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中国当代佛教网-藏经阁!

微博 微信
欢迎关注
中国当代佛教网公众号
客服

注册登录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史传部二 >
  • 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第九

      起显庆元年三月谢慈恩寺碑成终
      三年正月随车驾还西京
    显庆元年春三月癸亥 御制大慈恩寺碑文
    讫。时礼部尚书许敬宗遣使送碑文与法
    师。鸿胪寺又有符下寺。甲子法师率寺众
    诣阙陈谢曰。沙门玄奘言。被鸿胪寺符。伏
    奉 敕旨。亲纡 圣笔。为大慈恩寺所制
    碑文已成。?痹蟀?佟″反是?铡P?乓?br> 峻。梵侣增荣。?厚地而怀惭。负层穹而
    寡力。玄奘闻。造化之功。既播物而成教。圣
    人之道。亦因辞以见情。然则画卦垂文。空
    谈于形器。设爻分象。未?于寰域。羲皇
    之德。尚见称于前古。姬后之风。亦独高于
    后代。岂若开物成务。阐八正以?ふ隆Z?br> 道立言。证三明而导俗。理穷天地之表。情
    该日月之外。较其优劣。斯为盛矣。伏惟
     皇帝陛下。金轮在运。玉历乘时。化溢四洲。
    仁覃九有。道包将圣。功茂?神。纵多能于
    生知资率由于天至。始悲奁镜。即创招提。
    俄树胜幢。更敷文律。若乃
    天华颖发。?痹宀ㄌ凇M瘫屎6?辛??Q?br> 词林而包鹤树。内该八藏。外?六经。奥而
    能典。宏而且密。固使给园遗迹。托
    宝思而弥高。奈苑余芬。假琼章而不昧。
    岂直抑扬梦境。照澈迷涂。谅以?范四天
    牢笼三界者矣。玄奘言行无取。猥预缁徒。
    亟叨恩顾。每谓多幸。重忝曲城之造。欣逢
    像法之盛。且惭且跃。实用交怀。无任竦戴
    之诚。谨诣朝堂。奉表陈谢。乙丑。法师又惟。
     主上文明天纵。圣而多能。非直文丽魏
    君。亦乃书迈汉主。法师以见碑是圣文。其
    书亦望神笔因诣阙请 皇帝自书。表曰。
    沙门玄奘等言。窃以应物垂象。神用溥该。
    随时设教 圣功毕尽。是知日月双朗。始
    极经天之运卉木俱秀。方穷丽地之德。伏
    惟 皇帝陛下。智周万物。仁沾三界。既隆
    景化。复阐玄风。鄙姬穆之好道。空赏瑶池
    之咏。蔑汉明之崇法。徒开白马之祠遂乃
    俯降天文。远扬幽旨。用雕丰琬。长垂茂则。
    同六英之发音。若五纬之?り住7笾粱扯?br> 感俗。弘大誓以匡时。岂独幽赞真如显
    扬玄赜者也。虽玉藻斯畅。翠版将刊。而银
    钩未书。丹字犹韫。然则夔乐已?。匪里曲
    之堪预。龙乡既昼。何爝火之能明。非夫牙
    旷抚律。羲和总驭。焉得扬法鼓之大音。裨
    慧日之冲彩。敢缘斯义。[冒-目+月]用干祈。伏乞成
    兹具美。勒以 神笔。庶?R云之妙。迈迹前
    王。垂露之奇。腾芬后圣。金声玉振。即悟群
    迷。凤翥龙蟠。将开众瞽。岂止克隆像教。怀
    生沾莫大之恩。实亦聿赞
    明时。宗社享无??之福。玄奘禀识愚浅。谬
    齿缁林。本惭窥涉。多亏律行。猥辱宸词。
    过蒙褒美。虽惊惕之甚措颜无地。而慊
    恳之勤。翘诚有日。重敢尘黩。更怀冰火。表
    奏不纳。景寅法师又请曰。昨一日蒙?天
    藻喜戴不胜。未允神翰。翘丹尚拥。窃以
    攀荣奇树。必含笑而芬芳。跪宝玉岑。亦舒
    渥而贻彩。伏惟
    陛下。提衡执粹。垂拱大宁。?彼肩埠痢8┠?br> 多艺。鸿范光于涌洛。草圣茂于临池。玄奘
    肃荷前恩。奉若华于金镜。[冒-目+月]希后泽。伫桂
    影于银钩。岂直合璧相循。联辉是仰。亦
    恐非
    天翰。无以悬日月之文。唯 丽则可以摅
    希微之轨。驰魂?a首。非所敢望。不胜积
    慊。昧死陈请。表奏 帝方运神笔。法师既
    蒙 帝许。不胜喜庆。表谢曰。沙门玄奘
    言。伏奉
    敕旨。许降 宸笔。自勒 御制大慈恩寺碑
    文。茧诰爰臻。纶慈猥集。只荷惭惕。罔知攸
    措。玄奘闻。强弩在彀。鼯鼠不足动其机。鸿
    锺匿音。纤莛无以发其响。不谓日临月照。
    遂回景于空门。雨润云[?`/丞]。乃照感于玄
    寺。是所愿也。岂所图焉。伏惟
    陛下。履翼乘枢握符缵运。追轩迈顼孕
    夏吞殷。演众妙以陶时。总多能而景俗。
    九域之内。既沐仁风。四天之表。亦沾玄化。
    然则津梁之法。非至圣无足阐其源。幽赞
