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中国当代佛教网-藏经阁!

微博 微信
欢迎关注
中国当代佛教网公众号
客服

注册登录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史传部二 >
  • 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第七

      起二十二年六月 天皇制述圣
      记终永徽五年春二月法师答书
    二十二年夏六月 天皇大帝居春宫奉睹
     圣文。又制述圣记。其词曰
    夫显扬正教。非智无以广其文。崇阐微言。
    非贤莫能定其旨。盖真如圣教者。诸法之
    玄宗。众经之轨躅也。综括宏远。奥旨遐深。
    极空有之精微。体生灭之机要。词茂道旷。
    寻之者不究其源。文显义幽。履之者莫测
    其际。故知。圣慈所被。业无善而不臻。妙化
    所敷。缘无恶而不剪。开法网之纲纪。弘六
    度之正教。拯群有之涂炭。启三藏之秘局。
    是以名无翼而长飞。道无根而永固。道名流
    庆。历遂古而镇常。赴感应身。经尘劫而不
    朽。晨锺夕梵。交二音于鹫峰。慧日法流。转
    双轮于鹿苑。排空宝盖。接翔云而共飞。庄
    野春林。与天花而合彩。伏惟
    皇帝陛下。上玄资福。垂拱而治八荒。德被
    黔黎。敛衽而朝万国。恩加朽骨。石室归贝
    叶之文。泽及昆虫。金匮流梵说之偈。遂使
    阿耨达水。通神甸之八川耆?崛山接嵩华
    之翠岭。窃以法性凝寂。靡归心而不通。智
    地玄奥。感恳诚而遂显。岂谓重昏之夜。烛
    慧炬之光。火宅之朝。降法雨之泽。于是百
    川异流。同会于海。万区分义。总成乎实。岂
    与汤武校其优劣。尧舜比其圣德者哉。玄
    奘法师者。夙怀聪令。立志夷简。神清龆龀之
    年。体拔浮华之世。凝情定室。匿迹幽岩。?
    息三禅。巡游十地。超六尘之境。独步迦维。
    会一乘之旨。随机化物。以中华之无质。寻
    印度之真文。远涉恒河。终期满字。频登雪
    岭。更获半珠。问道往还。十有七载。备通释
    典。利物为心。以贞观十九年二月六日奉
     敕。于弘福寺翻译圣教要文。凡六百五
    十七部。引大海之法流。洗尘劳而不竭。传
    智灯之长焰。皎幽?而恒明。自非久植胜
    缘。何以显扬斯旨。所谓法性常住。齐三光
    之明 我皇福臻。同二仪之固。伏见 御
    制众经论序。照古腾今。理含金石之声。文
    抱风云之润。治辄以轻尘足岳。坠露添流。
    略举大纲。以为斯记。法师进启谢曰。玄
    奘闻。七耀?す狻F靖咛於?⒕啊>藕尤?br> 润。因厚地而通流。是知。相资之美。处物
    既然。演法依人。理在无惑。伏惟
    皇太子殿下。发挥 睿藻。再述
    天文。赞美大乘。庄严实相。珠回玉转。霞烂
    锦舒。将日月而联华。与咸韶而合韵。玄
    奘轻生多幸沐浴殊私不任铭佩。奉启陈
    谢。时降
    令书曰。治素无才学。性不聪敏。内典诸文
    殊未观览。所作序记。鄙拙尤繁。忽得来书。
    褒扬赞述。抚躬自省。惭悚交并。劳师等远
    臻。深以为愧
    释彦??笺述曰。自二 圣序文出后。王公百
    辟。法俗黎庶。手舞足蹈。欢咏德音。内外揄
    扬。未浃辰而周六合。慈云再荫。慧日重
    明。归依之徒。波回雾委。所谓上之化下。犹
    风靡草。其斯之谓乎。如来所以法付国王。
    良为此也。时弘福寺寺主圆定。及京城僧等。
    请镌二序文于金石。藏之寺宇 帝可之。
