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中国当代佛教网-藏经阁!

微博 微信
欢迎关注
中国当代佛教网公众号
客服

注册登录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史传部二 >
  • 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第八

      起永徽六年夏五月译理门论终显庆
      元年春三月 百官谢示
      御制寺碑文
    六年夏五月庚午。法师以正译之余。又译理
    门论。又先于弘福寺译因明论。此二论各一
    卷。大明立破方轨现比量门。译寮僧伍竞造
    文疏。时译经僧栖玄将其论示尚药奉御吕
    才。才遂更张衢术指其长短。作因明注解
    立破义图。序曰
    盖闻一消一息。范围天地之仪。大哉至哉。变
    通爻画之纪。理则未弘于方外。事乃犹拘
    于域中。推浑元而莫知。穷阴阳而不测。
    岂闻象系之表。犹开八正之门。形器之先。更
    弘二智之教者也。故能运空有而双照。
    冥真俗而两夷。泛六度于爱河。驾三车于
    火宅。是知法王法力。超群生而自在。自觉
    觉人。摧众魔而独悟。业运将启。乃雷震而
    电耀。化缘斯极。亦火灭而薪尽。观其应迹。
    若有去来。察此真常。本无生住。但以弘济
    之道。有缘斯应。天祚明德。无远不臻。是以
    萌?畴昔神光聊见于曩时祥瑞。有归净
    土咸款于兹日。伏惟 皇唐之有天下也。
    运金轮而临四有。握[王*(虍-七+(一/八/八/目))]极而抚万方。
    耀慧日于六天。蒸法云于十地。西越流沙。
    遂荒妙乐之域。东渐于海。掩有欢喜之都。
    振声教于无边。通车书于有顶。遂使百亿
    须弥。既咸颁于望?。三千法界。亦共沐于
    皇风。故令五方印度。改荒服于[葶-丁+呆]街。十八
    韦陀。译梵文于秘府。乃有三藏玄奘法师者。
    所谓当今之能仁也。聪慧夙成。该览宏赡。德
    行纯粹。律业翘勤。实三宝之栋梁。四众之
    纲纪者也。每以释教东迁为日已久。或恐邪
    正杂扰。水乳不分。若不稽实相于迦维。验
    真文于摩竭。何以成决定之藏。为毕竟之
    宗者乎。幸逢二仪交泰四海无尘。遂得拂
    衣玄漠。振锡葱岭。不由味于[?-月+酉]酱。直路夷
    通。岂藉佩于杜衡遥途近易。于是穷河源
    于西域。涉恒水于东维。采贝叶于鹫山。窥
    金文于鹤树。所历诸国。百有余都。所获经
    论。向七百部。并传以藩?聿归上京。因得
    面奉圣颜对扬宗极。此因明论者。即是三
    藏所获梵本之内之一部也。理则包括于
    三乘。事乃牢笼于百法。研机空有之际。发
    挥内外之宗。虽词约而理弘。实文微而义
    显。学之者。当生不能窥其奥。游之者。数
    载未足测其源。以其众妙之门。是以先事
    翻译。其有神泰法师靖迈法师明觉法师等。
    并以神机昭澈。志业兼该。博习群经。多所
    通悟。皆蒙别 敕。追赴法筵。遂得函丈请
    益。执卷承旨。三藏既善宣法要。妙尽幽深。
    泰法师等。是以各录所闻。为之义疏。诠表
    既定。方拟流通。无缘之徒。多未闻见。复有
    栖玄法师者。乃是才之幼少之旧也。昔栖遁