    之工。非至人何以敷其迹。虽追远所极。自
    动天情。而冥佑可祈。即回 宸?英词曲
    被。已超希代之珍。秘迹行开。将?绝价
    之宝。凡在群品。靡弗欣戴。然彼梵徒。倍增
    庆跃。梦钧天之广乐。匹此非奇。得轮王之
    髻珠。俦兹岂贵。庶当刊以贞石。用树福庭。
    [蠢-日]彼迷生。方开耳目。盛乎法炬。传诸未来。
    使夫瞻宝字而仰银钩。发菩提于此日。
    讽遒文而探至赜。悟般若于斯地。劫
    城穷芥。昭昭之美恒存。迁海还桑。蔼蔼之
    风无朽。玄奘出自凡品。夙惭行业。既蒙落
    饰。思阐玄猷。往涉迦维。本凭
    皇化。迨兹翻译。复承 朝奖。而贞观之
    际。滥沐洪慈。永徽以来。更叨殊遇。二主神
    笔。猥赐褒扬。两朝
    圣藻。极垂荣饰。顾循愚劣。实怀兢惧。输
    报之诚。不忘昏晓。但以恩深巨[坚-臣+(虍-七+(一/谷))]。岂滴水
    之能酬。施厚崧丘。匪纤尘之可谢。唯当
    凭诸慧力。运以无方。资景祚于园寝。助隆
    基于七百。不任竦戴之至。谨附内给事臣
    王君德奉表。陈谢以闻。轻犯威严。伏深战
    栗。夏四月八日 大帝书碑并匠镌讫。将
    欲送寺。法师惭荷 圣慈。不敢空然待
    送。乃率慈恩徒众及京城僧尼。各营幢盖宝
    帐幡花。共至芳林门迎
    敕。又遣大常九部乐长安万年二县音声共
    送。幢最卑者。上出云霓。幡极短者。犹摩霄
    汉。凡三百余事。音声车百余乘。至七日冥
    集城西安福门街。其夜雨。八日路不堪行
     敕遣且停。仍迎法师入内。至十日天景
    晴丽 敕遣依前陈设。十四日旦方乃引
    发幢幡等。次第陈列。从芳林门至慈恩寺
    三十里间。烂然盈满
    帝登安福门楼。望之甚悦。京都士女。观者
    百余万人。至十五日度僧七人。设二千僧
    斋。陈九部乐等于佛殿前。日晚方散。至十
    六日。法师又与徒众诣朝堂。陈谢碑至寺。
    表曰。沙门玄奘等言。今月十四日。伏奉
    敕旨。送御书大慈恩寺碑。并设九部乐供
    养。尧日分照。先增慧炬之辉。舜海通波。更
    足法流之广。丰碣岩[立*寺]。天文景烛。状彩
    霞之映灵山。疑缛宿之临仙峤。凡在缁
    素。电激云奔。瞻奉惊跃。得未曾有。窃以八
    卦垂文。六爻发系。观鸟制法。泣麟敷典
     圣人能事。毕见于兹。将以轨物垂范。随
    时立训。陶铸生灵。抑扬风烈。然则秦皇
    刻石。独昭美于封禅。魏后刊碑。徒纪功于
    大飨。犹称题目。高视百王。岂若亲纡?痹濉?br> 俯开仙翰。金奏发韶。银钩绚迹。探龙宫而
    架三玄。轶凤篆而穷八体。扬春波而骋
    思。滴秋露以标奇。弘一乘之妙理。赞六
    度之幽赜。化总三千之域。声腾百亿之
    外。奈苑微言。假 天词而更显。竹林开士。
    托神笔而弥尊。因使梵志归心。截疑网
    而祗训。波旬革虑。偃邪山而徇道。岂止尘
    门之士。始悟迷方。滞梦之宾。行超苦际。像
    教东渐。年垂六百。弘阐之盛。未若于兹。至
    如汉明通感。尚咨谋于傅毅。吴主归宗。犹
    考疑于阚泽。自斯已降。无足称者。随缘化
    物。独推
    昭运。为善必应。克峻昌基。若金轮之王。神
    功不测。同宝冠之帝。休祚方永。玄奘等。谬

    朝恩。幸登玄肆。属慈云重布法鼓再扬。三
    明之化既隆。八正之门长辟。而顾非贞恳。虚
    蒙奖导。仰层?F而荷泽。俯浚谷以怀惭。
    无任竦戴之诚。谨诣
    阙陈谢以闻。碑至。有司于佛殿前东北角。
    别造碑屋安之。其舍复拱重栌。云楣绮栋。
    金花下照。宝铎上晖。仙掌露盘。一同灵塔
    大帝善楷隶草行。尤精飞白。其碑作行
    书。又用飞白势作。显庆元年四字。并穷神
    妙。观者日数千人。文武三品已上表乞模
    打。许之。自结绳息用文字代兴。二篆形殊。
    楷草势异。悬针垂露。云气偃波。铭石章
    程。八分行隶。古人互有短长。不能兼美。
    至如汉元称善史书。魏武工于草行。锺繇
    闲于三体。王仲妙于八分。刘邵张弘发
    誉于飞白。伯英子玉流名于草圣。唯中郎右
    军稍兼众美。亦不能尽也。故韦文休见二
    王书曰。二王自可称能。未是知书也。若其
    天锋秀拔。?郁遒健。该古贤之众体。尽先
    哲之多能。为毫翰之阳春。文字之寡和者。
    信归之于我皇矣。法师少因听习。及往西
    方涉凌山雪岭。遂得冷病发。即封心屡
    经困苦。数年已来凭药防御得定。今夏五月
    因热追凉。遂动旧疾几将不济。道俗忧惧
