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中国当代佛教网-藏经阁!

微博 微信
欢迎关注
中国当代佛教网公众号
客服

注册登录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史传部二 >
  • 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第十

      起显庆三年正月随车驾自洛还
      西京至麟德元年二月玉华宫舍化
    显庆三年正月。驾自东都还西京。法师亦
    随还。秋七月再有 敕。法师徙居西明寺。
    寺以元年秋八月戊子十九日造。先有
     敕曰。以延康坊[泳-永+(噗-口)]王故宅。为皇太子分
    造观寺各一。命法师案行其处。还奏地窄
    不容两所。于是总用营寺。其观改就普宁
    坊。仍先造寺。其年夏六月营造功毕。其寺
    面三百五十步。周围数里。左右通衢腹背廛
    落。青槐列其外。渌水亘其间。????耽耽。都
    邑仁祠。此为最也。而廊殿楼台飞惊接汉。
    金铺藻栋眩日晖霞。凡有十院屋四千余
    间。庄严之盛。虽梁之同泰。魏之永宁。所不
    能及也
    敕先委所司简大德五十人侍者各一人。后
    更令诠试业行童子一百五十人拟度。至
    其月十三日。于寺建斋度僧。命法师看度。
    至秋七月十四日。迎僧入寺。其威仪幢盖
    音乐等。一如入慈恩及迎碑之则。 敕遣
    西明寺给法师上房一口。新度沙弥海会等
    十人充弟子
    大帝以法师先朝所重。嗣位之后礼敬逾
    隆。中使朝臣问慰无绝。?甘┟嗖?泵嗲?br> 后万余段。法服纳袈裟等数百事。法师受已
    皆为国造塔及营经像。给施贫穷并外国
    婆罗门客等。随得随散无所贮畜。发愿造
    十俱胝像。百万为一俱胝。并造成矣。东国
    重于般若。前代虽翻不能周备。众人更请
    委翻。然般若部大。京师多务。又人命无常
    恐难得了。乃请就于玉华宫翻译。帝许焉。
    即以四年冬十月。法师从京发向玉华宫。
    并翻经大德及门徒等同去。其供给诸事一
    如京下。至彼安置肃诚院焉。至五年
    春正月一日起首翻大般若经。经梵本总
    有二十万颂。文既广大。学徒每请删略。法师
    将顺众意。如罗什所翻。除繁去重。作此念
    已。于夜梦中。即有极怖畏事。以相警诫。或
    见乘危履?M。或见猛兽搏人。流汗战栗
    方得免脱。觉已惊惧。向诸众说。还依广翻。
    夜中乃见诸佛菩萨眉间放光照触己身心
    意怡适。法师又自见手执花灯供养诸佛。
    或升高座为众说法。多人围绕赞叹恭敬。
    或梦见有人奉己名果。觉而喜庆不敢更
    删。一如梵本。佛说此经。凡在四处。一王舍
    城鹫峰山。二给孤独园。三他化自在天王宫。
    四王舍城竹林精舍。总一十六会。合为一部。
    然法师于西域得三本。到此翻译之日。文
    有疑错。即??三本以定之。?@?ナ「病7侥?br> 着文。审慎之心古来无比。或文乖旨奥意
    有踌蹰。必觉异境似若有人授以明决。情
    即豁然。若披云睹日。自云。如此悟处岂
    奘浅怀所通。并是诸佛菩萨所冥加耳。经
    之初会有严净佛土品。品中说诸菩萨摩诃
    萨众。为般若波罗蜜故。以神通愿力盛大
    千界上妙珍宝诸妙香花百味饮食衣服音乐
    随意所生五尘妙境种种供养严说法处。时
    玉华寺主慧德及翻经僧嘉尚。其夜同梦见
    玉华寺内广博严净绮饰庄严幢帐宝舆花幡
    伎乐盈满寺中。又见无量僧众手执花盖如
    前供具共来供养大般若经。寺内衢巷墙壁