    于嵩岳。尝[打-丁+王]步于山门。既筮仕于上京。犹
    曲?于穷巷。自蒙修摄三十余年。切思之
    诚。二难俱尽。然法师节操精洁。戒行冰霜。学
    既照达于一乘。身非乃拘局于十诵。才既
    睹其清苦。时以开遮拆之。但以内外不同
    行已各异。言戏之间。是非锋起。师乃从容谓
    才曰。檀越复研味于六经。探赜于百氏。
    推阴阳之愆伏。察律吕之忽微。又闻生平
    未见太玄。诏问须臾即解。由来不窥象
    戏。试造旬日复成。以此有限之心。逢事即
    欲穿凿。但以佛法玄妙量。谓未与彼同。虽
    复强学推寻。恐非措心之所。何因今将内
    论翻用见讥者乎。法师后逢因明创行义
    趣幽隐。是以先写一通。故将见遗。仍附书
    云。此论极难深究玄妙。比有聪明博识听
    之多不能解。今若复能通之。可谓内外俱
    悉矣。其论既近至中夏。才实未之前闻耻
    于被试。不知复为。强加披阅。于是依极
    成而探深义。凭比量而求微旨。反覆再
    三。薄识宗趣。后复借得诸法师等三家义
    疏。更加究习。然以诸法师等。虽复序致泉富
    文理会通。既以执见参差。所说自相矛?J。
    义既同禀三藏。岂合更开二门。但由衅发
    萧墙。故容外侮?测。然佛以一音演说。亦
    许随类各解。何必独简白衣。不为众生之
    例。才以公务之余辄为斯注。至于三法师
    等所说善者。因而成之。其有疑者。立而破
    之。分为上中下三卷。号曰立破注解。其间
    墨书者。即是论之本文。其朱书注者。以存
    师等旧说。其下墨书注者。是才今之新撰。用
    决师等前义。凡有四十余条。自郐已下犹
    未具录。至于文理隐伏稍难见者。仍画为
    义图。共相比??。仍更别撰一方丈图。独存
    才之近注论。既外无人解。无处道听途说。
    若言生而知之。固非才之望也。然以学无
    再请。尚曰传灯。闻一知十。方称殆庶。况乎
    生平不见。率尔辄事含毫。今既不由师资。
    注解能无纰紊。窃闻雪山夜叉说生灭法。丘
    井野兽叹未曾有。苟令所言合理。尚得天
    仙归敬。才之所注。庶几于兹。法师等若能
    忘狐鬼之微陋。思句味之可尊。择善而从。
    不简真俗。此则如来之道。不坠于地。弘之
    者众。何常之有。必以心未忘于人我。义不
    察于是非。才亦扣其两端。犹拟质之三藏。
    秋七月己巳译经沙门慧立。闻而愍之。因
    致书于左仆射燕国于公。论其利害曰。立
    闻诸佛之立教也。文言奥远旨义幽深。等圆
    穹之廓寥。类沧波之浩汗。谈真如之性相
    居十地而尚迷。说小草之因缘处无生其
    犹昧。况有萦缠八邪之网。沈沦四倒之流。而
    欲窥究宗因辩其同异者。无乃妄哉。
    窃见大慈恩寺翻译法师慧基早树。智力夙
    成。行洁?璋。操逾松杞。遂能躬游圣域。询
    禀微言。总三藏于胸怀。包四含于掌握。嗣
    清徽于曩哲。扇遗范于当今。实季俗之舟
    航。信缁林之龟镜者也。所翻圣教已三百余
    轴。中有小论。题曰因明。诠论难之旨归。
    序折邪之轨式。虽未为玄门之要妙。然亦
    非造次之所知也。近闻。尚药吕奉御。以常
    人之资窃众师之说。造因明图。释宗因义。
    不能精悟。好起异端。苟觅声誉。妄为穿
    凿。排众德之正说。任我慢之偏心。媒?