    中书闻奏
    敕遣供奉上医尚药奉御蒋孝璋针医上官
    琮专看。所须药皆令内送。北门使者日有数
    般。遣伺气候。递报消息。乃至眠寝处所。皆
    遣内局上手安置。其珍惜如是。虽慈父之
    于一子。所不过也。孝璋等给侍医药昼夜
    不离。经五日方损。内外情安。法师既荷圣
    恩。翌日进表谢曰。沙门玄奘言。玄奘拙自
    营卫。冷疹增动。几至绵笃。殆辞昭运。天恩
    矜悯。降以良医。针药才加。即蒙瘳愈。驻
    颓龄于欲尽。反营魄于将消。重睹昌时。复
    遵明导。岂止膏盲永绝。腠理恒调而已。顾
    循庸菲。屡荷殊泽。施厚命轻。罔知输报。
    唯凭慧力。庶?冥祉。玄奘犹自虚?贰N纯?br> 诣阙陈谢。无任悚戴之至谨遣弟子大
    乘光奉表以闻
    帝览表遣给事王君德。慰问法师曰。既新
    服药后气力固当虚劣。请法师善自摄卫。未
    宜即用心力。法师又蒙圣问。不胜喜惧之
    至。又表谢曰。沙门玄奘言。玄奘业累所婴。
    致招疾苦。呼吸之顷。几隔明时。忽蒙
    皇帝皇后降慈悲之念垂性命之忧。天使频
    临。有逾十慰。神药俯救。若遇一丸。饮沐
    圣慈。已祛沈痛。蒙荷医疗。遂得痊除。岂
    期已逝之魂。见招于上帝。将夭之寿。重禀
    于洪?。退省庸微。何以当此。抚膺愧越。言
    不足宣。荷殊泽而讵胜。粉微躯而靡谢。
    方冀?宰壤袼小s来松硇摹R源鸩淮沃?鳌?br> 少塞无穷之责。无任感戴之极。谨附表谢
    闻。喜惧兼并。罔知攸措。尘黩听览。伏增惶
    悚。往贞观十一年中有 敕曰。老子是朕
    祖宗。名位称号。宜在佛先。时普光寺大德
    法常。总持寺大德普应等数百人。于朝堂
    陈诤。未蒙改正。法师还国来已频内奏。许
    有商量未果而
    文帝升遐。永徽六年有
    敕。道士僧等犯罪。情难知者。可同俗法推
    勘。边远官人不闲
    敕意。事无大小。动行枷杖。亏辱为甚。法师
    每忧之。因疾委顿。虑更不见 天颜。乃附
    人陈前二事。于国非便。玄奘命垂旦夕。
    恐不获后言。谨附启闻。伏枕惶惧
    敕遣报云。所陈之事闻之。但佛道名位
    先朝处分事须平章。其同俗 敕即遣停废。
    师宜安意强进汤药。至二十三日降 敕
    曰。道教清虚。释典微妙。庶物藉其津梁。三
    界之所遵仰。比为法末人浇。多违制律。
    权依俗法。以申惩诫。冀在止恶劝善。非
    是以人轻法。但出家人等。具有制条。更别
    推科。恐为劳扰。前令道士女道士僧尼有
    犯依俗法者宜停。必有违犯宜依条制。
    法师既荷兹圣泽。奉表指阙。陈谢曰。沙门
    玄奘言。伏见 敕旨。僧尼等有过停依俗
    法之条。还依旧格非分之泽。忽委缁徒。不
    訾之恩。复沾玄肆。??阳沐道。实用光华。
    ?地循躬。唯增震惕。窃以法王既没。像化
    空传。宗绍之规。寄诸明后。伏惟
    皇帝陛下。宝图御极。金轮乘正。?兹释教。
    载怀宣阐。以为落饰玄门。外异流俗。虽
    情牵五浊。律行多亏。而体被三衣。福田斯
    在。削玉条之密网。布以宽仁。信金口之直
    词。允兹回向。斯固天只载悦。应之以休征。
    岂止梵侣怀恩。加之以贞确。若有背兹宽
    贷。自贻伊咎。则违大师之严旨。亏 圣主
    之深慈。凡在明灵。自宜谴谪。岂待平章之
    律。方科奸妄之罪。玄奘庸昧。猥厕法流。每

    鸿恩。以怀惭惕。重祗殊奖。弥复兢惶。但以
    近婴疾疹。不获随例指阙。无任悚戴
    之至。谨遣弟子大乘光奉表陈谢以闻。自
    是僧徒得安禅诵矣。法师悲喜交集不觉
    泪沾矜袖。不胜?跃之至。又重进表谢曰
     沙门玄奘言。伏奉 恩敕。除僧等依俗
    法推勘条章。喜戴之心。莫知准譬。窃寻
    正法隆替。随君上所抑扬。[(雪-雨)/粉/廾]伦厚薄。俪
    玄风以兴缺。自圣运在[王*(虍-七+(一/八/八/目))]。明皇执粹。甄崇
    道艺。区别玄儒
    开不二之键。广唯一之辙。写龙宫于蓬阁。
    接鹫坏于神[白/(犀-尸-牛)/十]。俾夫锺梵之声。洋溢区宇。
    福善之业濯沐黎萌。??法门之嘉会。率土
    之幸甚。顷为僧徒不整。诲驭乖方。致使内
    亏佛教。外犯王法。一人获罪。举众蒙尘。遂
    触天威。令依俗法。所期清肃。志在惩诫。僧
    等震惧。夙夜惭惶。而圣鉴天临。仁泽昭被。笃
    深期于玄妙。掩纤垢于含弘。爰降殊恩。释
    兹严罚。非其人之足惜。顾斯法之可尊。
    遂令入网之鱼复游江汉。触笼之鸟还?