    后寺僧怀仁等。乃鸠集晋右军将军王羲之
    书。勒于碑石焉。庚辰
    皇太子以文德圣皇后早弃万方。思报昊
    天。追崇福业。使中大夫守右庶子臣高季辅
    宣令曰。寡人不造。咎谴所锺。年在未识
    慈颜弃背。终身之忧。贯心滋甚。风树之切。
    刻骨冥深。每以龙忌在辰。岁时兴感。空
    怀陟屺之望。益疚寒泉之心。既而笙歌遂
    远瞻奉无逮。徒思昊天之报。罔寄乌鸟之
    情。窃以觉道洪慈。??资冥福。冀申孺慕。是
    用归依。宜令所司。于京城内旧废寺。妙选
    一所。奉为文德圣皇后。即营僧寺。寺成之
    日。当别度僧。仍令挟带林泉。务尽形胜。仰
    规忉利之果。副此罔极之怀。于是有司详
    择胜地。遂于宫城南晋昌里面曲池。依净觉
    故伽蓝而营建焉。瞻星揆地。像天阙仿
    给园。穷班??巧艺。尽衡霍良木。文石梓桂
    [木*豫]樟?揲党淦洳摹V橛竦で圄髹呀鸫浔?br> 其饰。而重楼复殿云阁洞房。凡十余院。总一
    千八百九十七间。床褥器物备皆盈满。 文
    武圣皇帝。又读法师所进菩萨藏经美之。

    敕春宫作其经后序。其词曰
    盖闻。羲皇至[(厂-一)*臣*责]。精粹止于龟文。轩后通幽。雅
    奥穷于鸟篆。考丹书而索隐。殊昧实际之
    源。征绿错以研几。盖非常乐之道。犹且
    事光图史。振薰风于八埏。德洽生灵。激波
    澜于万代。伏惟。皇帝陛下。转轮垂拱。而化
    渐鸡园。胜殿凝旒。而神交鹫岭。总调御于
    徽号。匪文思之所窥。综波若于纶言。岂系
    象之能拟。由是教覃溟表。咸传八解之音。
    训浃寰中。皆践四禅之轨。遂使三千法界。
    尽怀生而可封。百亿须弥。入堤封而作
    镇。尼连德水。迩帝里之沧池。舍卫?园。接
    上林之茂苑。虽复法性空寂。随感必通。真
    乘深妙。无幽不阐。所谓大权御极。导法流
    而靡穷。能仁抚运。拂劫石而无尽。体均具
    相不可思议。校美前王。焉可同年而语矣。
    爰自开辟。地限流沙。震旦未融。灵文尚
    隐。汉王精感。托梦想于玄霄。晋后翘诚。
    降修多于白马。有同蠡酌。岂达四海之涯。
    取譬管窥。宁穷七曜之?。洎乎皇灵遐畅。
    威加铁围之表。至圣发明。德被金刚之际。
    恒沙国土。普袭衣冠。开解脱门。践真实路。
    龙宫梵说之偈。必萃清台。猊吼贝叶之文。咸
    归册府。洒兹甘露。普润芽茎。垂此慧云。
    遍沾?走。岂非归依之胜业。圣政之灵感者
    乎。夫菩萨藏经者。大觉义宗之要旨也。佛
    修此道。以证无生。菩萨受持。咸登不退。六
    波罗蜜关键所资。四无量心根力斯备。盖彼
    岸之津涉。正觉之梯航者焉。贞观中年。身
    毒归化越热阪而颁朔。跨悬度以输?。文
    轨既同。道路无拥。沙门玄奘。振锡寻真。
    出自玉关。长驱奈苑。至于天竺。力士生处
    访获此经。归而奏上。降
    诏翻译。于是毕功。余以问安之暇。澄心妙
    法之宝。奉述
    天旨。微表赞扬。式命有司。缀于终卷。自是
    帝既情信日隆平章法义。福田功德无辍
    于口。与法师无暂相离
    敕加供给及时服卧具数令换易。秋七月
    景申夏罢。又施法师纳袈裟一领。价直百金。
    观其作制。都不知?线出入所从。 帝库
    内多有前代诸纳。咸无好者。故自教后宫
    造此。将为称意。营之数岁方成。乘舆四巡。
    恒将随逐。二十二年 驾幸洛阳宫。时
    苏州道恭法师。常州慧宣法师。并有高行。学
    该内外。为朝野所称。 帝召之既至。引入
    坐言讫。时二僧各披一纳。是梁武帝施其
    先师。相承共宝。既来谒 龙颜。故取披服。