    公卿之前。嚣喧闾巷之侧。不惭颜厚。靡
    倦神劳。再历炎凉。情犹未已。然奉御于
    俗事少闲。遂谓真宗可了。何异鼷鼠见釜
    窖之堪陟。乃言昆阆之非难。蛛蝥睹棘林
    之易罗。亦谓扶桑之可网。不量涯分。何殊
    此焉。抑又闻之。大音希声。大辩若讷。所以
    净名会理杜口?吵恰D岣傅赂摺b??绲场?br> 又叔度汪汪之称。元礼摸揩之誉。亦未闻夸
    竞自媒而获?|绅之推仰也。云立致书其
    事遂寝。冬十月丁酉。太常博士柳宣。闻其事
    寝乃作归敬书偈。以檄译经僧众曰
     稽首诸佛  愿护神威  当陈诚请
     罔或尤讥  沈晦未悟  圆觉所归
     久沦爱海  舟楫攸稀  异执乖竞
     和合是依  去离取有  理绝过违
     慢乖八正  戏入百非  取舍同辩
     染净混微  简金去砾  琢玉裨辉
     能仁普鉴  凝虑研几  契诚大道
     孰敢毁诽  谔谔崇德  唯唯浸衰
     惟愿留听  庶有发挥  望矜悃悃
     垂诲???br> 归敬曰。昔能仁示现王宫。假殁双树。微言
    既畅。至理亦弘。刹土蒙摄受之恩。怀生沾
    昭苏之惠。自佛树西荫觉影东临。汉魏??
    为滥觞。符姚盛其风彩。自是名僧间出。贤
    达连镳。慧日长悬。法轮恒驭。开凿之功。始自
    腾显。弘阐之力。仍资什安。别有单开远适
    罗浮。图澄近现赵魏。粗言圭角。未可缕
    陈。莫不辩空有于一乘。论苦集于四谛。
    假铨明有终未离于有为。息言明道。方契
    证于凝寂。犹执玄以求玄。是玄非玄理因
    玄以忘玄。玄或是玄。义虽冥会幽途。事
    理绝于言象。然摄生归寂。终藉筌蹄。亦既
    立言。是非锋起。如彼战争。干戈竞发。负者
    屏气。胜者先鸣。故尚降魔制诸外道。自非
    辩才无畏答难有方。则物辈喧张。我等耻辱。
    是故专心适道。一意总持。建立法幢。只
    椎法鼓。旗鼓既正。则敌者残摧。法轮既转。
    能威不伏。若使望风旗靡。对难含胶。而能
    阐弘三宝。无有是处。尚药吕奉御入空有
    之门。驰正见之路。闻持拟于昔贤。洞微侔
    于往哲。其词辩。其义明。其德真。其行着。已
    沐八解之流。又悟七觉之分。影响成教。若
    净名之诣?园。闻道必求。犹波仑之归无
    竭。意在弘宣佛教。立破因明之疏。若其是
    也。必须然其所长。如其非也。理合指其
    所短。今见僧徒云集并是采石他山。朝野
    俱闻。吕君请益。莫不侧听。泻瓶皆望。荡
    涤掉悔之源。销屏疑忿之聚。有太史令李
    淳风者。闻而进曰。仆心怀正路。行属归依。
    以实慧为大觉。玄躯无为。是调御法体。然
    皎日丽天。??助上玄运用。贤僧阐法。实
    裨天师妙道。是所信受。是所安心。但不敢
    以黄叶为金山鸡成凤。南郭滥吹淄渑混
    流耳。或有异议。岂仆心哉。岂仆心哉。然鹤
    林已后。岁将二千。正法既遥。末法初践。玄
    理郁而不彰。觉道??将湮落。玄奘法师。头
    陀法界。远达迦维。目击道树金河。仍睹