    杳冥。法水混而更清。福田卤而还沃。僧等
    各深荷戴。人知自勉。庶当厉情去恶。以副
    天心。专精礼念。用答鸿造。伏惟皇帝皇后。
    以绍隆之功。永凝百福。乘慈悲之业。端拱
    万春。震域缔祥。维城具美。不胜舞跃感
    荷之至。谨重附表陈谢以闻。轻黩冕旒。伏
    增惶恐。帝览表。知法师病愈。遣使迎法
    师入。安置于凝阴殿院之西阁供养。仍彼
    翻译或经二旬三旬方乃一出。冬十月中宫
    在难。归依三宝。请垂加佑。法师启曰
    圣体必安和无苦。然所怀者是男。平安之
    后。愿听出家。当蒙敕许。至十一月五日
    皇后施法师纳袈裟一并杂物等数十件。法
    师启谢曰。沙门玄奘启。垂?纳并杂物等。
    捧对惊惭。不知比喻。且金缕上服。传自先
    贤。或无价衣。闻诸圣典。未有穷神尽妙目
    击当如今之赐者也。观其均彩浓淡。敬君
    不能逾其巧。裁缝婉密。离娄无以窥其
    际。便觉烟霞入室。兰囿在身。旋俯自瞻。
    顿增荣价。昔道安言珍秦代。未遇此恩。
    支遁称礼晋朝。罕闻斯泽。唯玄奘庸薄。独
    窃洪私。顾宠循躬。弥深战汗。伏愿皇帝皇
    后。富众多之子孙。享无疆之福祚。长临玉
    镜。永御宝图。覆育群生。与天无极。不任
    惭佩之至。谨启谢闻。施重词轻。不能宣尽。
    五日申后。忽有一赤雀飞来止于御帐。玄
    奘不胜喜庆。陈表贺曰。沙门玄奘言。玄奘
    闻。白鸠彰瑞。表殷帝之兴。赤雀呈符。示
    周王之庆。是知。穹昊降祥。以明人事。其
    来久矣。玄奘今日申后酉前。于显庆殿庭
    帷内见有一雀背羽俱丹。腹足咸赤。从南
    飞来入帐。止于御座徘徊踊跃。貌甚从容。
    见是异禽。乃谓之曰。皇后在孕。未遂分诞。
    玄奘深怀忧惧。愿乞平安。若如所祈。为
    陈喜相。雀乃回旋。蹀足示平安之仪。了然
    解人意。玄奘深心欢喜。举手唤之。又徐徐
    相向。乃至逼之不惧。抚之不惊。左右之人。
    咸悉共见。玄奘因为受三归。报其雅意。未
    及执捉。从其徘徊。遂复飞去。伏惟皇帝皇
    后。德通神明。恩加兆庶。礼和乐洽。仁深义
    远。故使羽族呈祥。神禽效质。显子孙之
    茂。彰八百之隆。既为曩代之休符。亦是当
    今之灵贶。玄奘轻生有幸。肇属嘉祥。喜?
    之深。不敢缄默。略疏梗概。谨以奏闻。若其
    羽翼之威仪。阳精之淳伟。历代之稽古。出见
    之方表。所不知也。谨言。表进已顷间有
     敕令使报法师。皇后分难已讫果生男。端
    正奇特。神光满院。自庭烛天。朕欢喜无已。
    跃内外舞。必不违所许。愿 法师护念。号
    为佛光王。法师进贺曰。沙门玄奘言。窃闻。
    至道收敷。启天人于载弄。深期所感。诞
    玄圣于克岐。伏惟
    皇帝皇后。情镜三空。化孚九有。故能辟垂
    旒于二谛。却走马于一乘。兰殿初歆。爰发
    俱胝之愿。?柯在孕。便结?城之征。俾夫
    十号降灵。弘兹摄受。百神翼善。肃此宫
    闱。所以灾厉克清。安和载诞。七花俨以
    承步。九龙低而濯质。玄门伫迹。道树虚阴。
    虽昔之履帝呈祥。扪天表异。宁足以方斯
    感贶。匹此英猷。率土咏歌。喜 皇陛之
    纳佑。缁林勇锐。欣绀马之来游。伏愿无替
    前思。特令法服靡局常恋。迥构良因。且
    帝子之崇出处斯在。法王之任高尚弥隆。加
    以功德无边。津梁载远。傥圣泽无舛。弘
    誓不移。窃谓殚四海之资。不足比斯檀行。
    倾十地之业。无以譬此福基。当愿 皇帝
    皇后。百福凝华。齐辉北极。万春表寿。等固
    南山。罄娱乐于延龄。践萨云于遐劫。储
    君允茂。绥绍 帝猷。宠蕃惟宜。翊亮王
    室。襁褓英胤。休祉日繁。?烤?谟诒局Α?br> 嗣芳尘于草座。玄奘滥偶丕运。局影禁门。
    贵匪德升。宠缘
    恩积。幸属国庆惟始。净业开基。踊跃之怀。
    尘粉无恨。不胜喜贺之至。谨奉表以 闻。
    轻触威严。伏增战越。佛光王生满三日。法
    师又进表曰。沙门玄奘言。奘闻。易嘉日新
    之义。诗美无疆子孙。所以周祚过期。汉历
    遐缅者。应斯道也。又闻。龙门洄激。资
    源长而流远。桂树丛生。藉根深而芳蔼。伏惟
    皇运累圣相承。重规叠矩。积植仁义。浸
    润黎元。其来久也。由是
    二后光膺大宝。为子孙基。可谓根深源长
    矣。逮 陛下受图。功业逾盛。还淳反素。迈
    三五之踪。制礼作乐。逸殷周之轨。不恃
    黄屋为贵。以济兆庶为心。未明求衣。日
    昃忘食。一人端拱。万里廓清。虽成康之隆。