    皆庄绮锦。地积名华众共履践。至翻经
    院。其院倍加胜妙。如经所载宝庄严土。又
    闻院内三堂讲说法师在中堂敷演。既睹此
    已欢喜惊觉。俱参法师说所梦事。法师云。
    今正翻此品。诸菩萨等必有供养。诸师等见
    信有此乎。时殿侧有双柰树。忽于非时
    数数开花。花皆六出。鲜荣红白非常可爱。时
    众详议云。是般若再阐之征。又六出者表六
    到彼岸。然法师翻此经。时汲汲然恒虑无
    常。谓诸僧曰。玄奘今年六十有五。必当卒
    命于此伽蓝。经部甚大每惧不终。努力人
    加勤恳勿辞劳苦。至龙朔三年冬十月二
    十三日功毕绝笔。合成六百卷。称为大般
    若经焉。合掌欢喜告徒众曰。此经于汉
    地有缘。玄奘来此玉华者。经之力也。向
    在京师诸缘牵乱。岂有了时。今得终讫。并
    是诸佛冥加龙天拥佑。此乃镇国之典。人天
    大宝。徒众宜各踊跃欣庆。时玉华寺都维那
    寂照。庆贺功毕设斋供养。是日请经从肃
    诚殿往嘉寿殿斋所讲读。当迎经时般若
    放光诸天雨花。并闻空中音乐非常香气。
    既睹灵瑞倍增嘉慰。谓门人曰。经自记此方
    当有乐大乘者。国王大臣四部徒众。书写
    受持读诵流布。皆得生天究竟解脱。既有此
    文不可缄默。至十一月二十日。令弟子
    窥基奉表奏闻。请御制经序。至十二月七
    日。通事舍人冯茂宣敕垂许。法师翻般若
    后。自觉身力衰竭。知无常将至。谓门人
    曰。吾来玉华本缘般若。今经事既终。吾生
    涯亦尽。若无常后。汝等遣吾宜从俭省。可
    以蘧?裹送。仍择山涧僻处安置。勿近宫
    寺。不净之身宜须屏远。门徒等闻之哀鲠
    各[打-丁+(改-己)]泪启曰。和上气力尚可。尊颜不殊
    于旧何因忽出此言。法师曰。吾自知之。汝
    何由得解。麟德元年春正月朔一日翻经大
    德及玉华寺众。?@?テ羟敕?蟊???7?br> 师见众情专至?a仰。翻数行讫便摄梵本
    停住告众曰。此经部轴与大般若同。玄奘
    自量气力不复办此。死期已至势非赊远。
    今欲往兰芝等谷礼拜辞俱胝佛像。于是
    与门人同出。僧众相顾莫不[潸-月+日]然。礼讫还
    寺。专精行道。遂绝翻译。至八日有弟子高
    昌僧玄觉。梦见有一浮图端严高大忽然
    崩倒。见已惊起告法师。法师曰。非汝身事。
    此是吾灭谢之征。至九日暮间。于房后度
    渠。脚跌倒胫上有少许皮破。因即寝疾。气候
    渐微。至十六日如从梦觉口云。吾眼前有
    白莲华大于??。鲜净可爱。十七日。又梦见
    百千人形容伟大俱着锦衣。将诸绮绣及妙
    花珍宝装法师所卧房宇。以次装严遍
    翻经院内外。爰至院后山岭林木。悉竖幡
    幢。众彩间错并奏音乐。门外又见无数宝
    舆舆中香食美果色类百千。并非人中之物。
    各各擎来供养于法师。法师辞曰。如此珍味
    证神通者。方堪得食。玄奘未阶此位。何
    敢辄受。虽此推辞而进食不止。侍人謦
    ??於??俊R蛳蛩轮骰鄣戮咚登笆隆7?br> 师又云。玄奘一生以来所修福慧。准斯相
    貌欲似功不唐捐。信如佛教因果并不虚
    也。遂命嘉尚法师。具录所翻经论。合七十
    四部。总一千三百三十八卷。又录造俱胝
    画像弥勒像。各一千帧。又造塑像十俱
    胝。又抄写能断般若药师六门陀罗尼等
    经各一十部。供养悲敬二田各万余人。烧
    百千灯赎数万生。录讫令嘉尚宣读。闻已
    合掌喜庆。又告门人曰。吾无常期至。意欲
    舍堕。宜命有缘总集。于是罄舍衣资更
    令造像。并请僧行道。至二十三日设斋??br> 施。其日又命塑工宋法智。于嘉寿殿竖菩