    七处八会。?吵丘樟搿I砣氡税睢f堵薇?住?br> 仍验虚实。至如历览王舍檀特恒河。如斯
    等辈未易具言也。加之西域名僧莫不面
    论般若。东国疑义悉皆质之。彼师?衬嶂??br> 既奉持而不舍。?酬济饕逡喽垂鄱??!K?br> 妒路既得之于声明。耨多罗亦剖断于疑滞。
    法无大小。莫不韫之胸怀。理无深浅。悉
    能决之敏虑。故三藏之名。振旦之所推定。
    摩诃之号。乃罗卫之所共称。名实之际何可
    称道。然吕君学识该博。义理精通。言行枢
    机。是所详悉。至于陀罗佛法。禀自生知。无
    碍辩才。宁由伏习。但以因明义隐。所说不
    同。触象各得其形。共器饭有异色。吕君既
    已执情。道俗企望指定。秋霜已降。侧听锺
    鸣。法云既敷。雷震希发。但龙象蹴蹋。非驴
    所堪。犹缁服壶奥。白衣不践。脱如龙种
    抗说无垢释疑。则?刍悉昙亦优婆能尽。辄
    附微志。请不为烦。若有滞疑。望谘三藏
    裁决。以所承禀。传示四众则。正道克昌。覆
    障永绝。绍隆三宝。其在兹乎。过此已往。非
    复所悉。弟子柳宣白。庚子译经僧明[王*(虍-七+(一/八/八/目))]。答
    柳博士宣。以还述颂言其得失曰
     于赫大圣  觉种圆明  无幽不察
     如响酬声  弗资延庆  孰语归诚
     良导可仰  ??引迷生  百川邪浪
     一味吞并  物有取舍  正匪亏盈
     八邪驰锐  四句争名  饰非鉴是
     抑重为轻  照日冰散  投珠水清
     显允上德  体道居贞  纵加誉毁
     未动遗荣  昂昂令哲  郁郁含情
     俟诸达观  定此权衡  聊申悱悱
     用简英英
    还述曰。顷于望表。预瞻归敬之词。览其
    文焕乎何伟丽也。详其致诚哉岂不然欤。
    悲夫爱海滔天。邪山[既/木]日。封人我者。颠坠
    其何已。恃慢结者。沈沦而不穷。故六十二
    见。争[?`/(?*殳)/酉]荟而自处。九十五道。竞扶仗以
    忘归。如来以本愿大悲亡缘俯应。内圆四
    智。外显六通。运十力以伏天魔。飞七辩
    而摧外道。竭兹爱海济禀识于三空。殄彼
    邪山。驱肖形于八正。指因示果。反本还
    源。大矣哉。悲智妙用。无得而言焉。昔道
    树登庸。被声教于百亿。坚林寝迹。振遗烈
    于三千。自佛日西倾余光东照。周感夜明
    之瑞。汉通宵梦之征。腾兰?k慧炬于前。澄
    什嗣传灯于后。其于译经弘法。神异济时。
    高论降邪。安禅肃物。缉颓网者接武。
    维绝纽者肩随。莫不夷夏钦风幽明翼化。
    联华靡替。可略而详。惟今三藏法师蕴灵秀
    出。含章而体。一味瓶泻以瞻五乘。悲去圣
    之逾远悯来教之多阙。缅思圆义。许道以
    身。心口自谋。形影相吊。振衣警锡。讨本
    寻源。出玉关而远游。指金河而一息。稽
    疑梵宇。探幽洞微。旋化神州。扬真殄谬。
    遗诠阙典。大备兹辰。方等圆宗。弥广前烈。
    所明胜义。妙绝环中之中。真性真空。极?