    未至于此。是故卿云纷郁。江海无波。日域
    遵风。龙乡沐化。荡荡乎。巍巍乎。难得而备
    言矣。既而道格穹苍。明神降福。令月嘉
    晨。皇子载诞。天枝广茂。琼萼增敷。率土怀
    生。莫不庆赖。在于玄奘。特百恒情。岂直
    喜圣后之平安。实亦欣如来之有嗣。伏愿
    不违前
    敕。即听出家。移人王之胤。为法王之子。披
    着法服。制立法名。授以三归。列于僧数。绍
    隆像化。阐播玄风。再秀禅林。重晖觉苑。追
    净眼之茂迹。践月盖之高踪。断二种缠。成
    无等觉。色身微妙。譬彼山王。焰网庄严。过
    于日月。然后荫慈云于大千之境。扬慧炬
    于百亿之洲。振法鼓而挫天魔。麾胜幡而
    摧外道。接沈流于倒海。扑燎火于邪山。竭
    烦恼之深河。碎无明之巨[谷-禾+卵]。为天人师。作
    调御士。唯愿先庙先灵。藉孙祉而升彼岸
    皇帝皇后。因子福而享万春。永握灵图。常
    临九域。子能如此。方名大孝。始曰荣亲。所
    以释迦弃国而务菩提。盖为此也。岂得以
    东平琐琐之善。陈思庸庸之才。并日而论优
    劣。同年而议深浅矣。谨即严衣棒钵。以
    望善来之宾。拂座清涂。用伫逾城之驾。不
    胜庆慰翘?之至。谨奉表以闻。轻触
    宸威。追深战越。当即受三归服袈裟。虽
    保养育。所居常近于法师。十二月五日
    满月。敕为佛光王度七人。仍请法师为王
    剃发。法师进表谢曰。沙门玄奘言。昨奉恩
    旨。令玄奘为佛光王剃发。并敕度七人。所
    剃之发。则王之烦恼落也。所度之僧。则王
    之侍卫具也。是用震动波旬之殿。踊跃净居
    之怀弘愿既宣景福弥盛。岂谓庸贱之手。得
    效伎于天肤。凡庶之人。蒙入道于嘉会。上下
    欣?。悲喜交集。窃寻。覆护之重。在褓所先。
    解脱之因。落饰为始。伏惟皇帝皇后。道凝
    象外。福洽区中。所以光启妙门。聿修德本。
    所愿皇阶纳佑。玉??雍汀A侔僖谔煜隆?br> 毕千万岁期。佛光奇子。乳哺惟宜。善神卫
    质。诸佛摩顶。增华睿哲之姿。允穆绍隆之寄。
    新度之僧。荷泽既深。亦当翘勤道业。专精
    戒行。允副丝纶。伫当取草。不胜感荷之
    至。谨奉表以闻。其日法师。又重庆佛光王
    满月。并进法服等。奏曰。沙门玄奘言。窃闻。
    搏风迅羽。累日而冲空。泻月明玑。逾旬
    而就满。是知。禀灵物表。亮采天中者。固
    以后发其姝惟新厥美者矣。惟佛光王。
    资上善以缔祥。阐中和而育德。自微园
    降诞。天祠动瞻。睿气清衿。寝兴纳佑。玉
    颜秀表。晨夕增华。自非皇帝皇后慧日在
    躬。法流濯想。寄绍隆于磐石。启落饰于
    天人。其孰能福此褓衣。安兹乳哺。无灾无
    害。克岐克嶷者哉。今魄照初环。满月之姿
    盛矣。?枝再长。如莲之目?兮。所以紫殿
    慰怀。黔首胥悦。七众归怙。四门伫鉴。岂唯
    日索后言鹤骖待驭而已。玄奘幸蒙恩宠。
    许垂荫庇。师弟之望。非所庶几。同梵之情。
    实切怀抱。辄敢进金字般若心经一卷并函。
    报恩经变一部。袈裟法服一具。香炉宝字香
    案藻?经架数珠锡杖藻豆合各一。以充
    道具。以表私欢。所冀?载弄于半璋。代辟
    邪于蓬矢。俾夫善神见而踊跃。弘誓因以
    坚固。轻用干奉。??深悚惕。伏愿皇帝皇后。尊
    迈拱辰。明兼合耀。结欢心于兆庶。享延
    龄于万春。少海澄辉。掩丕钊而取俊。宠蕃
    振美。辚间平以载驰。所愿佛光王。千佛摩
    顶。百福凝躯。德音日茂。曾规丕相。不胜
    感荷。奉表以闻。二年春二月。驾幸洛阳宫。
    法师亦陪从。并翻经僧五人。弟子各一人。事
    事公给。佛光王驾前而发。法师与王子同
    去。余僧居后。既到安置积翠宫。夏四月车驾
    避暑于明德宫。法师又亦陪从。安置飞花
    殿。其宫南接皂涧。北跨洛滨。则隋之显仁
    宫也。五月敕法师还于积翠宫翻译。法师
    既奉帝旨。进表辞曰。沙门玄奘言。伏蒙恩
    旨许令积翠宫翻经。仰佩优渥。情深喜
    戴。伏念违离。旋增悯然。玄奘功微勋府。道
    谢德科。而久紊荣章。镇荷曾覆。循涯知
    惧。临谷匪危。伏惟皇帝皇后。圣哲含弘。仁
    慈亭育。故使万类取足一物获安。既而近
    隔兰除。听扬銮而悲结。甫瞻茨岭。想多
    豫而欣然。伏愿玉宇延和。仙桃荐寿。迈甘
    泉之清暑。等瑶水之佳游。所冀温树迎
    秋。凉[台-台+焱]造夏。候归轩于砥陌。俨幽锡于
    乔林。称庆万春。甘从九逝。不胜感恋之
    极。谨附表奉辞以闻。荒越在颜。冰火交