     帝哂其不妙。取纳令示。仍遣赋诗以
    咏。恭公诗曰。福田资像德。圣种理幽薰。不
    持金作缕。还用彩成文朱青自掩映。翠绮
    相氛氲。独有离离叶。恒向稻畦分。宣公
    诗末云。如蒙一披服。方堪称福田。意欲
    之。 帝并不与。各施绢五十匹。即此纳
    也。传其丽绝。岂常人所宜服用。唯法师
    盛德当之矣。时并赐法师剃刀一口。法师表
    谢曰。沙门玄奘伏奉敕赐纳袈裟一领剃
    刀一口。殊命荐臻。宠灵隆赫。恭对惶悸。如
    履春冰。玄奘幸遭邕穆之化。早预息心之
    侣。三业无纪。四恩靡答。谬回天?。滥叨云
    泽。忍辱之服。彩合流霞。智慧之刀。?逾切
    玉。谨当衣以降烦恼之魔。佩以断尘劳之
    网。起余讥于彼己。惧空疏于[冒-目+月]荣。惭恧屏
    营。?承俯偻。鞠心??。精爽飞越。不任悚
    荷之至。谨奉表谢以闻。尘黩圣鉴。伏深战
    栗。 帝少劳兵事。纂历之后。又心存兆庶。
    及辽东征罚。栉沐风霜。旋旆已来气力颇不
    如平昔。有忧生之虑。既遇法师。遂留心八
    正墙堑五乘。遂将息平复。因问。欲树功
    德何最饶益。法师对曰。众生寝惑非慧莫
    启。慧芽抽殖法为其资。弘法由人。即度僧
    为最。 帝甚欢。秋九月己卯诏曰。昔隋季失
    御。天下分崩。四海涂原。八埏鼎沸。朕属当
    戡乱躬履兵锋。丞犯风霜宿于马上。比加
    药饵犹未痊除。近日已来方就平复。岂非
    福善所感而致此休征耶。京城及天下诸州
    寺宜各度五人。弘福寺宜度五十人。计海内
    寺三千七百一十六所。计度僧尼一万八千
    五百余人。未此已前。天下寺庙遭隋季凋
    残。缁侣将绝。蒙兹一度并成徒众。美哉君
    子所以重正言也。 帝又问。金刚般若经
    一切诸佛之所从生。闻而不谤。功逾身命
    之施。非恒沙珍宝所及。加以理微言约。故
    贤达君子多爱受持。未知先代所翻文义具
    不。法师对曰。此经功德。实如圣旨。西方之
    人。咸同爱敬。今观旧经。亦微有遗漏。据梵
    本具云能断金刚般若。旧经直云金刚般
    若。欲明菩萨以分别为烦恼。而分别之
    惑坚类金刚。唯此经所诠。无分别慧乃能除
    断。故曰能断金刚般若。故知。旧经失上二
    字。又如下文。三问阙一。二颂阙一。九喻
    阙三。如是等。什法师所翻舍卫国也。留支
    所翻婆伽婆者少可。 帝曰。师既有梵本。
    可更委翻。使众生闻之具足。然经本贵理。
    不必须饰文而乖义也。故今新翻能断金
    刚般若委依梵本奏之。 帝甚悦。冬十月
    车驾还京。法师亦从还。先是 敕所司。
    于北阙紫微殿西别营一所。号弘法院。既
    到居之。昼则帝留谈说。夜乃还院翻经。更
    译无性菩萨所释摄大乘论十卷。世亲论十
    卷。缘起圣道经一卷。百法明门论一卷。戊申
    皇大子又宣令曰。营慈恩寺。渐向毕功。
    轮奂将成。僧徒尚阙。伏奉敕旨度三百
    僧。别请五十大德。同奉神居降临行道。其
    新营道场。宜名大慈恩寺。别造翻经院。虹
    梁藻井。丹青云气。琼础铜沓金环华铺。并加
    殊丽。令法师移就翻译。仍纲维寺任。法师既
    奉令旨。令充上座。进启让曰。沙门玄奘启。
    伏奉令旨。以玄奘为慈恩寺上座。恭闻
    嘉命。心灵靡措。屏营累息。深增战悚。玄
    奘学艺无纪。行业空疏。敢誓捐罄。方期光
    赞。凭恃皇灵。穷遐访道。所获经论。奉敕
    翻译。情冀法流渐润。克滋鼎祚。圣教绍
    宣。光华史册。玄奘昔冒危途。久婴?疹。
    驽蹇力弊。恐不卒业。孤负国恩。有罚无
    赦。命知僧务。更贻重谴。鱼鸟易性。飞沈