    方外之外。以有取也有取丧其真。就无求
    之无求蠹其实。拂二边之迹。忘中道之相
    则累遣未易洎其深重空何以臻其极要。
    矣。妙矣至哉大哉。契之于心。然后以之为
    法。在心为法。形言为教。法有自相共相。教
    乃遮诠表诠。粹旨冲宗。岂造次所能?缕。法
    师凝神役智。详本正末。缉熙玄籍。大启幽
    关秘希声应扣击之大小。廓义海纳朝宗
    之巨细。于是殊方硕德异域高僧。伏膺问
    道。蓄疑请益。固已饮河满腹。莫测其浅
    深。聆音骇听。孰知其远近。至于因明小道。
    现比盖微。斯乃指初学之方隅。举立论之[巾*票]
    帜。至若灵枢秘键妙本成功。备诸奥册非
    此所云也。吕奉御。以风神爽拔。早擅多
    能。器宇该通。夙彰博物。戈猎开坟之典。
    钩深坏壁之书。触类而长。穷诸数术。振风
    [台-台+焱]于辩囿。?す饣?诤擦帧f?自浦小O让?br> 日下。五行资其笔削六位伫其高谈。一览
    太玄应问便释。再寻象戏立试即成。实晋
    代茂先。汉朝曼倩。方今蔑如也。既而翱翔
    群略。绰有余功。而敬慕大乘。夙敦诚信。比
    因友生戏尔。忽复属想因明。不以师资。率
    己穿凿。比决诸疏。指斥求非。喧议于朝廷
    形言于造次。考其志也。固已难加。?其
    知也。诚为可惑。此论以一卷成部五纸成
    卷。研机三疏向已一周。举非四十。自无一
    是。自既无是。而能言是。疏本无非。而能言
    非。言非不非。言是不是。言是不是。是是
    而恒非。言非不非。非非而恒是。非非恒是
    不为是所是。是是恒非不为非所非。以
    兹贬失致惑病诸。且据生因了因。执一体
    而亡二义。能了所了。封一名而惑二体。又
    以宗依宗体留依去体以为宗。喻体喻依
    去体留依而为喻。缘斯两系妄起多疑。
    迷一极成谬生七难但以钻穷二论师己
    一心。滞文句于上下。误字音于平去。复以
    数论为声论。举生城为灭城。岂唯差离
    合之宗因。盖亦违倒顺之前后。又探鄙俚讹
    韶以拟梵本啭音。虽复广援七种。而只
    当彼一转。然非彼七所目。乃是第八呼声。
    舛杂乖讹。何从而至。又案。胜论立常极微
    数乃无穷。体唯极小。后渐和合生诸子微。
    数则倍减于常微。体又倍增于父母。迄乎
    终已体遍大千。究其所穷数唯是一。吕公
    所引易系词云。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
    四象生八卦。八卦生万物。云此与彼。言异
    义同。今案。太极无形。肇生有象。元资一气。
    终成万物。岂得以多生一。而例一生多。
    引类欲显博闻。义乖复何所托。设引大例
    生义似同。苦释同于邪见。深累如何自免。
    岂得苟要时誉混正同邪。非身之雠。奚至
    于此。凡所纰紊。胡可胜言。特由率己致斯
    狼狈。根既不正。枝叶自倾。逐误生疑。随
    疑设难。曲形直影其可得乎。试举二三。冀
    详大意。深?繁绪。委答如别。寻夫吕公达
    鉴。岂孟浪而至此哉。示显真俗。云泥难易。
    楚越因彰。佛教弘远。正法凝深。譬洪?非
    掬雪所投。渤?势窠褐勰茉揭病L?妨罾罹?br> 者。灵府沈秘。[示*禁]期邈远。专精九数。综涉六
    爻。博考坟图。瞻观云物。鄙卫宏之失度。
    陋裨窖之未工。神无滞用。望实斯在。既属
    吕公余论。复致间言。以实际为大觉玄
    躯。无为是调御法体。此乃信薰修容有分
    证。禀自然终不可成。良恐言似而意违。
    词近而旨远。天师妙道。幸以再期。且寇氏
    天师。崔君特荐。共贻伊咎。夫复何言。虽谓
    不混于淄渑。盖已自滥于金?耳。惟公