    虑。法师在京之日。先翻发智论三十卷。及
    大?称派澄戳恕V潦怯须繁ǚㄊυ弧F渌?br> 欲翻经论。无者先翻。有者在后。法师进表
    曰。窃闻。冕旒庸俗。咸竞前修。述作穷神。
    必归 睿后。皇帝造物玄猷远畅。掩王城
    于侯甸。光贝叶于羽陵。傍启译寮。降缉
    鸿序。腾照千古。流辉万叶
    陛下纂承丕业。光敷远韵。神用日新。赏鉴
    无怠。玄奘滥沐天造。肃承明 诏。每抚
    庸躬。恒深悚息。去月日奉 敕所翻经论在
    此无者宜先翻。旧有者在后翻。但发智??br> 婆沙论有二百卷。此土先唯有半。但有百
    余卷。而文多舛杂。今更整顿翻之。去秋以
    来已翻得七十余卷。尚有百三十卷未翻。
    此论于学者甚要。望听翻了。余经论有详
    略不同及尤舛误者。亦望随翻以副
    圣述。帝许焉。法师少离京洛。因兹扈从暂
    得还乡。游览旧廛。问访亲故。沦丧将尽。唯
    有姊一人适瀛州张氏。遣迎相见悲喜。问
    姊父母坟陇所在。躬自扫谒。为岁久荒颓。
    乃更详胜地欲具棺椁而改葬。虽有此
    心未敢专志。法师乃进表请曰。沙门玄奘
    言。玄奘不天夙锺荼蓼。兼复时逢隋乱。殡
    掩仓卒。日月不居。已经四十余载。坟垄颓
    毁殆将灭夷。追惟平昔情不自宁。谨与
    老姊二人收捧遗柩。去彼狭陋改葬西
    原。用答昊天微申罔极。昨日蒙 敕放玄
    奘出三两日捡??。但玄奘更无兄弟。唯老姊
    二人卜远有期。用此月二十一日安厝。
    今观葬事尚寥落未办。所赐三两日恐不
    周匝望乞 天恩听玄奘葬事了还。又婆罗
    门上客今相随逐。过为率略恐将嗤笑。不
    任缠迫忧?b之至。谨附表以闻。伏乞 天
    覆云回。曲怜孤请
    帝览表允其所请。仍 敕所司。其法师营
    葬所须并宜公给。法师既荷殊泽。又进启谢
    曰。沙门玄奘启。玄奘殃深衅积。降罚明灵。不
    能殒亡。偷存今日。但灰律骤改。盈缺匪居。
    坟垄沦颓。草棘荒蔓。思易宅兆。弥历岁
    年。直为远隔关山。不能果遂。幸因陪从
    銮驾。得[尸@由]故乡。允会宿心遂兹改厝。陈
    设所须。复蒙
    皇帝皇后曲降天慈。赐遣营佐。不谓日月
    之光。在瓦砾而犹照。云雨之泽。虽蓬艾而
    必沾。感戴屏营。喜鲠兼集。不任存亡衔佩
    之至。谨附启谢闻。事重人微。不能宣尽。法
    师既蒙
    敕许。遂改葬焉。其营送威仪。并公家资给。
    时洛下道俗。赴者万余人。后魏孝文皇帝。自
    岱徙都洛阳。于少室山北造少林伽蓝。
    因地势之高卑。有上方下方之称。都一十二
    院。东据嵩岳。南面少峰。北依高岭。兼带
    三川。耸石?f岩。飞泉萦映。松萝共??交葛。
    桂柏与杞梓萧森。壮婉清虚。实域中之
    佳所。其西台最为秀丽。即菩提流支译经
    处。又是跋陀禅师宴坐之所。见有遗身之
    塔。大业之末。群贼以火焚之不然。远近珍
    异。寺西北岭下缑氏县之东南凤凰谷陈
    村。亦名陈堡。即法师之生地也。秋九月二
    十日。法师请入少林寺翻译
    表曰。沙门玄奘言。玄奘闻。菩提路远。趣之
    者必假资粮。生死河深。渡之者须凭船筏。
    资粮者。三学三智之妙行。非宿舂之类也。
    船筏者。八忍八观之净业。非方舟之徒也。
    是以诸佛具而舛彼岸。凡夫阙而沈生死。由
    是茫茫三界。俱漂七漏之河。浩浩四生。咸
    溺十缠之浪。莫不波转烟回心迷意醉。穷
    劫石而靡殆。尽芥城而弥固。曾不知驾
    三车而出火宅。乘八正而适宝坊。实可悲
    哉。岂直秋之为气良增叹矣。宁惟孔父之
    情。所以未尝不临食辍餐。当寐而惊者
    也。玄奘每惟此身。众缘假合。念念无常。虽
    岸树井[?`/腾]。不足以俦危脆。干城水沫。无
    以譬其不坚。所以朝夕是期无望长久。而
    岁月如流。六十之年。飒焉已至。念兹遄速。
    则生涯可知。加复少因求法寻访师友。自
    他邦国无处不经。涂路遐。遥身力疲竭。顷
    年已来更增衰弱。顾阴视景能复几何。既
    资粮未充前涂渐促。无日不以此伤嗟。笔
    墨陈之不能尽也。然轻生多幸属逢
    明圣。蒙先朝不次之泽。荷陛下非分之恩。沐
    浴隆慈岁月久矣。至于增名益价发誉腾声。
    无翼而飞。坐?R霄汉。受四事之供。超伦辈
    之华。求之古人所未有也。玄奘何德何功
    以至于此。皆是天波广润日月曲临。遂使燕
    石为珍驽骀取贵。抚躬内省唯深惭恧。且
    害盈恶满??前哲之雅旨。少欲知足。亦诸