    失途。伏惟皇大子殿下。仁孝天纵。爱敬因
    心。感风树之悲。结寒泉之痛。式建伽蓝。将
    弘景福。匡理法众。任在能人。用非其器。
    必有?仆。伏愿?鼻樵都?U蘸敕ㄖ??br> 因。慈造曲垂。察愚鄙之忠款。则法僧无
    悔吝之咎。鱼鸟得飞沈之趣。不任沥恳
    之至。谨奉启陈情。伏用悚悸。十二月戊辰。
    又敕太常卿江夏王道宗将九部乐。万年
    令宋行质。长安令裴方彦。各率县内音声
    及诸寺幢帐。并使豫极庄严。己巳旦集安
    福门街迎像送僧入大慈恩寺。至是陈列
    于通衢。其锦彩轩?鱼龙幢戏。凡千五百
    余乘。帐盖三百余事。先是内出绣画等像二
    百余躯。金银像两躯。金缕绫罗幡五百口。宿
    于弘福寺。并法师西国所将经像舍利等。
    爰自弘福引出安置于帐座及诸车上。处
    中而进。又于像前两边各严大车。车上竖
    长竿悬幡幡后即有师子神王等。为前引
    仪。又庄宝车五十乘坐诸大德。次京城僧众
    执持香花呗赞随后。次文武百官。各将侍
    卫部列陪从。大常九部乐挟两边。二县音
    声继其后。而幢幡钟鼓訇磕缤纷。眩日
    浮空震曜都邑。望之极目不知其前后。皇
    太子遣率尉迟绍宗副率王文训。领东宫
    兵千余人充手力。 敕遣御史大夫李干佑
    为大使。与武侯相知捡??。 帝将皇太子
    后宫等。于安福门楼手执香炉目而送
    之甚悦。衢路观者数亿万人。经像至寺门
    敕赵公英公中书褚令。执香炉引入安置
    殿内。奏九部乐。破阵舞及诸戏于庭讫而
    还。壬申将欲度僧。辛未 皇太子与仗卫
    出宿故宅。后日旦从寺南列羽仪而来。至
    门下乘步入。百寮陪从。礼佛已引五十大
    德相见陈造寺所为意。发言呜噎酸感。傍
    人侍臣及僧无不哽泣。观蒸蒸之情。亦今
    之舜也。言讫升殿东阁。令少詹事张行成
    宣恩宥降京畿见禁囚徒。然后剃发观斋。
    及赐王公已下束帛讫。屏人下阁礼佛。与
    妃等巡历廊宇。至法师房。制五言诗帖
    于户曰。停轩观福殿。游目眺皇畿。法轮含
    日转。花盖接云飞。翠烟香绮阁。丹霞光宝
    衣。幡虹遥合彩。空外迥分晖。萧然登十
    地。自得会三归。观讫还宫。是时缁素欢欣
    更相庆慰。莫不歌玄风重盛遗法再隆。近
    古以来未曾有也。其日
    敕追法师还北阙。二十三年夏四月驾幸
    翠微宫。 皇太子及法师并陪从。既至处分
    之外。唯谈玄论道。问因果报应及西域先
    圣遗芳故迹。皆引经?对。 帝深信纳。数攘
    袂叹曰。朕共师相逢晚。不得广兴佛事。
     帝发京时。虽少违和。而神威睿虑无减平
    昔。至五月己巳。微加头痛。留法师宿宫
    中。庚午帝崩于含风殿。时秘不言。还京
    发丧。殡太极殿。其日 皇太子即皇帝位
    于梓宫之侧。?年改元曰永徽。万方号恸。
    加丧考妣。法师还慈恩寺。自此之后专
    务翻译无弃寸阴。每日自立程课。若昼
    日有事不充。必兼夜以续之。过乙之后。方
    乃停笔摄经已。复礼佛行道。至三更暂眠。
    五更复起。读诵梵本朱点次第。拟明旦
    所翻。每日斋讫黄昏二时讲新经论。及诸州
    听学僧等。恒来决疑请义。既知上座之任
    僧事。复来谘禀。复有内使遣营功德。前
    后造一切经十部。夹?宝装像二百余躯。
    亦令取法师进止。日夕已去。寺内弟子百余
    人。咸请教诫盈廊溢庑。皆?答处分无遗
    漏者。虽众务辐凑。而神气绰然无所拥滞。
    犹与诸德说西方圣贤立义诸部异端。及少
    年在此周游讲肆之事。高论剧谈竟无疲怠。
    其精敏强力过人若斯。复数有诸王卿相来