    提像骨已。因从寺众及翻经大德并门徒等
    乞欢喜辞别云。玄奘此毒身深可厌患。所
    作事毕无宜久住。愿以所修福慧回施有
    情。共诸有情同生睹史多天弥勒内眷属
    中。奉事慈尊。佛下生时。亦愿随下广作佛
    事。乃至无上菩提。辞讫因默正念。时复口中
    诵。色蕴不可得。受想行识亦不可得。眼界不
    可得。乃至意界亦不可得。眼识界不可得。乃
    至意识界亦不可得。无明不可得。乃至老死
    亦不可得。乃至菩提不可得。不可得亦不可
    得。复口说偈教傍人云。南无弥勒如来应
    正等觉。愿与含识速奉慈颜。南无弥勒如
    来所居内众。愿舍命已必生其中。时寺主慧
    德。又梦见有千躯金像从东方来下入翻
    经院香花满空。至二月四日夜半。瞻病僧
    明藏禅师见有二人各长一丈许共捧一白
    莲华。如小车轮花有三重。叶长尺余。光净
    可爱。将至法师前。擎花人云。师从无始已
    来所有损恼有情诸有恶业因今小疾并得
    消除。应生欣庆。法师顾视合掌良久。遂
    以右手而自支头。次以左手申左髀上。
    舒足重垒右胁而卧。迄至命终竟不回
    转。不饮不食至五日夜半。弟子光等问。和
    上决定得生弥勒内院不。法师报云。得
    生。言讫喘息渐微。少间神逝。侍人不觉
    属纩方知。从足向上渐冷最后顶暖。颜
    色赤白怡悦胜常。过七七日竟无改变。亦
    无异气自非定慧庄严戒香资被。孰能致
    此。又慈恩寺僧明慧。业行精苦。初中后夜念
    诵经行无时懈废。于法师亡夜。夜半后旋
    ?佛堂行道。见北方有白虹四道。从北亘
    南贯井宿直至慈恩塔院。皎洁分明。心怪
    所以。即念往昔如来灭度有白虹十二道。
    从西方直贯太微。于是大圣迁化。今有此
    相。将非玉华法师有无常事耶。天晓向众
    说其所见。众咸怪之。至九日旦无常事果
    达于京师符虹现之象。闻者嗟其感异。法
    师形长七尺板。身赤白色眉目疏朗。端严若
    塑美丽如画。音词清远言谈雅亮。听者无
    厌。或处徒众。或对嘉宾。一坐半日身不
    倾摇。服尚干陀。裁唯细[叠*毛]。?广适中行步
    雍容。直前而视辄不顾眄。滔滔焉若大江之
    纪地。灼灼焉类芙蕖之在水。加以戒范端
    凝始终如一。爱惜之志过护浮囊。持戒
    之坚超逾系草。性爱怡简不好交游。一入
    道场非朝命不出。法师亡后。西明寺上座
    道宣律师。有感神之德。至干封年中见有
    神现自云。弟子是韦将军诸天之子。主领鬼
    神。如来欲入涅??。敕弟子护持赡部遗法。
    比见师戒行清严留心律部四方有疑皆
    来谘决。所制轻重时有乖错。师年寿渐促。
    文记不正便误后人。以是故来示师佛意。
    因指宣所出律抄及轻重仪僻谬之处。皆
    令改正。宣闻之悚栗悲喜。因问经律论等
    种种疑妨。神皆为决之。又问古来传法之
    僧德位高下。并亦问法师。神答曰。自古
    诸师解行互有短长。而不一准。且如奘师
    一人九生已来备修福慧两业。生生之中
    外闻博洽聪慧辩才。于赡部洲脂那国常为
    第一。福德亦然。其所翻译文质相兼无违
    梵本。由善业力今见生睹史多天慈氏内
    众。闻法悟解更不来人间。既从弥勒问
    法悟解得圣。宣受神语已。辞别而还。宣因
    录入着记数卷。见在西明寺藏矣。据此
    而言。自非法师高才懿德。乃神明知之。岂
    凡情所测。法师病时。捡??翻经使人许玄。
    备以其年二月三日奏云。法师因损足得
    病。至其月七日
    敕中御府。宜遣医人将药往看。所司即差
    供奉医人张德志程桃捧将药急赴。比至
