胡俗。文字远遵印度。微有
    改耳。重佛法。伽蓝百所。僧五千余人。多学
    大乘。其王雄智勇武尊爱有德。自云。?成?br> 门天之胤也。王之先祖即无忧王之太子。在
    怛叉始罗国。后被谴出雪山北。养牧逐水
    草至此建都。久而无子。因祷?成趁盘烀怼?br> 庙神额上剖出一男。复于庙前地生奇味。
    甘香如乳。取而养子。遂至成长。王崩后
    嗣立。威德遐被力并诸国。今王即其后也。先
    祖本因地乳资成。故于阗正音称地乳国
    焉。法师入其境至勃伽夷城。城中有坐佛
    像。高七尺余。首戴宝冠威颜圆满。闻诸旧
    说。像本在迦湿弥罗国。请来到此。昔有罗
    汉。有一沙弥身婴疹疾。临将舍寿索酢米
    饼。师以天眼观见瞿萨旦那有潜运神
    足。乞而与之。沙弥食已欢喜乐生其国。愿
    力无违命终即生王家。嗣立之后才略骁雄
    志思吞摄。乃?雪山伐其旧国。时迦湿弥
    王亦简将练兵欲事攘拒。罗汉曰。不劳举
    刃。我自遣之。即往瞿萨旦那王所。为说
    顶生贪暴之失。及示先身沙弥衣服。王见
    已得宿命智。深生愧恧。与迦湿弥王结
    好而罢。仍迎先所供像。随军还国。像至
    此城住而不进。王与众军尽力移转。卒不
    能动。即于像上营构精庐。招延僧侣舍
    所爱冠庄严佛顶。其冠见在。极多贵宝。睹
    者叹焉。法师停七日。于阗王闻法师到其
    境。躬来迎谒。后日发引王先还都。留儿侍
    奉行。二日王又遣达官来迎。离城四十里
    宿。明日王与道俗。将音乐香花接于路左。
    既至延入城安置于小乘萨婆多寺。王城南
    十余里有大伽蓝。此国先王为?陈?勰?br> (唐言遍照)阿罗汉造也。昔此国法教未沾。而罗汉
    自迦湿弥罗至此宴坐林中。时有见者。怪
    其形服以状白王。王闻亲往观其容止。问
    曰。尔何人独栖林野。曰我如来弟子法尔闲
    居。王曰。称如来者复何义也。答曰。如来者
    即佛陀之德号。昔净饭王太子一切义成。愍
    诸众生沈没苦海无救无归。乃弃七宝千
    子之资四洲轮王之位。闲林进道六年果成。
    获金色之身证无师之法。洒甘露于鹿苑。
    耀摩尼于鹫峰。八十年中示教利喜。化缘既
    尽。息应归真遗像遗典。传通犹在。王以宿
    福。位为人主。当法轮之付嘱。作有识之依
    归。冥而不闻。是何理也。王曰。某罪累淹积
    不闻佛名。今蒙圣人降德。犹是余福。既有
    遗像遗典。请奉修行。罗汉报曰。必愿乐者
    当先建立伽蓝。则灵像自至。王于是旋驾。
    与群臣详择胜地。命选匠人。问罗汉造立
    之式。因而建焉。寺成王重请曰。伽蓝已就佛
    仪何在。报曰。王但至诚像至非远。王共大
    臣及士庶等。各烧香捧花一心而立。须臾间
    有佛像自空而来降于宝座。光晖晃朗容
    颜肃然。王见欢喜称庆无极。并请罗汉为
    众说法。因与国人广兴供养。故此伽蓝即
    最初之立也。法师前为渡河失经。到此更
    使人往屈支疏勒访本。及为于阗王留
    连未获即还。因修表使高昌小儿逐商
    伴入朝。陈已昔往婆罗门国求法。今得
    还归到于阗。其表曰。沙门玄奘言。奘闻。马
    融该赡郑玄就扶风之师。伏生明敏晁错
    躬济南之学。是知儒林近术古人独且远求。
    况诸佛利物之玄踪。三藏解缠之妙说。敢惮
    涂遥而无寻慕者也。玄奘往以佛兴西域
    遗教东传。然则胜典虽来而圆宗尚阙。常
    思访学无顾身命。遂以贞观三年四月。冒
    越宪章。私往天竺。践流沙之漫漫。陟雪岭
    之巍巍。铁门?f?M之涂。热海波涛之路。始
    自长安神邑终于王舍新城。中间所经五
    万余里。虽风俗千别艰危万重。而凭恃天
    威所至无鲠。仍蒙厚礼身不辛苦心愿
    获从。遂得观耆?崛山礼菩提之树。见不
    见迹闻未闻经。穷宇宙之灵奇。尽阴阳之