    过礼忏。逢迎诱导。并皆发心。莫不舍其骄
    华肃敬称叹。二年春正月壬寅。瀛州刺史贾
    敦赜。?州刺史李道裕。谷州刺史杜正伦。
    恒州刺史萧锐因。朝集在京。公事之暇相命
    参法师请受菩萨戒。法师即授之。并为广
    说菩萨行法。劝其事君尽忠临下慈爱。群
    公欢喜辞去。癸卯各舍净财。共修书遣使
    参法师。谢闻戒法。其书曰。窃闻身非欲食。
    如来受纯陀之供。法无所求。净名遂善德
    之请。皆为显至理之常恒。示凡圣之无二。
    又是因机以接物。假相而弘道。为之者表
    重法之诚。受之者为行檀之福。岂曰心缘
    于彼此。情染于名利者哉。仰惟。宿殖德
    本非于三四五佛。深达法相。善识一十二
    部。独悟真宗。远寻圣迹。游崛山之净土。浴
    恒水之清流。入深法界。求善知识。收至文
    于百代之后。探玄旨于千载之前。津梁庶
    品。不??不昧。等施一切。无先无后。赜等
    识蔽二空。业沦三界。犹蚕丝之自缠。如井
    轮之不息。虽复顺教生信随缘悟解顶礼
    归依受持四句。隐身而为宴坐。厌苦而求
    常乐。而远滞无明。近昏至理。未能悟佛性
    之在身。知境界之唯识。心非无取。义涉有
    无。不能即八邪而入八正。行非道而通
    佛道。譬涉海而无津。犹面墙而靡见。昨因
    事隙。遂得参奉。曲蒙接引。授菩萨戒施以
    未曾有法。发其无上道心。一念破于无边。
    四心尽于来际。菩提之种。起自尘劳。火中
    生莲。曷足为喻。始知如来之性。即是世间。
    涅??之际不殊生死。行于波若。便是不
    行。得彼菩提。翻为无得。忽以小机。预闻
    大教。顶受寻思。无量欢喜。然夫檀义摄六。
    法施为优。尊位有三师居其一。弘慈利物。
    虽类日月之无心仰照怀恩窃同葵藿之
    知感。大士闻法捐躯非所企及童子见佛
    奉土。辄敢庶几。谨送片物表心。具如别
    疏所愿照其诚恳生其福田。受兹微施随
    意所与。使夫坠露添海。将渤?识?闵睢?br> 飞尘集岳。与须弥而永固。可久可大。幸甚
    幸甚。春寒尚重。愿动止休宜。谨遣白书。诸
    无所具。贾敦赜等和南其为朝贤所慕如
    是。三年春三月。法师欲于寺端门之阳造
    石浮图。安置西域所将经像。其意恐人代
    不常经本散失。兼防火难。浮图量高三十
    丈。拟显大国之崇基。为释迦之故迹。将
    欲营筑附表闻奏
    敕使中书舍人李义府。报法师云。师所营
    塔功大恐难卒成。宜用[专*瓦]造。亦不愿师辛
    苦。今已敕大内东宫掖庭等七宫亡人衣物
    助师。足得成办。于是用[专*瓦]仍改就西院。
    其塔基面各一百四十尺。仿西域制度。不
    循此旧式也。塔有五级。并相轮露??。凡
    高一百八十尺。层层中心皆有舍利。或一千
    二千。凡一万余粒。上层以石为室。南面有
    两碑。载二圣三藏圣教序记。其书即尚书右
    仆射河南公褚遂良之笔也。初基塔之日。三
    藏自述诚愿。略曰。玄奘自惟薄佑生不遇
    佛。复乘微善预闻像教傥生末法何所
    归依。又庆少得出家目睹灵相。幼而慕法
    耳属遗筌。闻说菩萨所修行。思齐如不
    及。闻说如来所证法。仰止于身心。所以历
    尊师授博问先达。信夫汉梦西感正教东传。
    道阻且长未能委悉。故有专门竞执多
    滞二常之宗。党同嫉异致乖一味之旨。
    遂令后学相顾靡识所归。是以面鹫山以
    增哀。慕常啼而假寐。潜祈灵佑。显恃国
    威。决志出一生之域。投身入万死之地。?br> 是圣迹之处。备谒遗灵。但有弘法之人。遍
    寻正说。经一所悲所见于未见。遇一字