    法师已终。医药不及。时坊州刺史窦师伦
    奏。法师已亡
    帝闻之哀恸伤感。为之罢朝曰。朕失国
    宝矣。时文武百寮。莫不悲哽流涕。帝言
    已。呜噎悲不能胜。帝翌日又谓群臣曰。
    惜哉朕国内失奘师一人。可谓释众梁摧
    矣。四生无导矣。亦何异于苦海方阔舟
    楫遽沈。暗室犹昏灯炬斯掩
    帝言已呜咽不止。至其月二十六日。下
    敕曰。窦师伦所奏。玉华寺僧玄奘法师既
    亡。葬事所须并令官给。至三月六日。又有
    敕曰。玉华寺奘法师既亡。其翻经之事且停。
    已翻成者准旧例官为抄写。自余未翻者。
    总付慈恩寺守掌。勿令损失。其玄奘弟子
    及同翻经僧。先非玉华寺僧者。宜各放
    还本寺。至三月十五日又有 敕曰。故
    玉华寺僧玄奘法师。葬日宜听京城僧尼
    造幡盖送至墓所。法师道茂德高。为明
    时痛惜故。于亡后重叠降恩。求之古人无
    比此也。于是门人遵其遗命。以??为
    舆。奉神柩还京安置慈恩翻经堂内。弟
    子数百哀号动地。京城道俗奔赴哭泣。日
    数百千。以四月十四日将葬?I之东。都
    内僧尼及诸士庶。共造殡送之仪。素盖白
    幢泥洹帐舆金棺银椁娑罗树等五百余事。
    布之街衢。连云接汉。悲笳凄挽响匝穹宇。
    而京邑及诸州五百里内。送者百余万人。
    虽复丧事华整。而法师神柩仍在??本舆。
    东市绢行用缯三千匹结作泥洹舆。兼以
    花佩庄严极为殊妙。请安神柩。门徒等恐
    亏师素志不许。乃以法师三衣及国家所
    施百金之纳置以前行。??舆次其后。观者
    莫不流泪哽塞。是日缁素宿于帐所者。三
    万余人。十五日旦掩坎讫。即于墓所设齐
    而散。是时天地变色鸟兽鸣哀。物感既然则
    人悲可悉。皆言爱河尚森慈舟遽沈。永夜犹
    昏慧灯先灭。攀恋之痛如亡眼目。不直比
    之山颓木坏而已。惜哉。至总章二年四月八
    日。有
    敕徙葬法师于樊川北原。营建塔宇。盖以
    旧所密迩京郊。禁中多见。时伤圣虑。故改
    卜焉。至于迁殡之仪。门徒哀感行侣悲恸。
    切彼往初。呜呼
    释慧立论曰。观夫夜星霄月。继西日之明。
    三江九河。助东溟之大。相资之道。在物既
    然。传袭之风。于人岂异。自法王潜辉之后。
    阿难结集已来。岁越千年。时逾十代。圣贤间
    出。英?钡萆?8麒剐弁肌>惆?现恰8汉?br> 遗法。控御天人。道制风[台-台+焱]。神倾海岳。或舒
    指而流膏液。或异室而朗奇光。或连尸以
    伏天魔。或一对而回时主。或愿通法于边
    刹。[冒-目+月]风波于?M涂。或虚己以应物。求裹
    粮而行死地。终令玄津溢?Y惠济无??。既
    益传灯。??符付嘱。考之前册可不然哉。
    而清源不穷。今复遇法师嗣承之矣。惟法
    师星像降灵。山岳腾气。才过东箭。誉美
    南金。雅操不群。坚芳独拔。以四生为己任。
    建正法为身事。巍巍乎似嵩华之负穹
    苍。皎皎焉若琅??吵魏!6?匣?」恰?br> 发于自然。味道轻荣。率由天性。至夫多识
    洽闻之奥。冠恒肇而逾高。详玄造微之功。
    跨生融而更远。滔滔乎荡荡乎。实绍隆之
    神器也。将使像化重光于颓季之期。故诞
    兹明德者矣。法师以今古大德阐扬经论。
    虽复俱依圣教而引据不同。诤论纷然其
    来自久。至如黎耶是报非报化人有心无心
    和合怖数之徒闻熏灭不灭等百有余科。并
    三藏四含之盘根。大小两宗之钳键。先贤之
    所不决。今哲之所共疑。法师亦踌蹰此
    文怏怏斯旨。慨然叹曰。此地经论。盖法门
    枝叶。未是根源。诸师虽各起异端。而情疑