    化育。宣皇风之德泽。发殊俗之钦思。历览
    周游一十七载。今已从钵罗耶伽国经迦毕
    试境。越葱岭渡波[继-糸+言]罗川。归还达于于
    阗。为所将大象溺死经本众多未得鞍乘
    以是少停不获奔驰。早谒轩陛。无任延
    仰之至。谨遣高昌俗人马玄智。随商侣奉
    表先闻。是后为于阗诸僧讲瑜伽对法俱
    舍摄大乘论。一日一夜四论递宣。王与道俗
    归依听受。日有千数。时间经七八月使还。
    蒙恩敕降。使迎劳曰。闻师访道殊域今得
    归还。欢喜无量。可即速来。与朕相见。其国
    僧解梵语及经义者。亦任将来。朕已敕于
    阗等道使诸国送师。人力鞍乘应不少乏。
    令炖煌官司于流沙迎接。鄯鄯于沮沫迎
    接。法师奉敕已即进发。于阗王资饯甚厚。自
    发都三百余里。东至媲摩城。城有雕檀立
    佛像。高二丈余。质状端严甚多灵应。人
    有疹疾随其苦处。以金簿帖像。病即瘳
    愈。凡有愿求多蒙果遂。相传云。昔佛在世
    ?x赏弥国邬陀衍那王所作。佛灭度后自彼
    飞来至此国北曷劳落迦城。后复自移到此
    (因缘如别传)。又相传有记云。释迦法灭像入龙宫。
    从媲摩城东入沙碛。行二百余里至泥壤
    城。又从此东入大流沙。风动沙流地无水
    草。多热毒魑魅之患无迳路。行人往返
    望人畜遗骸以为[巾*票]帜。硗确难涉委如前
    序。又行四百余里至睹货逻故国。又行六
    百余里至折摩驮那故国。即沮沫地。又东北
    行千余里至纳缚波故国。即楼兰地。展转达
    于自境。得鞍乘已放于阗使人及驮马还。
    有敕酬其劳皆不受而去。既至沙州。又附
    表。时帝在洛阳宫。表进知法师渐近。敕
    西京留守左仆射梁国公房玄龄。使有司迎
    待。法师承上欲问罪辽滨。恐稽缓不及。乃
    倍途而进。奄至漕上。宫司不知迎接威仪
    莫暇陈设。而闻者自然奔凑。观礼盈衢更
    相登践。欲进不得。因宿于漕上矣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第五

  赞助、流通、见闻、随喜者,及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依佛菩萨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愿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乐,无诸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天涅槃正路。家门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获本妙心。兵戈永息,礼让兴行,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四恩总报,三有齐资,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生生世世永离恶道,离一切苦得究竟乐,得遇佛菩萨、正法、清净善知识,临终无一切障碍而往生有缘之佛净土,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

免责声明:本网站为佛教网站,非赢利性网站,内容多转载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网站所有文章、内容,转载,功德无量。(未经允许,禁止复制网站模板)

联系QQ:  站长信箱:zgddfj@163.com

[京ICP备16063509号-1]

得雅他 贝堪则 贝堪则 玛哈贝堪则 惹杂萨目 嘎喋 梭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