    逸宇寥廓学殚坟素。庇身以仁义。应物以
    枢机。肃肃焉。汪汪焉。擢劲节以干云。淡清
    润而镇地。腾芳文苑。职处儒林。捃摭九
    畴之宗。研详二戴之说。至于经礼三百曲
    礼三千。莫不义符指掌事如俯拾。[缶*尊]俎咸
    推其准的。法度必待其雌黄。遂令相鼠
    之诗绝闻于野。鱼丽之咏。盈耳于朝。惟名
    与实尽善尽美。而诚敬之重禀自夙成。弘
    护之心实惟素蓄。属斯喧议。同耻疚怀。故
    能投刺含胶。允光大义。非夫才兼内外照
    冥邻几。岂能激扬清浊济俗匡真者耶。
    昔什公门下。服道者三千。今此会中同德者
    如市。贫道猥以庸陋。叨厕末筵。虽庆朝闻。
    终惭夕惕。详以造疏三德并是贯达五乘。墙
    仞罕窥词峰难仰。既属商羊鼓舞而霈泽
    必沾。词雷迅发。恐无暇掩耳佥议。古人
    曰。一枝可以戢羽。何繁乎邓林潢?醋阋?br> 沈鳞。岂俟于沧海。故不以愚[怡-台+?]。垂逼课虚
    辞弗获免。粗陈梗概。虽文不足取。而义
    或可观。顾己庸疏。弥增悚恧。指述还答。余
    无所申。释明?F白
    癸卯宣得书。又激吕奉御。因奏其事。敕遣
    群公学士等。往慈恩寺请三藏。与吕公对
    定。词屈谢而退焉
    显庆元年春正月景寅 皇太子忠自以非
    嫡不敢久处元良。乃慕太伯之规。陈表累
    让大帝从之。封忠为梁王。赐物一万段
    甲第一区。即以其月。册 代王弘为 皇
    太子 代子就大慈恩寺。为 皇太子设
    五千僧斋。人施帛三段
    敕遣朝臣行香。时黄门侍郎薛元超中书侍
    郎李义府。因参法师。遂问曰。翻经固法门之
    美。未审更有何事可以光扬。又不知古
    来翻译仪式如何。法师报曰。法藏冲奥通演
    实难。然则内阐住持。由乎释种。外护建立。
    属在 帝王。所以泛海之舟。能驰千里。依
    松之葛。遂竦万寻。附托胜缘。方能广益。今
    汉魏遥远。未可详论。且陈符姚已来。翻宣
    经论。除僧之外。君臣赞助者。符坚时昙摩难
    提译经。黄门侍郎赵整执笔。姚兴时鸠摩罗
    什译经。姚主及安城侯姚嵩执笔。后魏菩提
    留支译经。侍中崔光执笔。及制经序。齐梁周
    隋并皆如是。贞观初波颇罗那译经 敕
    左仆射房玄龄赵郡王李孝恭太子詹事杜正
    伦太府卿萧?等监阅详缉。今独无此。又慈
    恩寺圣上为文德圣皇后营建。壮丽轮奂。今
    古莫俦。未得建碑传芳示后。显扬之极。
    莫过于此。公等能为致言。则斯美可至。二
    公许诺而去。明日因朝。遂为法师陈奏
    天皇皆可之。壬辰光禄大夫中书令兼捡??
    太子詹事监修国史柱国固安县开国公崔
    殷礼。宣
    敕曰。大慈恩寺僧玄奘。所翻经论。既新翻
    译。文义须精。宜令太子太傅尚书左仆射燕
    国公于志宁。中书令兼捡??吏部尚书南阳
    县开国男来济。礼部尚书高阳县开国男许
    敬宗。守黄门侍郎兼捡??太子左庶子汾阴
    县开国男薛元超。守中书侍郎兼捡??右庶
    子广平县开国男李义府。中书侍郎杜正伦
    等。时为看阅。有不稳便处即随事润色。若
    须学士任量追三两人。罢朝后
    敕遣内给事王君德。来报法师云。师须官
    人助翻经者。已处分。于志宁等令往。其碑
    文朕望自作。不知称师意不。且令相报。
    法师既奉
    纶旨。允慰宿心。当对使人悲喜不觉泪流
    襟袖。翌日法师自率徒众等诣
    朝堂奉表陈谢(表文失)
    二月有尼宝乘者。高祖太武皇帝之婕妤。
    隋襄州总管临河公薛道衡之女也。德芬彤
    管美擅椒闱。父既学业见称。女亦不亏
    家训。妙通经史兼善文才。大帝幼时从其
    受学。嗣位之后以师傅旧恩。封河东郡夫