    莫遣。终须括囊大本。取定于只[垣-土+示]耳。由
    是壮志发怀。驰心遐外。以贞观三年秋八
    月立誓装束。拂衣而去。到中天竺那烂陀
    寺逢大法师名尸罗跋陀。此曰戒贤。其人
    体二居宗。神鉴奥远博闲三藏。善四韦陀。
    于十七地论最为精熟。以此论该冠众经。
    亦偏常宣讲。元是弥勒菩萨所造。即摄大乘
    之根系。是法师发轫之所祈者。十六大国
    靡不归宗。禀义学徒恒有万许。法师既
    往修造。一面尽欢以为相遇之晚。于是伏膺
    听受。兼谘决所疑。一遍便覆无所遗忘。譬
    蒙泛之纳群流。若孟诸之吞云梦彼师嗟
    怪叹未曾有。云若斯人者闻名尚难。岂谓
    此时共谈玄耳。法师从是声振葱西名
    流八国。彼诸先达英杰闻之。皆宿构重关
    共来难诘。雁行鱼累毂驾肩随。其并论之。
    词云屯雨至。法师从容辩释。皆入其室操
    其戈。取其牟击其盾。莫不人人丧辙解
    颐虔伏称为此公天纵之才难酬对也。戒
    日王等见之?喜。皆肘步呜足倾珍供养。罢
    席之后更学梵书并诸经论。自如来一代
    所说。耆山方等之教。鹿苑半字之文。爰至后
    圣马鸣龙树无着天亲诸所制作。及灰山住
    等十八异执之宗。五部殊涂之致。并搜罗研
    究达其旨得其文。并佛处世之迹。如泥洹
    坚固之林。降魔菩提之树。迦路崇高之塔。那
    揭留影之山。皆躬申礼敬备睹灵奇。亦无
    遗矣。法师心期既满学览复周。将旋本土。
    遂缮写大小乘法教六百余部。请像七躯舍
    利百有余粒。以今唐十九年春正月二十五
    日。还至长安。道俗奔迎倾都罢市。是时也
    烟收雾卷。景丽风清。宝帐盈衢。花幢?R日。
    庆云垂彩于天表。郁郁纷纷。庶士咏赞于通
    庄。轰轰隐隐。邪风于焉顿戢。慧日赫以重
    明。虽不逢世尊从忉利之下阎浮。此亦足
    为千载之休美也。法师此行经涂数万备
    历艰危。至如涸阴?Z寒之山。飞波激浪之
    壑。厉毒黑风之气狻猊??之群。并法显失
    侣之乡。智严遗伴之地。班超之所不践。章
    亥之所未游。法师孑尔孤征。坦然无梗。
    扇唐风于八河之外。扬国化于五竺之间。
    使乎遐域侯王驰心辇毂。远方酋长系仰
    天衢。虽法师不世之功。抑亦圣朝运昌感通
    之力也 皇帝握龙图而纂历。应赤伏以
    君临。戮鲸豕以济群生。荡云霓而光日
    月。正四维之绝柱。息沧海之横流。重立干
    坤再施?造。九功包于虞夏。七德冠于曹
    刘。海晏河清。时和岁阜。远无不顺。迩无不
    安。天成地平。人庆神悦。加以重明丽正三善
    之义克隆。宰辅忠勤良哉之歌斯允。既而功
    穷厚载。德感上玄。紫芝含秀于玉阶。华果
    结英于朱阁。又如西州石瑞松县琨符。纪
    圣主千年之期。显 储君副承之业。凤毛
    才子之句。上果佛田之文。历万古而不
    开。当我皇而始出。岂非明灵辅德玄天福
    眷者焉。加复游心真际城堑五乘。追思鹫
    岭之容。伫想提河之说。故使遗形绀发焕彩
    来仪。胜典高僧相辉而至。慈云布于六合。法
    鼓振于三千。天花将景风共飞。翠雾与香
    烟同馥。于是溺俗沈流之士。望涯岸而有
    期。清虚蹈玄之宾。顾三空而非远所谓司
    南启路众惑知方。商[台-台+焱]袭林而群籁自向。
    法师盛德也如彼逢时也如此。岂同雅澄
    怀道。遇二石之凶残。安什传经。值符姚之
    伪历。校之深浅。即行潦之类江湖。方之明
    ?。乃朝阳之与萤曜矣。昔锺?既至。魏文
    奉赋以赞扬。神雀斯呈。贾逵献颂而论异。
    在禽物之微贱。古人犹且咏歌。况法师不朽
    之神功。栋梁之大业。岂可缄默于明时而