    庆所闻于未闻。故以身命余资缮写遗
    阙。既遂诚愿。言归本朝。幸属休明。诏许
    翻译。 先皇道跨金轮声振玉鼓。绍隆
    象季允膺付属。又降发 神衷。亲裁三藏
    之序。今上春宫。讲道。复为述圣之记。可谓
    重光合璧振彩联华。涣污垂七耀之文。铿
    ?韵九成之奏。自东都白马西明草堂。传译
    之盛。讵可同日而言者也。但以生灵薄运
    共失所天。唯恐三藏梵本零落忽诸。二圣天
    文寂寥无纪。所以敬崇此塔拟安梵本。又
    树丰碑镌斯序记。庶使巍峨永劫。愿千佛
    同观氛氲圣迹与二仪齐固。时三藏亲负
    篑畚担运[专*瓦]石。首尾二周功业斯毕。夏五
    月乙卯中印度国摩诃菩提寺大德智光慧天
    等。致书于法师。智光于大小乘及彼外书
    四韦陀五明论等。莫不洞达。即戒贤法师门
    人之上首。五印度学者咸共宗焉。慧天于
    小乘十八部。该综明练。匠诱之德。亦彼所推
    重法师游西域日。常共切磋。彼虽半教
    有功。然未措心于方等。为其执守偏见。法
    师恒诋诃。曲女城法集之时。又深折挫。彼
    亦??伏。自别之后钦伫弗忘。乃使同寺沙
    门法长。将书并?赞颂及[叠*毛]两端。揄扬之心
    甚厚。其书曰。微妙吉祥世尊金刚座所摩诃
    菩提寺诸多闻众所共围绕上座慧天。致书
    摩诃支那国于无量经律论妙尽精微木叉
    阿遮利耶。敬问无量。少病少恼。我慧天?刍。
    今造佛大神变赞颂及诸经论比量智等。今
    附?刍法长将往。此无量多闻老大德阿遮
    利耶智光。亦同前致问邬波索迦日授稽首
    和南。今共寄白[叠*毛]一双。示不空心。路远莫
    怪其少。愿领。彼须经论录名附来。当为抄
    送木叉阿遮利耶。愿知。其为远贤所慕如
    此。五年春二月法长辞还。又索报书。法师
    答并信物。其书同文录奏。然后将付使人。
    其词曰。
    大唐国?刍玄奘。谨修书中印度摩揭陀国
    三藏智光法师座前。目一辞违俄十余载。
    境域遐远。音徽莫闻。思恋之情。每增延结。
    彼?刍法长至蒙问。并承起居康胜。豁然
    目朗。若睹尊颜。踊跃之怀。笔墨难述。节候
    渐暖。不审信后何如。又往年使还。承正法藏
    大法师无常。奉问摧割不能已已。呜呼可
    谓苦海舟沈。天人眼灭。迁夺之痛何期速欤。
    惟正法藏。植庆曩晨。树功长劫。故得挺冲
    和之茂质。标懿杰之宏才。嗣德圣天。继
    辉龙猛重然智炬。再立法幢。扑炎火于邪
    山。塞洪流于倒海。策疲徒于宝所。示迷众
    于大方。荡荡焉。巍巍焉。实法门之栋干也。又
    如三乘半满之教。异道断常之书。莫不韫
    综胸怀贯练心府。文??节而克畅。理隐昧
    而必彰。故使内外归依。为印度之宗袖。加
    以恂恂善诱晓夜不疲。衢[缶*尊]自盈酌而不竭。
    玄奘昔因问道得预参承。并荷指诲虽曰
    庸愚。颇亦蓬依麻直。及辞还本邑。嘱累尤
    深。?@?ブ?浴=裼淘诙?7郊奖0裁际佟?br> 式赞玄风。岂谓一朝奄归万古。追惟永往
    弥不可任。伏惟法师夙承雅训。早升堂室。
    攀恋之情。当难可处。奈何奈何。有为法尔。
    当可奈何。愿自裁抑。昔大觉潜晖。迦叶绍
    宣洪业。商那迁化。鞠多阐其嘉猷。今法将
    归真。法师次任其事。唯愿清词妙辩。共四
    海而恒流。福智庄严。与五山而永久。玄奘
    所将经论。已翻瑜伽师地论等大小三十余
    部。其俱舍顺正理。见译未周。今年必了。即
    日大唐天子。圣躬万福。率土安宁。以轮王之
    慈。敷法王之化。所出经论。并蒙神笔制序。
    令所司抄写国内流行。爰至邻邦。亦俱遵