    人。礼敬甚重。夫人情慕出家。帝从其志。为
    禁中别造鹤林寺而处之。并建碑述德。
    又度侍者数十人。并四事公给。将进具戒。
    至二月十日。敕迎法师并将大德九人各
    一侍者。赴鹤林寺。为河东郡夫人薛尼受
    戒。又 敕庄??宝车十乘音声车十乘。待于
    景曜门内。先将马就寺迎接。入城门已方
    乃登车发引。大德居前音声从后。是时春
    之仲月。景物妍华。柳翠桃红。松青雾碧。锦
    轩紫盖。交映其间。飘飘然犹给园之众适
    王城矣。既到安置别馆。设坛席为宝乘
    等五十余人受戒。唯法师一人为?梨诸德
    为证而已。三日方了。受戒已复命巧工吴智
    敏图十师形。留之供养。鹤林寺侧先有德
    业寺尼众数百。又奏请法师受菩萨戒于
    是复往德业。事讫辞还。?甘┞≈亍‰?br> 遣内给事王君德将手力执花盖引送衢
    路。观者极生善焉。鹤林后改为隆国寺焉。
    无几御制碑文成 敕遣太尉公长孙无
    忌以碑宣示群公。其词曰
    朕闻。乾坤缔构之初。品物权舆之始。莫不载
    形后土。藉覆穹苍。然则二曜辉天。靡测
    盈虚之象。四溟纪地。岂究波澜之极。况乎
    法门冲寂。现生不灭之前。圣教牢笼。示有无
    形之外。故以道光尘劫。化洽含灵者矣。缅
    惟。王宫发迹。莲披起步之花。神沼腾光。
    树曲空低之干。演德音于鹿苑。会多士于
    龙宫。福已罪之群生。兴将灭之人代。能使
    下愚挹道。骨碎寒林之野。上哲钦风。魂沈
    雪山之偈。丝流法雨。清火宅而辞炎。轮升
    慧日。皎重昏而归昼。朕逖览缃史。详观
    道艺。福崇永劫者。其唯释教欤 文德皇
    太后。凭柯琼树。疏派[王*(虍-七+(一/八/八/目))]源。德照涂山。道
    光妫?I。流芬彤管。彰懿则于八?。垂训紫
    宫。扇徽猷于万古。遽而阴精掩月。永戢贞
    辉坤维绝纽。长沦茂迹。抚奁镜而增感。
    望陟屺而何追。昔仲由兴叹于千锺。虞丘
    致哀于三失。朕之罔极。实有切于终身。故
    载怀兴葺。创兹金地。却背?郊。点千庄之
    树锦。前临终岳。吐百仞之峰莲。左面八川。
    水皎池而分镜。右邻九达。羽飞盖而连云。
    抑天府之奥区。信上京之胜地。尔其雕轩架
    迥绮阁凌虚。丹空晓乌。焕日宫而泛彩。
    素天初兔。鉴月殿而澄辉。薰径秋兰。疏庭
    佩紫。芳岩冬桂密户丛丹。灯皎繁花。焰转
    烟心之鹤。幡标迥刹。彩萦天外之虹。飞陛
    参差。含文露而栖玉。轻帘舒卷。网靥宿而
    编珠。霞班低岫之红。池泛漠烟之翠。鸣佩
    与宵锺合韵。和风共晨梵分音。岂直香积
    天宫。远惭轮奂。阆风仙阙。遥愧雕华而已
    哉。有玄奘法师者。??真如之冠冕也。器宇凝
    邃。若清风之肃长松。缛思繁蔚。如绮霞之
    辉迥汉。腾今照古之智。挺自生知。蕴寂怀真
    之诚。发乎髫龀。孤标一代迈生远以照
    前。迥秀千龄。架澄什而光后。以为淳风替
    古浇俗移今。悲巨夜之长昏。痛微言之永
    翳。遂?投迹异域。广餐秘教。乘杯云汉之
    外。振锡烟霞之表。滔天巨海。侵惊浪而羁
    游。[一/旦]地严霜。犯凄气而独逝。平郊散绪。衣
    单雪岭之风。旷野低轮肌弊流沙之日。遐征
    月路。影对宵而暂双。远迈危峰。形临朝而
    永只。迹穷智境。探赜至真。心罄玄津。研
    几秘术。通昔贤之所不逮。悟先典之所
    未闻。遂得金牒东流。续将断之教。宝偈西
    从。补已缺之文。于时??灵基。栖心此
    地。弘宣奥旨。叶重翠于只林。远辟幽关。
    波再清于定水。朕所以虔诚八正。肃志双
    林。庶延景福。式资冥助。奉愿皇太后。逍
    遥六度。神游丹阙之前。偃息四洲。魂升紫