    佛之诚言。玄奘自揆。艺业空虚名行无取
    天慈圣泽无宜久冒。望乞骸骨毕命山林。
    礼诵经行以答提奖。又蒙 陛下以轮王之
    尊。布法王之化。西域所得经本并令翻译。
    玄奘猥承人乏滥当斯任。既奉
    天旨夙夜匪宁。今已翻出六百余卷。皆三
    藏四含之宗要。大小二乘之枢轴。凡圣行位
    之林薮。八万法门之海泽。西域称咏。以为
    镇国镇方之典。所须文义无披不得。譬
    犹择木邓林随求小大。收珍海浦任取
    方圆。学者之宗斯为仿佛。玄奘用此奉报
    国恩。诚不能尽。虽然亦冀万分之一也。但
    断伏烦恼。必定慧相资。如车二轮。阙一不
    可至。如研味经论慧学也。依林宴坐定学
    也。玄奘少来颇得专精教义。唯于四禅九
    定。未暇安心。今愿托虑禅门澄心定水。
    制情猿之逸躁。絷意象之奔驰。若不敛
    迹山中不可成就。窃承此州嵩高少室。岭
    嶂重叠峰涧多奇。含孕风云包蕴仁智。果
    药丰茂萝薜清虚。实海内之名山。域中之
    神岳。其间复有少林伽蓝闲居寺等。皆跨
    枕岩[坚-臣+(虍-七+(一/谷))]萦带林泉。佛事尊严房宇闲邃。即后
    魏三藏菩提留支译经之处也。实可依归
    以修禅观。又两疏朝士尚解归海辞荣。巢
    许俗人犹知栖真蕴素。况玄奘出家为法
    翻滞?中。清风激人念之增愧者也。伏惟
    陛下明?七曜。照极九幽。伏乞亮此愚诚。
    特垂听许。使得绝嚣尘于众俗。卷影迹于
    人间。陪麋鹿之群。随凫鹤之侣。栖身片石
    之上。庇影一树之阴。守察心猿观法实相。
    令四魔九结之贼。无所穿窬。五忍十行之
    心。相从引发。作菩提之由渐。为彼岸之良
    因。外不累于皇风。内有增于行业。以此
    送终天之恩也。傥蒙矜许。则庐山慧远雅
    操庶追。剡岫道林清徽望续。仍冀禅观之余
    时间翻译。无任乐愿之至。谨诣阙奉表以
    闻。轻触宸威追深战越。帝览表不许。其月
    二十一日。神笔自报书曰。省表知欲晦迹
    岩泉。追林远而架往。托虑禅寂。轨澄什
    以标今。仰挹风徽。??所钦尚。朕业空学寮。
    靡究高深。然以浅识薄闻未见其可。法师
    津梁三果汲引四生。智皎心灯。定凝意
    水。非情尘之所翳。岂识浪之能惊。道德可
    居。何必太华叠岭。空寂可舍。岂独少室重
    峦。幸戢来言。勿复陈请。则市朝大隐。不独
    贵于昔贤。见闻弘益。更可珍于即代
    敕既令断表不敢复言。法师既奉敕书。进
    启谢曰。沙门玄奘言。使人李君信至垂赐
     手诏。银钩丽于丹字
    ?痹逦当撕油肌@诼浯?逶乐?巍S羧筠?br> 风云之气。不谓白藏之暮。更睹春葩之文。
    身居伊洛之间。忽瞩昆荆之宝。捧对欢欣。
    手舞足蹈。昔季重蒙魏君之札。唯叙睽离。
    慧远辱晋帝之书。才令给米。未睹词兼
    空寂可舍之旨。诲示大隐朝市之情。固知
    圣主之怀。穷真罄俗。综有该无。超羲轩
    而更高。驾曹马而逾远者矣。但玄奘素丝
    之质。尤畏朱蓝。葛?之身。??希松杞。思愿
    媲烟霞于少室。偶泉石于嵩阿。允避溺之
    情。终防火之志。所以敢竭愚瞽。昧死陈
     闻。庶陶甄之慈无遗凫?。云雨之泽不弃
    [朱/黾]蝥。而明诏霈临。不垂亮许。仍降恩奖。
    曲存辉贲。五情战惧。不知所守。既戢来
    言。不敢更请。谨附表谢闻。唯增悚越。冬
    十一月五日佛光王??日。法师又进法衣一
    具上佛光王。表曰。沙门玄奘言。玄奘闻。兰
    荣紫畹。过之者必欢。桂茂青溪。逢之者
    斯悦。卉木犹尔。况人伦乎。况 圣胤乎。伏

    皇帝皇后。挹神?敝?恕;程斓刂?隆8??br> 区夏。子育群生。兼复大建伽蓝。广兴福聚。
    益宝图常恒不变之业。助鼎命金刚坚固
    之因。既妙善熏修故。使 皇大子机神日
    茂。潞王懿杰逾明。佛光王岐嶷增朗。可谓
    超周越商。与黄比崇。子子孙孙。万年之
    庆者也。玄奘猥以庸微。时得参见王等。私
    心踊悦诚欢诚喜。今是佛光王诞[吭-几+(坐-工+十)]之日。礼
    有献贺。辄率愚诚谨上法服一具。伏愿
    王子。万神拥卫。百福扶持。寤寐安和。乳哺调
    适。绍隆三宝。摧伏四魔。行菩萨行。继如来
    事。不胜琼萼天枝英华美茂欢喜之至。谨附
    表并衣以 闻。轻触
    宸严。追深战越。法师时在积翠宫翻译。无
    时暂辍。积气成疾。奏
    帝。帝闻之不悦。即遣供奉内医吕弘哲
    宣 敕慰问法师。法师悲喜不已。进表谢
    曰。沙门玄奘言。使人吕弘哲等至。宣 敕慰
    问。玄奘所患。并