    无称述者也。立学愧往贤德非先达。直以
    同沾像化叨厕末尘。欣慕之怀百于恒
    品。所以力课庸愚。辄申斯传。其清徽令望
    之美。绝后光前之踪。别当分诸鸿笔。非此
    所能?缕也。冀明鉴君子收意而不哂焉
    赞曰。生灵感绝。大圣迁神其。能继绍。唯乎哲
    人。马鸣先唱。提婆后申。如日斯隐。朗月方
    陈。穆矣法师。谅为贞士。迥秀天人。不羁尘
    滓。穷玄之奥。究儒之理。洁若明珠。芬同蕙
    芷。悼经之阙。疑义之错。委命询求。陵危
    践[坚-臣+(虍-七+(一/谷))]。恢恢器宇。赳赳诚恪。振美西州。归
    功东阁。属逢有道。时唯我 皇。重悬玉
    镜。再理珠囊。三乘既阐。十地兼扬。俾夫慧
    日。幽而更光。粤余庸眇。幸参尘末。长自
    蓬门。靡雕靡括。高山斯仰。清流是渴。愿得
    攀依。比之藤葛
    释彦??笺述曰。余观佛教。东度已来英俊贤
    明舍家入道者万计。其中罕能兼善。一二美
    者有焉。至若视听貌言洽闻强识。轻生重
    道绝域遐征。贞操劲松筠。雅志陵金石。群
    雄革虑。圣主回光者。于三藏备之矣。抑又
    闻之。三藏当盛暑之辰。体无沾液。祁寒之
    际。貌不惨凄。又不夭不申。不欠不嚏。斯
    盖未详其地位何贤圣之可格哉又北宫现
    疾之时。征庆繁缛。将终之日。色貌敷愉。
    亦难得而测也。及终后月余日。有人???br> 檀末香至。请依西国法以涂三藏身。众
    咸莫之许。其人作色曰。弟子别奉进止。师
    等若不许。请录状以闻。众从之。及开棺发
    殓已。人觉异香等莲花之气。互相惊问。皆
    云若兹。向人除并殓衣唯留衬服。众睹
    三藏貌如生人。皆号绝共视向人涂香服
    殓盖棺已。俄失所在。众疑天人焉。余考三
    藏夙心稽其近迹。自非摩诃萨?省F涫肴?br> 之乎。粤我同俦幸希景仰?栽?/p>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第十

  赞助、流通、见闻、随喜者,及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依佛菩萨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愿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乐,无诸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天涅槃正路。家门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获本妙心。兵戈永息,礼让兴行,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四恩总报,三有齐资,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生生世世永离恶道,离一切苦得究竟乐,得遇佛菩萨、正法、清净善知识,临终无一切障碍而往生有缘之佛净土,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

免责声明:本网站为佛教网站,非赢利性网站,内容多转载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网站所有文章、内容,转载,功德无量。(未经允许,禁止复制网站模板)

联系QQ:  站长信箱:zgddfj@163.com

[京ICP备16063509号-1]

得雅他 贝堪则 贝堪则 玛哈贝堪则 惹杂萨目 嘎喋 梭哈