    极之境。悲夫。玉烛易往促四序于炎凉。金
    箭难留。驰六龙于晷漏。恐波迁树在。夷溟
    海于桑田。地是势非。沦高峰为幽谷。于
    是敬刊贞石式旌真境。其铭曰
    三光昭象。万品流形。人途超忽。时代虚盈。
    淳风久谢。浇俗潜生。爱波滔识。业雾昏情。猗
    欤调御。迦维腾迹。妙道乘幽玄源控寂。鹫
    峰遐峙。龙宫广辟。慧日舒光。慈云吐液。?
    言圣教。载想德音。义崇往劫。道冠来今。
    腾神九域。晦迹双林。汉梦如在。周星遽沈。
    悲缠奁镜。哀深栋宇。濯龙潜润。椒风韬绪。
    霜露朝侵。风枝夕举。云车一驾。悠哉万古。
    乃兴轮奂。??构雕华。紫栋留月。红梁藻霞。
    云窗散叶。风沼翻花。盖低凤偃。桥侧虹斜。
    爰有慧命。英器灵冲。孤标千载。独步三
    空。给园味道。雪岭餐风。智灯再朗。真筌重
    崇。四运流速。六龙驰骛。巨夜销氛。幽关
    启曙。茂德垂范。徽尘表誉。勒美披文。
    遐年永着。三月丁亥群公等奉
    圣制。咸诣朝堂。上表陈谢曰。跪发天华。觏
    河宗之奇宝。虔开秘篆。聆云英之丽曲。包
    万叶之鸿规。笼千祀之殊观。相趋庆?。莫
    知所限。窃以。慧日西照。朗巨夜而开冥。法
    流东徙。洽陈亥而挺秀。无方之化不一。应
    物之理同归。历代迄兹。咸崇斯典。伏惟
    陛下。垂衣截海。作镜中区。锡类之道弥光。
    出要之津尤重。开给园于胜境。延称首以
    闲居。地穷轮奂。人标龙象。重兹[泳-永+(虍-七+(一/八/八/目))]发冲旨。
    爰制丰碑。妙思难涯。玄襟独王。义超系表。
    理邃环中。臣等夙蔽真宗。幸窥
    天藻。以坳堂之量。揣灵?之峻壑。蜉蝣
    之情。议仙骥之遐寿。式歌且舞。咸诵在
    心。循览周遍。不胜欣跃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第八

  赞助、流通、见闻、随喜者,及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依佛菩萨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愿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乐,无诸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天涅槃正路。家门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获本妙心。兵戈永息,礼让兴行,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四恩总报,三有齐资,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生生世世永离恶道,离一切苦得究竟乐,得遇佛菩萨、正法、清净善知识,临终无一切障碍而往生有缘之佛净土,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

免责声明:本网站为佛教网站,非赢利性网站,内容多转载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网站所有文章、内容,转载,功德无量。(未经允许,禁止复制网站模板)

联系QQ:  站长信箱:zgddfj@163.com

[京ICP备16063509号-1]

得雅他 贝堪则 贝堪则 玛哈贝堪则 惹杂萨目 嘎喋 梭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