    习。虽居像运之末。而法教光华。邕邕穆穆。
    亦不异室罗筏誓多林之化也。伏愿照知。
    又前渡信渡河失经一驮。今录名如后。有
    信请为附来。并有片物供养。愿垂纳受。路
    远不得多。莫嫌鲜薄。玄奘和南。又答慧
    天法师。书曰
    大唐国?刍玄奘。谨致书摩诃菩提寺三藏
    慧天法师足下。乖别稍久。企仰唯深。音寄不
    通。莫慰倾渴。彼?刍法长至辱书。敬承
    休豫。用增欣悦。又领白[叠*毛]两端赞颂一
    夹。来意既厚。寡德愧以无当。悚息悚息。节
    气渐和。不知信后体何如也。想融心百家之
    论。?虑九部之经。建正法幢。引归宗之客。
    击克胜鼓。挫?腹之宾。颉颃王侯之前。抑
    扬英俊之上。故多欢适也。玄奘庸弊。气力已
    衰。又加念德钦仁。唯丰劳积。昔因游方在
    彼遇瞩光仪。曲女城会又亲交论。当对诸
    王及百千徒众定其深浅。此立大乘之旨。
    彼竖半教之宗。往复之间。词气不无高下。
    务存正理。靡护人情。以此递生?R触。罢
    席之后。寻已豁然。今来使犹传。法师寄申
    谢悔。何怀固之甚也。法师学富词清。志坚操
    远。阿耨达水。无以比其波澜。净末尼珠。不
    足方其?萁唷:蠼?潜怼J粼诟呷恕T?粤?br> 规。阐扬正法。至如理周言极。无越大乘。意
    恨法师未为深信。所谓耽?羊鹿。弃彼白
    牛。赏爱水精。舍颇胝宝。明明大德。何此惑
    之滞欤。又坯器之身。浮促难守。宜早发大
    心。庄严正见。勿使临终方致嗟悔。今使还
    国。谨此代诚并附片物。盖欲示酬来意。
    未是尽其深心也。愿知。前还日渡信渡
    河失经一驮。今录名如别。请为附来。余不
    能委述。?刍玄奘谨呈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第七

  赞助、流通、见闻、随喜者,及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依佛菩萨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愿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乐,无诸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天涅槃正路。家门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获本妙心。兵戈永息,礼让兴行,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四恩总报,三有齐资,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生生世世永离恶道,离一切苦得究竟乐,得遇佛菩萨、正法、清净善知识,临终无一切障碍而往生有缘之佛净土,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

免责声明:本网站为佛教网站,非赢利性网站,内容多转载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网站所有文章、内容,转载,功德无量。(未经允许,禁止复制网站模板)

联系QQ:  站长信箱:zgddfj@163.com

[京ICP备16063509号-1]

得雅他 贝堪则 贝堪则 玛哈贝堪则 惹杂萨目 嘎喋 梭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