    许出外将息。慈旨忽临。?逗∮闷稹H舳?br> 旒冕如??冰泉。玄奘摄慎乖方疹瘵仍
    集。自违离 銮躅倍觉婴缠。心痛背闷。骨
    酸肉楚。食眠顿绝。气息渐微。虑有不图
    点秽宫宇。思欲出外自屏沟壑。仍恐惊

    圣听。不敢即事奏闻。遂依问藉出至寺
    所。病既因劳转笃。心亦分隔明时。乃有
    尚药司医张德志为其针疗。因渐瘳降得
    存首领。还顾专辄之罪。自期粉墨之诛。伏
    惟日月之明久谅愚拙。江海之泽每肆含
    容。岂可移幸于至微。屈法于常典。望申公
    道以穆宪司。枉狱为轻伏?是俟。而残魂
    朽质仍被恩光。抚臆言怀用铭肌骨。自惟
    偃顿非复寻常。纵微下里之忧。亦尽生涯
    之冀。但恨隆恩未答末命先亏。仰惟
    帝勤亲劳蒋狩期于阅武。情在训戎。既昭
    仁于放麟。又策勋于献凤。遐迩庆集。上下
    欢并。风后清尘山只护野。敬惟动止固
    极休祯。申[火*向]诫于十旬。浃辰而返。鄙宣
    游于八骏。密迩而旋。王驾可伫。永怀以
    慰。抚事?o惶。终期陨越。不胜荷惧之至。
    谨奉表。待罪以闻。荒惴失图。伏听 敕旨。
    帝览表甚欢。经三日后遣使迎法师入。四
    事供养。留连累日。 敕送法师。还积翠宫。
    仍旧宣译焉冬十二月改洛阳宫为东都。
    嫌封畿之褊隘。乃东分郑州之泛水怀州之
    河阳。西废谷州可宜阳永宁新安渑池等
    县。皆隶属焉。法师以乡邑增贵。修表贺曰
    沙门玄奘言。窃闻鹑首锡秦。上帝兆金城之
    据。龟图荐夏。中畿启玉泉之窥。是知灵贶
    所基皇猷显属。昌诵由其卜远高光。所以
    阐期允迪。厥猷率遵斯在。伏惟
    皇帝皇后。揆物裁务。悬衡抚俗。即土中之
    重?匝虞巡而驻跸。因旧制之环伟。仪
    镐京而建郛。仍以卑宫载怀。改作劳于
    曩役。驭奔在念。轸居逸于晨兴。自非折中
    华夷均一徭输。岂能留连
    圣眷焕汗纶言。是以令下之初。山川郁其改
    观。柘制爰始。烟云霏而动色。飞甍日丽。
    驰道风清。神期[月*兮]向。彝伦郁穆。若赋武昌
    之鱼。乐迁王里。争企云亭之鹤。愿奉属车。
    既小晋郑之依。更褊刘张之策。前王龌龊丰
    洛递开。我后牢笼伊咸并建。麟宗克茂鼎祚
    惟远。自可东宴平乐西临建章。伫吹笙而
    驻寿。康在藻而流咏。荡荡至公。巍巍罕
    述。奘散材莫效。贻惧增深。但三川之郊
    猥沾故里。千载之幸郁为新邑。荜门虽翳
    刍命犹存。喜编毂下匪惭关外。况光宅之
    庆。遐迩所同欢。圣上允安。庸微所特荷。不
    胜喜?之极。谨奉表陈谢以
    闻。三年春正月 驾还西京。法师亦随归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第九

  赞助、流通、见闻、随喜者,及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依佛菩萨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愿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乐,无诸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天涅槃正路。家门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获本妙心。兵戈永息,礼让兴行,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四恩总报,三有齐资,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生生世世永离恶道,离一切苦得究竟乐,得遇佛菩萨、正法、清净善知识,临终无一切障碍而往生有缘之佛净土,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

免责声明:本网站为佛教网站,非赢利性网站,内容多转载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网站所有文章、内容,转载,功德无量。(未经允许,禁止复制网站模板)

联系QQ:  站长信箱:zgddfj@163.com

[京ICP备16063509号-1]

得雅他 贝堪则 贝堪则 玛哈贝堪则 惹杂萨目 嘎喋 梭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